市长县长直播带货背后真实的拼多多

近日,一见君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多地主政官员开始在网上当起了“网红”: 直播带货。

2月19日,浙江衢州市市长汤飞帆、广东徐闻县县长吴康秀同一天上线拼多多,直播带货当地农产品:椪柑和菠萝。

令两位政府官员没有想到的是,效果如此的好,徐闻的菠萝销量近25万斤,衢州椪柑销量超过21万斤。直播卖货不仅收获了销量,也收获了公众的肯定。

从一方主政大员到变身“网红”,这是官员思维的转变,主要得益于拼多多“电商助农”模式的创新。

官员直播,日销50万斤

三台快递打单器不停吐出单据,几分钟后,地面上已经堆满了快递单据。打单器的不远处,浙江衢州市市长汤飞帆正在拼多多上为53万消费者讲解衢州椪柑的历史和吃法。

2月19日,拼多多开启“农货产销对接”活动,浙江衢州椪柑、广东徐闻菠萝、广西荔浦砂糖橘、海南保亭百香果等多种地方特色农产品首批上线。

为了卖更多农货,浙江衢州市市长汤飞帆、广东徐闻县县长吴康秀亲自参与助农直播,帮农户卖货。

吴康秀直播开始一个小时后,有接近30万消费者共同观看“直播”,并参与拼单。晚间直播开始15分钟后,直播间已涌入42万消费者观看衢州市市长直播。

市长县长直播带货背后真实的拼多多
浙江衢州市市长汤飞帆(右)、广东徐闻县县长吴康秀(左)直播画面

政府官员的号召力还是很大的。拼多多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月19日24时,广东徐闻菠萝累计订单量4.6万单,总销量近25万斤,浙江衢州椪柑订单量超过2万单,销量超过21万斤。

当夜,这些总计近50万斤的菠萝和椪柑将集体装箱后,奔赴全国22个省区。

衢州是“中国椪柑之乡”,元旦至春节前后,是最佳食用期。由于汁多味浓、肉质脆嫩,椪柑的价格比当地其他柑桔品种高出40%~60%,不仅销往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还远销俄罗斯、加拿大等海外地区。

徐闻县位于广东雷州半岛境内,是全国最大的菠萝生产区,种植面积35万亩、年产近60万吨,民间有“中国每10颗菠萝,就有3颗产自徐闻”的说法。

过去,这些农产品销售很多都依赖线下批发渠道销售,但在疫情特殊期,线下渠道受到很大影响,很多地方政府开始把目光投向电商平台。

据拼多多相关人士透露,疫情发生后,浙江衢州市政府、广东湛江市徐闻县政府等各地政府组织主动联系拼多多,希望借助新电商平台来帮助本地农户进行产销对接。

由于这种卖货方式足够新鲜,有地方主政官员的参与,央视新闻当天全程直播了这次活动。

市长县长直播带货背后真实的拼多多
央视新闻直播画面

凭借着独特的商业模式,拼多多目前已经成为用户规模仅次于阿里巴巴的国内第二大电商平台,平台活跃消费者超过5.3亿。

前几年,拼多多让物美价廉的工业制成品进入中国广大的三四五线城市,如今,拼多多正努力让农产品更高效的进入大城市。

拼多多助农新思路

地方主政官员当网红卖农货看起来很“性感”,实际上,长期以来,中国的农产品销售都是一个老大难问题,每到收获季,农产品滞销的新闻都不绝于耳,农民愁,主政官员也愁。

2020年,中央一号文件指出,要扩大电子商务进农村覆盖面,加强村级电商服务站点建设,推动农产品进城。

为了更好地卖农货,拼多多在创立初期便专门成立了农业农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狄拉克介绍,作为以农产品起家的新电商平台,拼多多始终把农货上行作为重要任务之一。此前,拼多多已经借助“拼团”的新电商模式建立了“天网”“地网”的系统性农产品供需匹配机制。

需求端,平台通过“天网”即农货智能处理系统,对覆盖产区包括特色产品、成熟周期、物流条件、仓配设施、加工型产业设施等在内的数据和信息,经由系统统筹计算后匹配给对应的消费者。

供给端,平台通过“地网”系统带动86000余名新农人返乡。在此基础上,通过持续的聚合消费者订单,将需求信息对接到新农人和合作社,把现有资源、土地、人员整合,优化种植方案,提升每亩产出,使得农民能生产出有一定的数量和质量保证的农产品。

截至2019年底,拼多多的“天网”系统已经覆盖中国100%县级行政区域,将1200万农户的海量供给和5亿消费者的海量需求进行了精准对接,从而突破农产品成熟周期短暂的时间限制和地理销售半径有限的空间限制,让互联网的信息流通和规模优势,真正覆盖中国农产品上行。

需求端和供给端精准对接的效果惊人。据拼多多发布的数据,2019年平台农产品成交额达到1364亿元,成为中国最大的农产品上行平台。

2月10日,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拼多多上线了“抗疫开拼,爱心助农”专区,帮助贫困地区和部分农产区解决特殊时期的农产品滞销问题;2月19日,拼多多进一步上线“农产品产销对接”专场活动,官员主播卖货就是其中之一。

