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十年,王兴终低头

4月11日,王兴发了一条意味深长的饭否:“我好像还不曾站在陨石坑里感受过人生。”

就在前日,广东餐饮协会发布《广东餐饮行业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炮轰美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疫情期间佣金不降反增,不顾“复工复产”大局。

接下来的几日,包括半月谈、央视在内的官媒点名批评美团。“将全行业链条的明天紧紧攥在自家手心,这种做法既不厚道也不明智。”

4月18日,美团妥协,与广东餐饮协会发布联合声明:双方达成共识,美团将继续向优质商户返还佣金。

从事件之初的极力辩解,到后了有了“大局观”,美团在进化,王兴也在进化。

 乱战 

在此之前,美团的成长史中鲜有妥协、低头,都是在王兴“纵情向前”的理念号召下乱战、突围、一路狂奔。

王兴在创办美团之前已经有过几次创业史。

从美国留学归来后,王兴曾创办了两个社交网站“多多友”和“游子图”,虽然吸引了不少用户,但是没有找到商业化变现的途径,最后无疾而终。

2005年,王兴再次布局校园社交,创办了校内网。短短几个月时间,校内网用户量暴增。但是因为没钱购买服务器和宽带,后来无奈将校内网转卖给千橡互动的陈一舟。

两年之后,王兴创办饭否网,这也被很多人称为中国微博的鼻祖。不过这次创业依旧折戟,两年之后,饭否网因为敏感言论被关停整改。

500多天后,饭否网整改完毕,再度回归。不过此时,新浪微博稳稳占据市场第一,已经没有饭否的立足之地了。

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2010年,王兴创办了国内的团购网站——美团网,也同时开启了美团的十年江湖之路。

有人曾经归纳过王兴创业的特点:一是善于总结,每一次创业都会总结上一次的失败教训。二是学习模仿,从校内网到饭否网,都能看见国外网站脸书和推特的痕迹,在创办美团网时,王兴同样模仿了国外团购网站Groupon。

前几次创业时,王兴都是引领风气之先,少有竞争对手。此次创办美团,王兴却并没有占得先机。

在美团创办的前后,已经有了拉手网、窝窝团等若干团购网站。在当时的互联网世界,团购还是一条新赛道,谁都期望能在团购领域甩开对手、一骑绝尘。

其后不久,刚成立两年的Groupon申请上市,估值高达250亿美元,令旁观者瞠目,让后来者眼红。

在资本的加持下,国内团购网站也迎来了爆炸式的发展。在最高峰时,团购网站多达5000多家,几乎全部有流量的网站都推出了团购项目,史称“千团大战”。

千团大战烧钱无数。2011年,国内的团购网站融资已经超过70亿元,不计成本的烧钱推广、补贴成了当时许多团购网站的不二选择。

千团大战战况惨烈。2012年,Groupon网站股价跳水,国内的资本也收紧了钱袋子。经过数月大战后,超过半数网站关停倒闭,只剩不到1000家存活,王兴的美团是其一。

好风凭借力。在这次史无前例的千团大战中,王兴充分利用了资本的力量,多次融资补充粮草弹药。再加上自身管理有方、执行有力,终于战胜无数对手,在激烈的市场之中站稳了脚跟。

千团大战在中国的创业史上也刻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它打开了一种新的企业发展模式:通过前期资本投入快速催生一个行业,又通过市场迅速淘汰一批企业,最终留下少数像美团一样的寡头垄断获取超额利润。

日后,滴滴与快的合并,共享单车的兴衰,都与这种“烧钱”模式有着莫大的联系。

 突围 

团购远不是美团的终点,王兴在互联网O2O领域有着更大的企图与野心。

对内,美团开始孵化其他生活频道。

在千团大战尚未完全结束的时候,王兴就于2013年成立了美团外卖。几年之后,外卖成为美团最重要的业务单元,其贡献的收入也已经占到了集团的半壁江山。

除了外卖,美团还切入了酒店旅游的赛道。2015年,携程入股艺龙、同程,并购去哪儿网,一时风光无二、大杀四方,成为当时酒店旅游领域的老大,地位无人撼动。

而就在一年之前,美团的酒店事业部悄然成立。美团实行差异化竞争,从年轻人中寻得突破口。同时,美团本身的用户量大,较携程网有着天然优势。很快,美团便从携程抢走大块市场蛋糕。至2019年下半年,美团的酒店预订占比高达51%,全线超过携程网。

