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伐马云,仍在继续

尽管马云被约谈,蚂蚁集团上市被叫停,但金融系统对马云的讨伐仍在继续。

11月10日,原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博鳌亚洲论坛国际科技与创新论坛首届大会开幕式上讲话时称,科技创新在催生巨大动能的同时,给社会治理和全球治理带来的挑战也不容忽视。

周小川现在是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同时也是中国金融学会会长。官网资料显示,中国金融学会会长是于1950年8月经当时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批准成立,从事金融研究的全国性学术团体。主管单位是央行,登记管理机关是民政部。

讨伐马云,仍在继续

周小川表示,在全球经济相互依存,物理、网络联结不断加深的新时代,科技创新已经高度网络化、全球化。推动科技创新与加强科技治理已离不开国际合作。

周小川称,科技创新给社会治理和全球治理带来的巨大挑战包括:

1、发展中国家数字基础设施投入不足,全球数字鸿沟进一步拉大,减贫和发展仍然任重而道远;2、人工智能颠覆传统产业,基因编辑技术进入实际了应用,引发结构性失业和社会伦理等问题;3,互联网科技巨头掌控大量数据和市场份额,形成垄断抑制公平竞争。

值得一提的是,当天,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拟将互联网平台的二选一、大数据杀熟等行为纳入执法视野。

除此之外,11月1日,央行主管的《金融时报》刊发标题为《资深学者:大型互联网企业进入金融领域的潜在风险与监管》的文章,该文章的作者为周矍铄。

一见君发现,周矍铄的身份被标注为“资深学者”,但网络上并无信息指向“周矍铄”供职于某高校或研究机构,都是首次以金融资深学者出现在网络。周矍铄的字面意思为:一个姓周的老人,精神矍铄。

除了周小川,银保监会副主席梁涛11月11日在参加第十五届21世纪亚洲金融年会时讲话称,金融科技并没有改变金融的本质,因此依法将金融活动全面纳入监管,对同类业务、同类主体一视同仁,只要从事同类金融业务,都应在现行法律法规框架下,接受一致的市场准入和持续监管,遵循同等的业务规则和风险管理要求。

讨伐马云,仍在继续

梁涛同时指出,必须处理好金融发展、金融稳定和金融安全的关系,要高度关注数字化转型带来的新型风险,特别是网络安全、数据保护、市场垄断等风险挑战,建立健全覆盖业务、网络、技术、数据等各领域,更加适应数字化时代要求的全面风险管理体系。

“在充分运用金融科技的过程中,金融机构正在越来越多的与科技企业建立合作关系。”梁涛称,金融机构要做好对合作方的尽职调查、风险评估、名单管理和持续监测,切实做好风险管控。一方面要落实好主体责任,金融机构是自身风险管理的第一责任人,不得将信息科技管理责任外包,不得将涉及战略管理、风险管理、内部审计及其他有关信息科技核心竞争力的职能外包;另一方面要坚持风险判断的独立性,严格落实自主风控原则,自主开展客户准入、风险评估、贷款审批、贷后管理等工作。

北京金控董事长范文仲也在同日举行的第十五届21世纪亚洲金融年会上表示,巴塞尔协议是在总结过往金融危机的教训基础上制定的,其核心是金融机构资产扩张要匹配合适的资本。

任北京金控董事长之前,范文仲从2010年开始一直在银保监会工作,曾担任过银监会国际部常务副主任、主任等职。

范文仲认为,巴塞尔协议的要求不论在任何时代,对任何金融机构都是必需的。不论以什么样的名义,如果让一个机构或者资产的估值脱离了现实的基础,用各种金融的创新语言支撑过高的杠杆率,都会导致整个金融体系的泡沫化,引发系统性风险。中国金融体系的规模还在不断上升,业务的复杂度也不断上升,这就需要更加完善的制度和监管规则来约束风险。

范文仲分析称,在每次金融创新后,社会都需要一种更强大的制度和机制体系去约束这种风险。金融创新不仅要降低交易成本,也要降低金融体系的“雾霾度”。

“很多金融创新表面上降低了交易成本,实际上拉长了交易链条。“范文仲建议,要以金融功能和风险实质监管取代机构名称监管。增强监管的穿透性、统一性和权威性,依法将金融活动全面纳入监管,对同类业务、同类主体一视同仁。

“比如,如果某机构具有社会集资功能,无论叫银行、信托、P2P,还是科技公司,都应当设立严格准入机制持牌经营;只要具有期限错配和流动性转换的特征都要满足流动性监管要求;只要进行显性或隐形收益承诺就要具备损失吸收能力。”范文仲说。

此外,他还建议,要防止核心社会资源的垄断,甚至防止高价。要认识到数据是核心的金融资源,像空气和水一样,一定要开放和透明,必须保持低价格才能降低社会经济发展的基本成本。如果把社会核心经济资源的价格炒得很高,经济社会发展就会受到抑制。

可以看出,现在距马云10月24日在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发表言论已经过去了近20天,但该事件激起的讨论仍然没有结束。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