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涨佣,这两家官媒的发声分量不轻

去年7月16日,美团点评CEO王兴出现在《新闻联播》画面上,穿着白衬衫,座在政府高层右边,之间只隔4个人。

这是政府高层在主持召开经济形势专家和企业家座谈会,会议的主题是“以改善民生为导向培育新的消费热点和投资增长点,拓展互联网+生活服务。”

美团涨佣,这两家官媒的发声分量不轻

王兴的座次显然不是一个普通企业家能得到的位置,他能去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美团在“互联网+生活服务”方面有成绩。

最近,美团这份优秀的“成绩”遭遇危机,包括重庆、广东在内的餐饮行业协会向美团发难,理由是美团在餐饮业遭遇疫情严重冲击的情况下,依然涨商家的佣金,普遍高于20%。

一时间,美团被外界认为“为富不仁”,没有大局观,不能与行业“同呼吸共命运”,共同抗“疫”。

美团叫屈,也于近期作出妥协:今年首要任务是切实帮扶300万餐饮商户通过外卖生存下来,并活得更好。

美团涨佣引发外界强烈质疑,核心焦点在于美团面对的是一个“不可能三角”,王兴需要在保就业(骑手)、保增长(美团)、保稳定(商家)之间作出平衡。

 1 

很显然,这次美团没有处理好这个“不可能三角”中几个关键主体间的关系。

4月16日,《半月谈》发表题为《美团被“杠”背后:疫情下的垄断者该如何作为?》的文章,一见君发现,这是美团涨佣遭遇质疑以来少有的官媒发声。

美团涨佣,这两家官媒的发声分量不轻

仅从标题看,这篇文章对美团的批评不轻。一个关键词很有分量——“垄断者”,定义了美团的身份,为今后反垄断机构介入调查提供了理论支撑。

此外,“如何作为”,意在督促美团要以大局为重,主动作为,以观后效。

文章称,疫情之中,外卖平台一头连着持续“战疫”的消费者,一头连着千千万万餐饮企业,已经成为全行业的新型基础设施,也是餐饮业支撑下去的希望所在。

文章指出,复工复产是各行各业相互依存的一盘棋,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当下餐饮企业能否顺利复苏,不仅关系到餐馆从业者,更攸关供应链前端的种植业、养殖业以及食品加工业,关系到“三农”发展。

最后,文章得出结论,在这样的背景下,占据垄断地位、把控流量出口的外卖平台,绝不能只考虑自身利益,采取排他性竞争、高额佣金等手段,将全行业链条的明天紧紧攥在自家手心,这种做法既不厚道也不明智。

“疫情中的餐饮业困难重重,此时进行排他性竞争、提升商家佣金,无疑是滥用既有优势、不负社会责任的错误选择。”文章称,承担社会责任、助力复工复产,是行业龙头应当具有的社会格局和企业担当。

文章分量不轻,实际上《半月谈》也不是普通的媒体,该杂志由中宣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官网介绍,《半月谈》是国内发行量最大的时政刊物,是基层读者学习时事政策,了解中央精神的主渠道,被誉为”中华第一刊”。

《半月谈》是中宣部根据新时期加强基层思想政治工作的需要,委托新华社主办的、面向基层读者的重要党刊。《半月谈》被指定为全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时政参考读物,是公务员考试、高考等考试的必读刊物。

 2 

《半月谈》并不是唯一一家聚焦“美团涨佣”的官媒。

4月15日,央视发表《美团“倾听商户声音,共度时艰”值得肯定》的文章,标题很“温柔”,但内容很犀利。

文章称,在“数字化赋能”日益深入人心的今天,平台主动加快转型,不仅能拉升用户黏度,还能提升与商户的合作关系,为未来发展打下更坚实基础。

“比如,如果平台精准发力,通过返佣等方式帮扶商户,以做增量带动外卖增长,无疑会更接地气。”文章称。

“唇齿相依,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对于职能部门来说,不能忽视美团外卖和餐协的“纠葛”,因为它关乎经济发展,关乎稳就业,也关乎千家万户的直接利益。

文章呼吁,在疫情等不利因素影响下,餐饮商家和外卖平台更需守望相助、更要互相理解、更应强化合作,这是渡过难关的必由之途。否则,一旦零和博弈,就会两败俱伤,甚至殃及“池鱼”。

4月11日,《新闻联播》以《一家餐饮企业的“疫中新生”》为题大篇幅报道了眉州东坡在疫情期间积极求生的做法,时长超过五分钟。

“究其因,这家餐饮企业善于化危为机,善于积极自救。由是观之,如果企业主动强化内功,并顺势而为、乘势而上,就能更有主动权。”文章清楚的表明了眉州东坡上《新闻联播》的主要原因。

 3 

《半月谈》和央视共同评论美团涨佣,虽角度不同,但一见君总结发现,共同点有三:

1、美团是大平台,是行业的“基础设施”。之前能被称得上“基础设施”的互联网企业包括阿里(电商基础设施)、微信(社交基础设施),这说明美团的市场地位非同一般。“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现在是抗“疫”关键时刻,大平台要有大局观,不能破坏抗“疫”大局,否则就是“滥用既有优势、不负社会责任的错误选择。”

3、平台要主动作为,平衡各方利益,不能简单粗暴的通过涨价维持自己的行业地位,殃及池鱼,大家都别想好过。

官媒强调以上三点,并非空穴来风,细究之下,都有事实依据。

比如,广东餐饮行业协会发的函件称,美团外卖在广东餐饮外卖的市场份额高达60%至90%,已达到《反垄断法》规定的市场支配地位。美团持续大幅提升扣点比例,新开餐饮商户的佣金最高达26%。

又比如,美团在疫情这种特殊时期“依旧坚持采取排除公平竞争的独家条款”,否则就强制注销、下架门店。

还比如,2019财年,美团的餐饮外卖毛利爆增94.2%,毛利率从13.8%同比大涨至18.7%。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餐饮企业外卖毛利普遍大幅下跌,外卖收益微薄甚至亏损经营。

根据美团管理层此前介绍,佣金收入大涨主要是由于美团的交易金额,特别是餐饮外卖业务的交易金额大幅增加、餐饮外卖交易笔数上升以及平均订单金额上升所推动。

《半月谈》文章称,唯有外卖平台认识到并履行好社会责任,承担好新时期行业基础设施的平台职能,才会迎来全行业真正的春天。

一见君要说,因为解决了就业,王兴去年去了中南海,希望美团能处理好这次“涨佣危机”,做一家“有担当、有大局观”的大平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