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风云往事:从杀伐征战到成为国家队

5月22日,包括360在内的33家中国公司及机构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这些公司及机构将被限制与美国进行商业交易。

次日,360董事长周鸿祎发微博称,360十年打造的网络安全大脑,已经可以侦测发现其他国家对我国基础设施的网络攻击……开始改变中国网络防御能力弱的格局。

2017年11月,从美国退市的360在A股借壳上市,上市新闻发布会上,周鸿祎说,360在美国很多审查方面受限,回来的决策更重要的是基于身份的考虑。

在2018年6举行的第二届西商大会上,周鸿祎又提出“国家企业”概念:企业发展方向和国家战略方向一致;企业的主业和国家急迫的需求一致;企业利益和国家利益一致。

所以,360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并不意外。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也是360的“胜利”,自己梦寐以求的“国家队”身份被第三方认可。

周鸿祎曾经被誉为互联网界的搅局者。他带领公司四处征战,有过高峰,有过低谷。而近几年通过与国家紧密捆绑,避免了与其他互联网巨头正面竞争。

征战 

周鸿祎早期的创业就是一部战争史。他曾经和李彦宏打过官司,与马云反目,抢过雷军的地盘,跟马化腾爆发著名的“3Q大战”,被封为互联网世界的“战神”。

在360之前,周鸿祎曾经创办3721网站。几乎是在同时,李彦宏归国创立了百度。两家公司业务相近,都在搜索市场上发力,竞争已经不可避免。最激烈的时候,3721和百度对簿公堂,互相状告对方不正当竞争。

后来,周鸿祎将3721以1.2亿美元的价格卖给雅虎中国,想要将3721的渠道、运营与雅虎的品牌、技术相结合,以彻底打败百度。但事与愿违,被雅虎收购后,周鸿祎处处掣肘,不得不黯然离去。

天时、地利、人和,最终李彦宏的百度垄断了国内的搜索市场,而曾经与百度份额差不多的3721则成为了历史。

离职之后的周鸿祎做了一年天使投资。2006年8月,周鸿祎投资了奇虎三六零科技有限公司,并出任公司董事长,开始了自己的第二次创业。

360公司首先将战火燃到了安全软件市场。彼时的互联网安全软件采取收费模式,被卡巴斯基、瑞星、金山等几大国内外巨头垄断,每年赚得盆满钵满。

经过两年左右时间的积累,2008年7月,360公司正式发布杀毒软件,同时宣布永远对用户免费。凭借免费战略,360公司迅速攻城略地,占领了大部分市场。而几家收费杀毒软件企业则节节败退,等到他们反应过来跟进推出免费软件,早已经大势已去,无力回天。

周鸿祎推出免费杀毒软件,几乎以一己之力颠覆了互联网的传统经营模式,并被无数的后来者所跟随和效仿。

在安全软件市场站稳脚跟后,360公司又顺势推出了安全卫士、软件管家、浏览器等热门应用,在互联网世界大杀四方,直到遇到另外一个互联网霸主——腾讯。

2010年中秋节期间,腾讯公司向用户强制升级QQ电脑管家。腾讯的软件几乎涵盖了360安全卫士的全部主流功能,且拥有庞大的QQ用户,直接威胁了360公司的生存。

作为反击,360公司指责腾讯窥探用户隐私,同时推出扣扣保镖软件。这款软件不仅能扫描QQ等腾讯系软件,还可以强行替换或关闭QQ部分服务。短短几天,扣扣保镖下载量过千万。

其后腾讯推送通知,要求用户在360产品和QQ之间“二选一”;而360公司则“替”腾讯推出了Web QQ客户端,帮助受影响的用户继续使用QQ,双方共同将矛盾激化,使得事件发展走向高潮。

最终,在政府部门的强力介入下,双方停止互相攻击,恢复兼容并向公众道歉。

这次“3Q大战”史无前例,对中国互联网生态影响深远。大战之后,交战双方有了各自的轨迹,其中,腾讯开始改变之前的跟随模仿战略,而是以更加开放的态度对外投资建立同盟;360公司则守住PC互联网市场,几个月之后,360携大战过后的余威强势登陆美国的资本市场,成功上市。

失意 

对比在PC互联网时代取得的成就,360在移动互联时代则稍显沉寂和落寞。

在搜索市场败给百度一直让周鸿祎耿耿于怀。360公司在美国上市之后,周鸿祎便开始囤积粮草,为搜索业务招兵买马。

经过一年左右时间酝酿,2012年8月,“360搜索”正式上线。2015年1月,360将搜索业务升级为“好搜”,但是没过多长时间便再次恢复原名。

通过捆绑浏览器等手段,360搜索实现对搜狗搜索的超越,但依然问题重重。一方面,百度已经成为搜索市场绝对的霸主,尽管360名次靠前,但是依然无法撼动百度的统治地位;另一方面,随着移动互联兴起,PC搜索日渐式微,360却并没有站上移动搜索的风口。

