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真实故事说明自由市场经济不是万能的

该结论可能会引起自由市场经济捍卫者的不适。

先说结论,如题。该结论可能会引起自由市场经济捍卫者的不适。

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疫情期间,口罩“一罩难求”,可是朋友圈里,微商在卖口罩、搞旅游的在卖口罩、做金融的在卖口罩、干物流的在卖口罩、干工程的也在卖口罩。但是很奇怪,药店、超市、医疗供应商却都说断货,没有口罩。

最近,一个朋友给一见君举了一个例子:

首先,有一个人,从国外或者某厂预定100万个口罩,这个口罩的成本价假设是2元,预定好以后,他以2.5元的价格放出去。于是,大家纷纷打钱,这时候他成功融资250万。

然后,这个人拿其中的200万出去订货,等一个星期后,100万个口罩到货了,这个时候就是现货了,现货可不能以2.5元的价格卖了,于是乎,他就以4元的价格卖出,大家纷纷打钱,400万到手。

再然后,他告诉前面2.5元买口罩的人,没货了,退钱吧,于是把250万退掉,净赚200万。他花的成本是多少呢?——0元。

这些投机分子利用市场需求做时间差交易,趁机坐地起价,最后埋单的仍然消费者。

自由市场经济捍卫者经常撰文、辩论、演讲时提到:把政府干预这只看得见的手收起来,让市场那只看不见的手自由发挥,甚至有人认为,自由的市场经济是万能的。

不过,事实证明自由市场经济并不是万能的,自由市场经济的缺陷在疫情期间暴露的更加明显。

来讲一个发生在每个人或许经历事情: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口罩成为必需品,有些经营者借此机会来哄抬价格,有些经营者销售假冒伪劣的口罩进行非法牟利,发国难财。

来看一个案例,3月23日,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对上海首例疫情期间哄抬口罩价格非法经营案开庭审理,案件讲了一位上海某工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和实际经营者谢某今年一月份以5.125元/盒的价格购入一批一次性使用无纺布口罩(规格:50只/盒)并在其公司的淘宝企业店铺销售。

1月23日至1月29日期间(国内疫情爆发期),谢某和所在单位抬高口罩价格,将正常售价7元/盒的上述口罩,涨至21元/盒至198元/盒不等的价格对外销售,也就是说,每盒口罩从合理价格涨价到3倍到28倍不等。

因为在疫情期间,哄抬疫情防控急需物资价格,牟取暴利,违法所得高达16万余元,后来法院认为,谢某严重扰乱市场经济秩序,对其行为以非法经营罪判处。

这只是哄抬价格非法牟利,发国难财其中一个案例。

2月8日,有关部门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据不完全统计,近期12315举报平台收到的举报中,有45%是反映口罩乱涨价的问题。而市场监管总局收到的价格反映问题中,约77%也是口罩乱涨价的问题。

假如按照自由市场经济捍卫者结论,一切都靠经济学里说的“看不见的手”来监管市场,政府啥也不管,那么,倒霉的只会是没有钱的穷人。

自由市场经济或许是最有效率的,使总剩余价值最大化,但一个有效率的结果实际上是不公平的,尤其对于穷人,所以自由市场经济不是万能的。

在一见君看来,在市场作用(看不见的手)和政府作用(看得见的手)的问题上,“看不见的手”固然重要,但是不能只强调市场化、而忽视政府作用,市场和政府缺一不可,这样才能实现经济的良性发展,穷人才能有保障,否则穷人连个口罩都买不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