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乐视退市、康美药业300亿财报差错看股市“硬伤”

迄今也未必能称得上一个监管有力、制度健全的完善交易市场。庄家和散户,从来都不是平…

4月30日凌晨,A股上市公司康美药业发布《关于前期会计差错更正的公告》称,货币资金多计了29944309821.45元,也就是299.44亿元。

尽管发布时间节点选的蹊跷,但仍如在中国股市扔下一颗重磅炸弹,30日上午开始交易,康美药业一字跌停,22万余名股东集体踩雷。

5月5日,新华社发布针对该事件的评论:别拿“信披”当儿戏,点名批评康美药业、“扇贝说跑就跑”的獐子岛,更有“1001项议案”的慧球。

文章指出,此类公司破坏的是信披的基本制度、伤害的是投资者合法权益、动摇的是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基础。

如果从1984年飞乐音响发行第一支股票算起,中国股市已经超过35年。35年,足够见证一个人从蹒跚学步到步入成熟中年,但是反观中国股票市场,从黑市交易到内幕信息,从虚假财报到关联交易,再到各种令人叹为观止的奇葩操作,各种乱象从未彻底杜绝。

乱象丛生

黑市市场。1990年至1991年,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先后成立,标志着全国范围内的公开市场正式建立。但是许多人已经不满足于在公开市场进行交易,于是一个与公开市场伴生的黑市交易市场开始萌芽,股票在民间几经转手价格高涨。

随着爆炒带来的财富效应,股票黑市市场也迎来了迅猛发展。1992年-1993年,四川省乐山市就诞生了当时中国最大的黑市交易市场,每天怀揣一颗暴富梦前来交易的人络绎不绝。曾有人描绘当时的“盛况”,刚买完股票,仅仅走了几步,便有人来高价收购。彼时,股票价格一步一价,交易不分白天黑夜,人人都在谈论股票,仿佛打开了财富自由之门,没有人考虑股票交易的风险,空气中到处弥漫着的是躁动的疯狂和兴奋。

黑市交易的狂热引起了上级的警惕,1994年中央出台政策,以乐山为代表的街头黑市交易被全部取缔,而高价购买最后一批股票的“股民”成了第一批接盘侠。

伴随着技术进步,黑市股票交易披上科技的外衣又产生了新的变种。1998年至2000年,兰州市发生多起非法集资诈骗案件,而操作手法如出一辙:秘密设立虚拟股票交易系统,采取撮合虚假股票交易、虚拟融资、填报虚假股票交割单等方式,诱骗他人进行投入资金进行交易。

虚假财报。蓝田股份事件是中国股票市场影响巨大的财务欺诈事件。蓝田股份公司自1996年上市后,就保持着“长盛不衰”的业绩神话。短短4年间,总资产规模就从上市前的2.66亿元增长到2000年的28.38亿元,增幅超过1000%。

最传奇的故事则是,蓝田公司的养殖产业比可比同行高出几十倍,创造了中国农业企业的“蓝田神话”。

泡沫终究要被挑破,只不过挑破这个泡沫的不是会计事务所、不是股评分析师、不是证券交易机构,也不是证监会,而是中央财经大学的一名普通教师刘姝威。

经过严谨的财务数据分析,刘姝威撰写了一篇600余字的文章《应立即停止对蓝田股份发放贷款》作为内参上报。没想到本应作为机密的内参内容被蓝田股份知悉,随后蓝田股份发起对刘姝威的诉讼,蓝田股份高层分别登门拜访,恐吓电话和电子邮件接连不断。此刻的刘姝威孤身一人,独自与一家巨无霸企业展开较量。

随着越来越多的财务信息得到披露,双方之间的力量对比发生了微秒变化,刘本人也得到了舆论的有力支持。2002年初,因涉嫌提供虚假财务信息,蓝田股份高层被拘传,是年中旬,蓝田股份被暂停上市。

无独有偶,厦门大学的夏草也因为多次撰文质疑上百家财务公司报表造假,而被一些上市公司成为“麻烦制造者”。在被其质疑的公司中,已经有10家退市,40多家或被立案调查,或者沦为ST、或者爆出巨额亏损。

内幕信息。徐翔出道于营业部,成名于私募,早年曾因为操作风格大开大合被称为“宁波敢死队总舵主”,也曾经创造了16年连续获利的股票投资奇迹。其后,徐翔在上海成立泽熙阳光私募,发行新产品在几小时之内被抢购一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徐翔在中国股票市场如同神一般的存在,也因此获得“东方索罗斯”“私募一哥”等称号。

人人都以为徐翔凭借聪明的头脑、娴熟的技术、敏锐的观察、坚定的执行取得了股市投资的终极秘籍,却不料,2015年徐翔因为涉嫌内幕交易、操作股价被逮捕调查。

2016年在其庭审过程中发现,徐翔实际控制139个证券账户,涉及76个自然人和1家合伙企业。2010年-2015年期间,徐翔单独或伙同他人,先后与13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或实际控制人操作股票,非法获利超过90亿元。

2017年,徐翔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违法所得上缴国库。其本人也被取消相关从业资格,并终生禁入。

一代“股神”的不败金身终被刺破,而深深地隐藏在身体里的,则是永远见不得光的内幕交易。

关联交易。乐视网自在创业板上市就一直是明星企业,巅峰时市值超过1700亿元,也曾一度被视为BAT的有力竞争者。但是关于乐视关联交易的争议从未中断。根据乐视披露的信息,2016年乐视向关联公司采购版权、智能终端等产品金额为74.98亿元;而向关联公司销售商品及服务合计约为120亿元。一个可以作为对比的数据,2016年乐视营收增长68.91%,但是关联交易增长接近500%。通过与关联公司双向交易,随意调节上市企业财务数据,形成资金的挪用与空转。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2017年4月,乐视停牌;2017年7月,贾跃亭出走美国,空留一句“下周回国”的誓言;2019年4月30日,乐视公司及贾跃亭被立案调查。正义虽然不会缺席,但毕竟迟到了许多年。

