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这几年: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4月8日,网信办约谈百度,因其大量传播低俗庸俗信息、密集发布“标题党”文章、公众账号注册管理及内容审核不严,责令整改。

当日9时起,百度APP推荐、图片、视频、财经、科技频道暂停更新,开展深入整改。截至目前仍然没有恢复。

百度这几年: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在国内,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内容平台都被主管部门约谈过,之前包括凤凰网、网易等,但一次停止5个频道的更新,比较罕见。

这些年,迫于今日头条在移动端的压力,百度痛定思痛,投入巨大资源发展百度客户端,目前日活已经达到2.5亿左右,这次网信部门约谈,给百度来了一个“急刹车”。

事实上,对于百度,最近几年的发展可谓是时运不济、命途多舛。

经营:盈利大幅下滑

今年2月28日,百度公布了2019年度第四季度以及全年财务报告。

一份财报,两种解读。单看第四季度数据,各项指标较第三季度都有大幅提高。其中,百度第四季度营收288亿元,增长6.21%;第四季度净利润63亿元,增长204.9%。

在发给公司的内部信中,李彦宏难掩心中欢喜,“我们连续三个季度营收超过华尔街预期,且每季度的增长都比上个季度更好。”

但是,将时间的跨度拉长至全年,经营数据并不乐观。2019年,百度营收1074亿元,仅增长6%。而在此之前的2018年度、2017年度,百度的营收增速均超过20%。

比营收更尴尬的数据是净利润。

2019年,百度净利润21亿元,为近十年最低水平,降幅高达九成。此前,百度净利润增长常年维持在较高水平,其中2018年、2017年的增速高达50.66%、57.33%。

从收入结构上看,在线广告收入依然占据百度营收和利润的大头。2019年百度在线广告收入781亿元,占全部营收的72%,但是增速在放缓。

近几年,今日头条、微博、微信等APP迅速崛起,改变了互联网竞争格局,广告商上有了新的选择,百度已经不再是唯一的候选。

受经营业绩不佳及疫情对美国资本市场的冲击,百度股价今年以来持续下跌,从年初最高的147.38美元跌至目前的99.64美元,市值349亿美元,不到美团的一半,比京东低292亿美元。

百度这几年: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百度在巅峰时与腾讯、阿里争锋,与其并称为“BAT”。如今百度的市值不仅被腾讯、阿里甩在身后,还被美团、京东和拼多多等后起之秀赶超。

人才:高层频繁换血

铁打的李彦宏,流水的百度高管。

2019年5月17日,李彦宏发布内部公开信,宣布向海龙辞去公司所有职务。在评价向海龙的功过时,公开信中写道,“我们感谢海龙过去14年的陪伴和贡献,并祝他未来一切顺利”,一笔带过。

向海龙曾长期掌握百度最为核心的搜索业务,贡献了百度最大的营收和利润,是陪伴李彦宏长达十四年的肱骨老臣。两年之前,向海龙还在公司的内部会议上信誓旦旦地表示“我不会走”;两年之后,向海龙便被李彦宏亲自送出了门。

在向海龙之前,上一个从百度离职并引起市场巨大震动的重量级高管则是陆奇。

陆奇于2017年加盟任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在任期间,他主导了百度的人事和组织架构调整,力推人工智能发展。仅用一年左右时间,百度股价由160美元涨到最高284美元,市值突破900亿美元。

然而在加入百度485天后,2018年5月18日,百度宣布陆奇由于个人和家庭原因,卸任集团总裁及首席运营官。

公司高管调整离职本无可厚非。但是百度的高管离职变动却异常频繁。自2010年开始,从百度公司离职的副总裁级别及以上的高管多达数十位,足可以列一张长长的名单:

2010年1月,百度首席运营官叶朋、首席技术官李一男先后离职;

2011年7月,百度高级副总裁沈皓瑜离职;

2016年11月,百度副总裁李明远离职;

2017年3月,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高级副总裁王劲先后离职;

2019年5月,百度副总裁吴海峰、顾国栋先后离职;

