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家餐饮巨头,两家道歉,一家上《新闻联播》

两天时间,国内三家餐饮巨头的经历反差极大。

4月10日,海底捞为近期的涨价道歉。

4月11日上午,在疫情期间“哭穷”的西贝也因涨价道歉。

同日晚间,眉州东坡却登上了央视《新闻联播》,报道时常超过5分钟。

三家餐饮企业,因在疫情期间的不同表现,结果迥异。

 1 

4月10日,海底捞火锅发布致歉信称,海底捞门店此次涨价是公司管理层的错误决策,伤害了海底捞顾客的利益。对此我们深感抱歉。自即时起,中国内地门店菜品价格恢复到今年1月26日门店停业前标准。

海底捞还表示,海底捞各地门店实行差异化定价,综合考虑门店所在地的经营成本、消费水平、市场环境等因素,每家店之间菜品价格会存在一些差异。

另外,海底捞各地门店推出的自提业务,目前提供69折或79折不等的折扣,我们将在4月25日前改良包装材料,并持续优化成本,希望顾客能够满意。

仔细看致歉声明,网友发现,海底捞除了“认错”,还打了一波广告(上段)。

还有人认为,海底捞这一波“涨价—消费者不满—上热搜—道歉—恢复原价——门店执行”是主动公关行为,一涨价一致歉,上了两次微博热搜。

海底捞之后,疫情刚爆发时就“哭穷”的西贝于11日也发布了致歉声明。

西贝餐饮董事长贾国龙在官微发文称,该公司确实涨价了。

“你们的意见,我收到了。这个时候涨价,不对。”从今天开始,所有涨价的外卖、堂食菜品价格恢复到2020年1月26日门店停业前的标准。

“对不起大家了”

和海底捞的致歉声明有些相似,除了认错,也不忘做一波广告。

“我还决定,5月31日前,在全国59个城市386家西贝门店堂食用餐,可以享受吃100元,返50元的优惠,以表诚意。50元的返券只能下次使用了,其实我们也挺难的,还希望您支持生意。”

同一日,眉州东坡却上了《新闻联播》,央视以《一家餐饮企业的“疫中新生”》为题对这家在疫情期间积极求生的餐饮企业做了大篇幅报道,时长超过5分钟。

三家餐饮巨头,两家道歉,一家上《新闻联播》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有这样一家餐饮企业,不仅在疫情期间选择继续开门营业,还在新的困难中,走出了一条新路。”报道称。

“企业积极自救,政府主动作为。北京市商务局送来了这样的便民车,让他们把产品销售到社区、园区以及人流密集的区域。金融机构也及时伸出了援手……”

一见君注意到,这个报道中,眉州东坡从董事长王刚,到老板娘,再到普通员工都出现在了央视的镜头当中。

 2 

三家企业,结果不同,源于他们在疫情期间的所说所做。

1月31日,贾国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没遇到危机的时候,我们还挺牛的,还说我们不缺钱,现金流足够。危机来了,突然发现现金流根本扛不住,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就耗没了。我们贷上款、勒紧裤腰带也就只能发三个月工资。

“按照往年春节的业绩,今年如果没有疫情,春节前后一个月的营收我觉得应该有七八个亿。现在七八个亿的生意突然变成零,进项没了,你还得付出。”

贾国龙说,人工综合成本占企业综合成本的30%,这才是大头。但是国家政策规定,这些人假期都是要有薪水的。原来员工放假就放假了,现在不行,放假了也得发工资。我们也认,必须把责任担起来。

贾国龙认为,企业承担责任了,政府应该最终兜这个底。尤其不能再出那些“傻政策”——疫情防御期间还要发两倍工资。把我们这些企业压垮了之后,社会动荡就来了,大量失业,人们就没有收入,购买力就严重不足,这不就是经济危机吗?

除了认为“疫情造成企业损失若国家不托底,好人就吃亏了”,西贝为了减小损失,2月1日起,上海及周边8个城市的18道外卖菜品,上涨1-10元不等。4月6日起,上海12家门店的25道堂食菜品,也上涨1-10元不等。

海底捞没像西贝那样哭穷,毕竟是上市公司,资金应该没有那么紧张,所以恢复营业后选择了直接涨价。

有人在社交平台上晒出涨价后的海底捞菜单,血旺半份从16元涨到23元,8小片;半份土豆片13元,合一片土豆1.5元……

同样在疫情下同样的遭遇下,眉州东坡却采取了不同的措施。果断自救,走了一条完全不同于西贝的“等靠要”的路子。

一方面,眉州东坡主动与顾客沟通,把春节订餐押金改为储值卡,同时还主攻安全外卖,包括年夜饭、日常订餐等。另一方面依托餐厅拓展了平价菜站,为餐厅的相关社区提供瓜果、蔬菜、调味料、生鲜、成品、半成品等。

平价菜站既解决了库存,又收获了口碑,还拉高了品牌,更是创新了等客来的营销拓客模型,还延展和拉长了空间模型。

不仅如此,眉州东坡还把产品和服务从餐厅、社区延伸到医院和抗疫前线,推出了战地食堂和志愿服务,深受各地官医兵赞誉。

《新闻联播》在报道中称,就在两个月前,眉州东坡还面临着生死大考:一万多桌订餐陆续退订,价值几千万元的春节原料要打水漂,所有堂食收入趋近于0,每月成本支出将近1亿元。

王刚说:“我们把店关了,员工放回家、这样对企业的损失最小,但是,我们的员工他们的生活保障怎么办?我们决定不把一个员工推向社会。”

王刚在2月份最困难的时候说:“不管多难,都绝不等死。”

后来,北京市商务局帮助眉州东坡把产品销售到社区、园区以及人流密集的区域。金融机构也及时伸出了援手,不但新增了近1亿元的低息贷款,北京银行等6家金融机构还提供了“无还本续贷”服务。

 3 

《工人日报》在评论海底捞、西贝等餐饮企业涨价时说:实际上,受疫情影响消费者收入缩水,对餐饮价格格外敏感,靠涨价来提高收入,似乎并不明智。

文章举例称,前段时间,麦当劳推出了一款周一会员半价桶,原价81元,售价39元。消费者蜂拥而至,甚至抢到购买小程序崩溃。当时就引发感慨,疫情特殊时期,餐饮物美价廉才是王道。

评论称,受疫情影响,餐饮行业必将迎来新一轮洗牌。企业想要熬过寒冬,靠的是对得起价格的服务和质量,更靠适应新消费习惯的模式创新。

曹德旺2月8日在接受媒体时说:“我坚决反对这个时候给国家提要求、施加压力,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我们每个中国人都要有国家的概念,不要老想着自己的事情,都应该仗义承担疫情带来的影响,互相团结起来克服困难。等疫情结束了,我们再讨论如何恢复生产过日子,一起探索解决问题的办法。”

西贝、海底捞和眉州东坡其实就是典型的代表,眉州东坡为何能上《新闻联播》,其实王刚自己已经给出了答案。

王刚在《新闻联播》中说,“通过企业自救、金融输血、政府扶持形成合力,可以说这次疫情让我们把全产业链打通了。”

很明显,很多企业现在依然以为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实际上,政府的政策是“天助自助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