除流量给予巨大的流量支撑,拼多多还为助农商品设置了5亿元的专项补贴,以及每单2元的快递补贴,以确保平台消费者以最优惠的价格,享受最优质的水果,同时让农户收入得到保障。

新冠疫情当前,有企业直接捐款,有企业改造工厂生产医疗防护用品,拼多多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尽一个企业公民应尽的责任。

狄拉克说,作为中国最大的农产品上行平台,在疫情的特殊时期,很多消费者更依赖电商渠道来消费农产品,这正是拼多多的机遇和责任。

拼多多有这样的觉悟,和创始人黄峥不无关系。2018年,黄峥在参加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时就表示:“过去三年,拼多多已累计帮扶 139600 户建档立卡扶贫家庭,产生超过 21 亿笔扶贫助农订单,累计销售 109 亿斤农产品,相关交易总额达 510 亿元。”

所以,对于拼多多来说,“扶贫助农”的标签是与生俱来的。拼多多的前身是拼好货,做生鲜农产品起家,“农产品上行”是基因,扶贫助农是“本职工作”。

商务部研究院于1月7日发布的《2019中国电商兴农发展报告》披露,2019年拼多多农产品上行规模预计将超过1200亿元,以拼多多为代表的新电商带动农货上行已经成为中国的兴农新模式。

主政官员的电商思维

2月26日,一见君获悉,拼多多启动了首个“抗疫助农”在线公开课,来自山东寿光的2200多家涉农企业代表陆续参与培训,包括了寿光市重点蔬菜行业协会、寿光蔬菜标杆企业负责人,各乡镇、街道蔬菜合作社工作人员和电商运营人、新农人等。

市长县长直播带货背后真实的拼多多
多多大学讲师在向山东寿光学员在线授课

这是拼多多“农产品产销对接”系列活动的一部分。2月17日,农业农村部召开“全国农产品产销对接”视频会议,在农业农村部指导下,拼多多发起成立“全国农产品产销对接服务公益联盟”。

山东寿光是全国最大的蔬菜生产基地,这次培训,是山东省寿光市政府主动当“红娘”主动联合拼多多将首期培训项目落地当地。

拼多多联合创始人赵佳臻表示,平台已在全国开通电商助农绿色通道,先后投入10亿元物流补贴和5亿元农产品专项补贴,并在线上给予顶级流量资源支持,以平抑价格、稳定供应。

据透露,接下来,拼多多将在农业农村部的指导下,继续加强产销对接、资金扶持、畅通上行三大举措,推动各产区待销农货快速上行,以及春耕期间优质农资下乡,保障“网络菜篮子”稳产稳供。

截至2月23日,通过拼多多“抗疫助农”专区销售的滞销农产品已经超过130万单,专区累积销售初级农产品接近2000万斤。

拼多多在努力“助农”,这样的电商助农新模式也正在改变地方主政官员的思维,他们能上平台直播,不管效果如何,就是一种进步。

自拼多多“抗疫助农”开设直播带货功能以来,已有5位政府官员亲自直播带货,相关积压农产品迅速销售一空。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还将有更多政府相关部门和领导,通过在拼多多直播的方式,帮助农户卖货。

市长县长直播带货背后真实的拼多多

拼多多直播卖农货吸引了更多的地方政府。2月21日,山东省寿光市人民政府举办2020年“双招双引”重点项目远程视频签约仪式,寿光农业发展集团代表寿光市政府与多多大学签约,后续寿光市主要蔬菜标杆企业将陆续入驻拼多多平台并开设旗舰店。

拼多多到底做对了什么?

最近,农业农村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韩俊指出,此次疫情对于农业农村经济带来全方位影响,需要高度重视。近期部分地区“菜篮子”等重要农产品流通受阻,一些地区蔬菜、水果滞销卖难,特别是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普遍面临用工难、资金链紧张等问题。

韩俊强调,要把加强农产品产销对接工作作为当前的大事要事急事,把传统流通和新兴业态相结合,多措并举形成合力。

事实上,韩俊副部长着急的事情正是拼多多在努力解决的事情。

为什么拼多多能做到,其实早在2018年《人民日报》就给出了答案:拼多多不是简单地拼价格,而是对供应链进行了一番大改造。拼多多模式给了供给侧一个新的契机,即利用互联网平台,剥去批发商、代理商等分销环节,直接面对消费者。

去年8月,《人民日报》再次刊登大篇幅文章介绍拼多多,称拼多多正持续探索农业现代化新路径,为4.4亿消费者(现在应该是5.3亿)提供平价农产品的同时,更快速有效带动深度贫困地区农产品线上销售。

“基于全新的产销模式,拼多多持续精简农产品供应链,推动生产要素尤其是人才要素实现优化配置,有效激发覆盖产区的内生动力。”《人民日报》报道中说。

所以,这才是一个真实的拼多多,一个乐于助农,善于助农,把助农扶贫当成本职工作的拼多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