2019年9月,百度副总裁张亚勤离职;

……

更令百度糟心的是,不少高管离职后在相关领域创业,又成为了百度的竞争对手。2017年12月,百度便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将前任高管王劲及其创办的景驰公司告上法庭。

战略:多元化发展折戟

百度以搜索引擎起家。把持着巨大的流量,在发展过程中也曾尝试在电商、社交、游戏等领域开疆扩土,但产品纷纷折戟。

2007年,百度成立电商事业部,并在次年推出电商平台“百度有啊”,并高调宣称将在三年内打败淘宝,成为国内最大的电商平台。四年之后,百度有啊低调关闭在线零售业务。

2008年,百度推出了模仿QQ的即时通讯工具百度Hi,并期待能够迅速占领市场。但是百度Hi用户体验差、迁移成本高,很快沦为百度内部的通讯办公工具。

2014年,百度推出“百度移动游戏”业务,想要在网游市场分一杯羹。遗憾的是,由于业务开展不利以及严重的内部腐败,游戏业务在2017年以12亿元贱卖。

多元化发展碰壁,百度的国际化战略也大都以失利告终。

2006年年底,百度宣布进军日本市场。不少人认为,基于日文和中文搜索的相似性,百度能将在中国的成功经验复制到日本。然而事与愿违,由于连年亏损,2015年百度关闭日本市场的搜索业务。

除了日本市场,百度在其他海外市场的业务也不乐观:2017年至2018年,百度在埃及和巴西的业务先后被关闭。

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除了中国市场的搜索引擎,百度似乎并没有取得太多的成功。相反,面对越来越多的失败产品,百度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路径规划。

进入移动互联时代,尤其是在科学家吴恩达、前微软高管陆奇加盟之后,百度开始收缩战线,医疗事业部被裁撤,百度外卖被出售给饿了吗,百度贴吧被边缘化。

同时,百度开始聚焦以智能驾驶和人工智能为代表的主航道,陆奇在多个场合表示百度将“ALL in AI”,在新的领域全力以赴。

监管:游走在边缘地带

此次百度APP整改当日晚间,新华社发表题为《守住底线才是经营正道》的评论,点名批评百度:

因传播秩序和生态问题突出,社会影响恶劣,近日百度APP部分频道暂停更新进行整改。网络空间是亿万网民的精神家园,不能成为有害信息的集散地。

百度这几年: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从评论内容可以看出,百度APP主要存在的问题是:靠密集发布“标题党”文章吸引眼球,以出位出格赚取流量的做法,违背公序良俗和法律规定,向社会传播负能量。

“对企业来说,守底线、走正道,严格依法经营,才能走得实、走得远。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这份责任企业一刻也不能忽视。”评论称。

这两年,通过改善用户体验、大力推广、对内容生产者的重视,百度终于上了移动互联网的车,尤其是去年与央视春晚达成独家合作,让百度APP的用户超过7亿,日活达到1.6亿。

不过,百度有时步子确实迈得有些大,导致一些违反价值观的问题出现。

去年7月13日,杭州女孩章子欣去世消息传出。下午,百度账号“章子欣父亲”便发布了“希望下辈子她还是我的女儿,让我能够继续照顾她”的动态。其后,百度公开道歉并表示此条动态消息是假消息,引发公众对百度职业操守的持续质疑。

时间再往前推。去年暑期,在考生填报高考志愿期间,山西省招生考试管理中心发布了一条消息:考生在网上填报志愿时,切记不要使用搜索引擎来搜索网上填报志愿系统网页。虽未指名道姓,但很多人认为,说的就是百度。

除了发布不实消息,关于百度产品侵权、涉黄的新闻仍不绝于耳。就在百度APP被责令整改的前几天,其旗下的爱奇艺被爆出在直播中涉黄。

此前,曾经有过谷歌将重返中国的传闻。面对传闻,李彦宏信心满满的表示,“如果现在谷歌回来,我们正好可以真刀真枪地再PK一次,再赢一次。”

但愿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