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步长14年前被野鸡机构授予终身院士

《新京报》5月4日发表署名为“罗志华(医生)”的文章称,步长制药以贿赂和营销开路…

5月2日,步长制药公司董事长赵涛花650万美元送女儿赵雨思(音译,Yusi Zhao)上斯坦福的新闻引起舆论关注。

5月3日,赵家发布声明称,其女儿成了诈骗事件的受害者,是被中介给欺骗了。

实际上,这并非赵家第一次上当受骗,早在14年前,步长制药创始人赵步长(赵涛的父亲)也曾被野鸡机构骗过。

一见君查阅赵步长的百度百科资料,其2004年底被中国管理科学院授予企业管理学部终身院士资格。

另据陕西当地媒体《三秦都市报》报道,2005年1月26日下午,中国管理科学院特别代表中国管理科学院管理咨询研究院院长丁耀华先生亲自前往步长集团向赵步长教授传达了院士批文并颁发《院士证书》。

据后来证实,中国管理科学院是家野鸡机构。只是一个在香港登记注册公司的下属机构。

这家野鸡机构出台的《中国管理科学院院士评选办法》第八条第三点还规定:如您的企业捐助本院学术委员会经费8万-10万元,本院学术委员会可建议“院士评选委员会”直接授予您终身院士学衔。

《法制周报》2006年调查称,包括王启明、刘永坦在内的60位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接受了“中国管理科学院”的“聘请”,该机构负责人名叫关制钧。

神奇的是,关制钧曾经是正规机构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中国管理科学院”仅两字之差)的一名员工,曾因私自进入该院财务室下载信息,后被该院除名。

就在被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除名的两个月前,关制钧于2002年3月27日在香港注册生效“中国管理学院有限公司”。

后来,据来自中国工程院的消息,“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曾以“中国管理科学院”涉嫌诈骗为由,向公安部和工商总局等部门进行了举报。

赵步长是被动成为“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终身院士资格”还是花钱买了个“院士”现在不好猜测,但步长制药在自我推广方面绝对是舍得花钱的。

该公司主营业务为中成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于2016年11月18日登陆A股。自步长制药开始IPO之时,公司的“市场及学术推广”费用占营收比例大,且呈现逐年增长趋势,而研发费用占营收比却不高。

《新京报》报道称,2013年至2018年的6年间,步长制药在“市场及学术推广”方面的费用分别花去了44.66亿元、51.83亿元、58.41亿元、60.13亿元、70.17亿元和74.86亿元,呈现逐年增长趋势。以2018年为例,公司实现营收135.6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8.88亿元,销售费用却高达80.36亿元,销售费用占营收比达到58.81%。销售费用中的93.15%为“市场及学术推广及咨询费”,这意味着2018年平均每天花费的市场及学术推广费高达2050万元。而2018年云南白药、天士力、珍宝岛、以岭药业等公司的销售费用占营收比分别为15.15%、15.75%、20.82%、39.23%。

与高销售费用相比,步长制药在研发投入虽然也在逐年增长,但金额却略显“小气”。上市以来发布的三份年报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步长制药投入的研发投入仅分别为4.59亿元、5.53亿元和5.76亿元,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分别为3.72%、3.99%、4.22%。

其实,被卷入此次“斯坦福大学招生舞弊行贿事件”之前,步长制药就曾多次卷入行贿案,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局长郑筱萸受贿案。为步长制药申报的“脑心通胶囊”从地方标准升级为国家标准提供帮助,赵步长曾向郑筱萸行贿1万美元(约8.277万元人民币)。

不过,《商界》杂志2003年11月9日刊发“赵步长:从偶然开始”一文称:“采访赵步长,记者感受最深的,不是神奇的脑心通,而是他从企业成立之初就确立的独特政治理念。在步长集团总部,随处可见步长企业文化,也是对员工要求的六条标准“广告”,而排在第一位的,是政治理念:“听党的话,走社会主义道路。尊重各级政府领导,遵纪守法经营” 。

据招股书披露,赵涛系新加坡国籍。

上文中还称,“尊重各级政府领导”——这是今天太多落马富豪始终没弄明白的经营智慧:尊重意味着距离,距离意味着安全。作为一名医学专家,赵步长与各级领导人有着密切接触,但是,“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更不是可以用来为自己和企业谋取利益的资本。所以,我从不与任何领导过从甚密,我们要做的是,诚信纳税,支持政府要做的每一件大事,服从政府的每一项重大决策。”响应陕西省发展民营高校的号召,赵步长成立了陕西省国际经贸学院,承诺所有学生包分配,既为企业发展进行人才储备,也使之成为集团的一个全新经济增长点。

此外,赵步长耗资数百万元,将自己多年收集的、已列入基尼斯记录的30余万枚毛主席像章建成展览馆和教育基地,供人免费参观;

“为政府排忧解难”。在赵步长看来,步长集团与政府的关系已经非常简单,只是服务与被服务的关系,没有交易,更没有秘密。“这其实也是未来社会的目标模式”。

《新京报》5月4日发表署名为“罗志华(医生)”的文章称,步长制药以贿赂和营销开路,很容易失去长远利益,甚至步入发展死胡同。

*一见财经原创,严禁非授权转载、洗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