而其中一个有意思的插曲,曾经揭露蓝田股份造假的刘姝威也曾发文质疑乐视,只不过在那个资本狂飙的时点,一个人的声音很容易被湮没在令人窒息的梦想里,无论是上级监管机构还是股票投资者,都少有人理会。

奇葩操作。证监会已经对康美药业发了质询函,康美药业董事长亦对公众做了道歉说明。在官方调查结论出来之前,不宜对此盖棺定论,只不过错记近300亿元的货币资金实在是令人闻所未闻、匪夷所思。

其实,在中国的股票市场,从来不缺乏此类的“神奇”操作:獐子岛的扇贝游来游去,“神秘失踪”;GQY视讯花全年利润四分之三购买老板娘二手劳斯莱斯幻影;惠泉啤酒公告称因全国查酒驾导致利润下滑;公司高管手滑误操作买入卖出公司股票……

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这里不是梦幻的迪士尼乐园,而是真真切切的中国股票市场。

反思

乱象下的中国股市,也导致中国的股票指数如过山车一般:起起落落,落落落落。眼见国外股票市场屡屡创出新高,中国的股票指数却依然在十几年前的位置上下徘徊。

股票市场存在着天然的信息不对称,但是遗憾的是,市面上证券分析师的研究报告几乎每一只股票都推荐持有买入;许多会计事务所“吃人嘴短,拿人手软”,不仅报表审计形同虚设,更有甚者主动帮上市公司造假;以刘姝威、夏草为代表的单打独斗往往势单力薄且屡受打击。如何更好地营造一个公开、公平、公正、有序的交易市场,政府层面可以有更多作为。

一部系统性、纲领性的法律对于规范股票交易秩序至关重要。但这部法律却姗姗来迟,直到1998年年底《证券法》才正式获批通过。而此时,距离新中国第一只股票发行已经过去了14年,距离第一家证券交易所开业也已经过去了8年。

这期间,对于股票交易市场的规范主要依赖于其他法律的只言片语,依赖于监管部门的政策规定,依赖于证券协会的章程以及上市企业的行业自律,但也正是这种松散监管使得中国前十年的股票市场建设异常艰难、步履维艰,各种离奇事件比现在只多不少。

对于违规行为的处罚力度也饱受诟病。对于许多企业和负责人而言,缴纳罚款的代价远远小于违规操作带来的收益。以披露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为例,对企业是处以30万元以上60万元以下罚款,对直接责任人则是处以3万元以上30万元以下罚款。即使都给予上限的顶格罚款,也是九牛一毛、不痛不痒,违规企业和负责人可以坦然接受,摇身一变继续招摇过市。

而国外对股票市场的违规处罚普遍比较严厉。在本世纪最著名的安然公司财务造假事件中,安然公司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罚款5亿美元,股票被道琼斯指数直接除名并停止交易,其公司CEO则是被判刑24年并被罚款4500万美元。甚至为其做财务审计的安达信会计事务所也未能幸免,除了被处以高额罚款,还被禁止在5年内从业,这也直接导致有着89年悠久历史且位列全球五大会计事务所之一的安达信宣告破产。

退市制度执行尚不完善。退市制度理应是股票交易市场的一项基础性制度,无论是对于调整资源配置还是体现良币驱逐劣币都有重要意义。尽管我国在90年代就确立了上市企业退市制度,但是受制于种种原因,其执行情况并不理想。

自2001年PT水仙成为中国第一家退市企业开始,至2018年退市企业只有99家,其中还包括45家主动退市的公司。我国的整体退市比率长期低于1%,远远低于美国6%左右的退市率。退出机制不健全,也导致了上市公司“壳资源”成为稀缺标的,炒作买卖“壳资源”的资产重组蔚然成风。

除了制度本身执行导致退市难,在中国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地方政府对本地上市企业的“厚爱”。根据规定,如果企业最近3年连续亏损,且在最后一个年度内未能恢复盈利,企业将被证券交易所终止股票交易。但是有意思的是,许多企业因为经营不善连续两年被ST,却往往能在最后一年扭亏为盈被成功摘帽实现逆袭。

如果仔细地看一下他们的财务报告,会发现不少企业是凭借地方政府给予的巨额财政补贴不断输血续命。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对于部分市场竞争性企业而言,连年亏损本身就意味着企业生产运营出现问题,而地方政府却拿着全体纳税人的钱去补贴这样一家企业,不知道真是为了本地经济的发展,还是为了保住“上市企业”称号的面子工程。

结语

坦白地讲,中国股市的起步并不算晚。沿着历史的长河进行追溯,早在1882中国年就成立了第一家公开买卖股票的机构“上海平准股票公司”,而目前规模位居世界第二名的东京证券交易所,仅仅比中国早了4年创立。至1948年,中国已经拥有上海、天津两家证券交易所,只不过在后来由于历史的进程,中国股市的发展意外中断。

改革开放后,中国的股票交易市场发展迈入新的历史阶段,但是迄今也未必能称得上一个监管有力、制度健全的完善交易市场。庄家和散户,从来都不是平等的对话主体,一边是庄家的坐地起价,一边是散户的跟风投机;一边是操纵者的肆无忌惮,一边是散户的长吁短叹。

*一见财经原创,严禁非授权转载、洗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