在移动互联时代,手机已经成了最主要的入口。就在“360搜索”上线的同一天,雷军在798艺术区举办小米2新品发布会,在智能设备上持续发力。

在搜索市场耗费大量精力后,周鸿祎也开始布局智能手机。不同于小米、华为的自主研发,360先后与阿尔卡特、海尔、夏新等厂商合作,推出针对360用户的特供手机。

由于没有核心技术,这些特供手机的用户体验一言难尽,在智能手机市场如昙花一现,并未掀起太多波澜。

2014年,周鸿祎再度出手,两次累计投资4.5亿美元与酷派成立合资公司奇酷,并在圣诞节发表了那篇著名的战斗檄文:《带上AK47,跟我到南方做手机去》。

屡败屡战,屡战屡败。出发时虽踌躇满志,归来时却黯淡无光,由于高通芯片以及乐视入局酷派搅局等问题,360的手机业务再次折戟。

在这期间,智能手机行业迅速发展,手机出货量进一步向头部品牌商集中,苹果、三星国外品牌牢牢占据市场,华为、小米、OPPO等国内厂商也不断蚕食其他厂商的生存空间。

2018年,360发布新款手机之后,再无任何实质性动作。不久,周鸿祎亲自表态退出智能手机市场,几经周折,兜兜转转,360手机业务最终回到了原点。

除了搜索和手机业务,360在其他领域亦多有碰壁。

新媒体方面,2016年360与北京电视台联合上线北京时间,旨在通过强大的运营以及新闻采编团队,打造视频版的今日头条。不过面对几近饱和的市场,北京时间并没有太多优势。三年过后,360从北京时间撤资。

视频直播方面,2015年360旗下的花椒直播上线。花椒直播上线不久便吸引了众多用户,但是在2017年、2018年花椒直播因为内容违规被两次约谈整改。整改过后,发展一落千丈,逐渐从主流视频直播掉队。

曾经,周鸿祎总喜欢带领360以挑战者的姿态出现,却在移动互联时代错失一个又一个机会,眼睁睁的看着以今日头条、拼多多为代表的一众互联网新贵逆袭崛起。

回归 

2018年2月,360借壳江南嘉捷正式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敲锣上市,历时近三年的运作,360成功回归国内A股。

从纽交所到上交所,不仅仅是上市地点的改变。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很多人感慨360失去了西方资本市场的青睐,但周鸿祎却表示,网络安全公司要与国家利益保持一致。

360凭借个人网络安全起家,在PC业务趋向饱和,多元化发展受挫之后,360重新将目光转向到了自己的老本行——网络安全,只不过目标客户已经变成了政府机构和企业。

回归一年之后,周鸿祎与昔日的战友齐向东分家。齐向东曾经与周并肩作战,带领子公司奇安信深耕政企安全服务市场。分家之后,360公司从奇安信收回品牌、技术和数据,正式切入政企服务市场。

2019年9月,周鸿祎在北京宣布,政企安全战略进入新时期,360公司将聚焦网络战的侦测与阻断,提升网络安全综合能力,其政企安全新团队也于同日同台亮相。

一个细节,就在360宣布政企安全新战略的同月,经过现场投票,周鸿祎当选中国计算机学会计算机安全专委会副主任。

回归政企网络安全服务之后,360公司多点开花,屡屡斩获政府订单,收益颇丰。

2019年6月,360中标重庆市合川区网络安全协同创新产业园一期项目,中标金额2.395亿元;

2019年12月,360中标天津高新区网络安全协同创新产业基地项目,中标金额2.51亿元;

2020年4月,360中标青岛网络安全产业基地项目,中标金额2.5亿元。

就在去年,360公司还在科技部“十大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评选中成功入围,凭借“360安全大脑”成为网络安全领域唯一一家入选公司。

除了与各级政府紧密合作,360公司还与中科曙光、科大讯飞、中国信通院多家国内机构牵手,共建网络安全平台。

在最近的公司年报中,360首次将“安全及其他业务”收入单独列示,相关收入高达4.73亿元,同比增长超过70%,这其中政企安全业务贡献了主要收入增量。

结语 

360公司初创,恰逢PC产业大爆发,周鸿祎幸运的淘到人生第一桶金。从美国退市回归A股,周鸿祎又再次搭上国家网络安全这艘大船。

可以说,在360发展的每一个阶段,公司的兴衰与沉浮,都与这个时代的大背景密不可分。而360公司的风云往事也再次验证了那个颠扑不灭的千古真理:

一家企业的命运,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