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鸣的“任正非式”待遇

国内企业中,受美国打压最厉害的硬件企业是华为,而软件企业则是字节跳动。

7月8日上午,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表示,他的政府正考虑在美国禁用短视频应用TikTok。

就在此前一天,美国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称,官员们正在考虑禁用TikTok这款应用。

特朗普和蓬佩奥考虑禁用TikTok有一个共同的理由:该应用的母公司是中国的字节跳动有限公司。

冠冕堂皇一点说,是TikTok引起了美方对安全的担忧,但本质上,这是美国赤裸裸的打压中国企业的一部分。

从这一点上讲,只要中国企业过于强大,对美国构成了危险,美方的政客就要打压,所以,美方考虑禁用TikTok看似偶然,实则是一种必然。

这种必然性在于,美方不会听字节跳动的解释和说明。蓬佩奥曾表示,美国政府考虑禁止TikTok的部分原因是担心其所有权问题

事实上,TikTok近日也在努力说明,而且也用实际行动证明,他是一家国际化的公司。

7月7日,在蓬佩奥发表评论后,TikTok的一名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强调了该公司与美国的关系,并表示不会向中国提供美国的用户数据。

还有一件事,路透社7月6日援引TikTok发言人的消息称,TikTok将在数日内退出香港市场。

“鉴于最近发生的事件,我们决定停止TikTok应用程序在香港的营。”TikTok发言人称。

除了保证自己的独立性,TikTok不久前还雇用了迪士尼前高管Kevin Mayer。Kevin Mayer过去曾表示,该应用的用户数据没有存储在中国。

TikTok此前也曾表示,它不会遵守中国政府提出的任何审查内容或访问TikTok用户数据的要求,也从未被要求这么做。

即便这样,TikTok还是被区别对待。

6月29日,印度政府正式宣布将下架禁用包括TikTok、Wechat在内的59款中国APP。近日,美国又开始发难。

印度和美国禁用TikTok有很多,但究其本质无非有二:

第一、TikTok太大,已经具有全球影响力。

第二、如此有影响力的应用掌控在中国公司手里。

先说第一点。全球知名数据分析平台Sensor Tower数据显示,抖音和TikTok在全球App Store和Google Play的总下载量突破20亿次。其中,美国的下载量以1.65亿排在第三大市场,印度以高达6.11亿次的下载量占了总下载量的三分之一。

另外,此次全球疫情的风波下,TikTok下载量更飙升,一举成为了美国青少年和年轻人最喜欢的软件,不少美国毕业生也是通过TikTok参加虚拟毕业典礼。

再说第二点。TikTok的母公司是字节跳动,作为抖音的国际版,TikTok在中国内地无法使用。

事实上,TikTok成立之初,就与字节跳动的国内业务相分离。为了实现全球化,张一鸣对其作了严格的切割:TikTok的数据中心建在海外(不受中国法律管辖)、国内用户除非翻墙无法使用、逐步收紧中国员工访问海外产品和服务的数据权限……

除此之外,TikTok几乎是在各个层级都找来了知名外国高管背书。除了CEO Kevin Mayer,TikTok的首席信息安全官、北美地区的市场负责人等高管都是美国人。

但是,无论TikTok怎样设计所谓的“防火墙”,字节跳动归根结底还是一家中国互联网企业。

从以上两点分析,张一鸣目前的遭遇和任正非这些年的遭遇几乎是一样的,华为也多次澄清过和国内的关系,在海外也完全按照别人的规则经营,雇佣当地高管和员工……

不过,到后来,华为还是受到了以美国为首的相关国家的限制。现在,TikTok也面临同样的遭遇。

7月8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有记者就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正考虑禁止TikTok在美运作等内容提问。

赵立坚表示,美方个别政客的言论完全是无中生有,恶意抹黑。中国政府一贯要求中国企业在依法合规的基础上开展对外经济合作,如果按照美方逻辑,美方众多社交媒体在全球拥有巨大的用户群体,对世界各国而言,这岂不是巨大的安全威胁?

“我们敦促美方一些人端正心态,摒弃偏见,不要以己度人,停止鼓吹动用国家机器打压中国企业,多做有利于促进中美经贸合作的事。”赵立坚说。

最近,很多声音认为,TikTok被美国封禁,是因为侵犯了隐私,侵犯了美国的安全利益。

一见君要说,这些原因都是欲加之罪,本质上是在打压中国企业的成长。美国、印度的做法正好印证了那句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作为两家在全球具有影响力的中国公司,华为和TikTok的遭遇也说明一个道理:企业大了,必承其重!

Default image
一见君
一见财经首席内容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