美团在电影票务上的成功亦为外界所津津乐道。美团最早推出的是“美团电影”,不久更名为猫眼电影并独立运营。猫眼电影不止专注电影票销售,还参与影片投资、制作与后期发行,与影片深度捆绑融合。

现在,猫眼已经是中国最大的电影票务销售平台,在影院平均每售出三张电影票,就有一张出自猫眼。

对外,美团走上了并购扩张之路。

2015年10月,在投资方的撮合下,美团与大众点评并购。并购之前,美团和大众点评分列O2O行业的前两名,长期厮杀不断;并购之后,双方握手言和,成为行业领头羊。

2018年4月,美团帝国版图再添一角。美团耗资27亿元美元全资收购摩拜。尽管这在一定程度上拖累了美团的财务报表,但收获了超过2亿的用户。

通过一系列操作,美团打通了任督二脉,各大业务板块之间密切联系、互为犄角,在互联网的竞技场上成功突围。

2018年9月,美团在港上市。不足两年时间,美团市值便攀升至5000亿元,超越京东、百度等一众老牌互联网巨头,跻身新贵。

 恩怨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恩怨。

一山难容二虎。在外卖市场,不得不提的便是美团外卖和饿了么之间的缠斗。

饿了么成立于2008年,比美团布局外卖市场早了足足五年。为了抢占份额在市场立足,美团与饿了么展开贴身肉搏,从提高用户补贴到发展配送服务,从流量引导到数据支持,不一而足。在竞争后期,甚至经常在网络上爆出双方外卖员互相殴打、“逼迫”商家签订排他合作协议的新闻。

另外一家与美团恩怨不断的则是阿里。

美团与阿里曾经有过几年的蜜月期。在美团创业前期,阿里出钱、出人,不仅领投了对美团的投资,甚至美团的首席运营官干嘉伟也出自阿里,以至于许多人都将美团视作“阿里系”。

蜜月期没能维持多久,双方的嫌隙便开始出现。2015年美团并购大众点评时,曾期望新公司能像滴滴合并快的一样,得到阿里和腾讯双方的支持和增资。

不过,阿里却始终认为滴滴快的合并是个失败案例,坚持要求美团在阿里和腾讯之间二选一。

权衡之后,美团王兴最终拒绝了阿里,转身而去,投向腾讯的怀抱。多年以后,王兴评价阿里,“如果他们各方面做得更有底线一点,我会更尊敬他们。”

而美团与阿里之间的关系,也由战略合作走向全面对抗。

首先是旗下产品的短兵相接。围绕本地生活服务,美团分别推出了大众点评、猫眼电影、摩拜单车、小象生鲜、美团酒店、美团打车等若干产品,而阿里则推出了口碑网、淘票票、哈罗单车、盒马生鲜、飞猪旅行、高德打车等,与美团针锋相对。

其次是各自结成联盟抗衡。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傍身腾讯之后,美团与腾讯在微信钱包、小程序、腾讯地图等多个内容上展开合作,流量和人气大增。

阿里亦不甘示弱。2018年4月,阿里巴巴联合旗下蚂蚁金服以95亿美元对饿了么完成全资收购。彼时,饿了么与美团激战正酣。

收购完成后,阿里整合资源加大对饿了么的倾斜,分别在手机淘宝和支付宝为饿了么开通入口,直接进攻美团最核心的外卖业务。

 能伸能屈 

美团与饿了么的竞争最终演化为与整个阿里的正面冲突。

去年3月28日,王兴在接受《彭博商业周刊》采访时称,“仍然认为他(马云)有诚信问题”。

王兴称,马云在未获阿里巴巴董事会批准的情况下剥离了其数字支付业务支付宝(Alipay),此事对中国商界领袖在全球的声誉造成了持久伤害。

点评一出,立刻在互联网圈引起轩然大波。

去年7月16日,王兴出现在《新闻联播》画面上,参加政府高层主持召开的经济形势专家和企业家座谈会。

穿着白衬衫的王兴就座在政府高层的右边,之间只隔4个人。显然,这不是一个普通企业家能得到的位置。

对于王兴来说,这是他的高光时刻。

今年3月30日,美团公布了2019财年年报,营收同比增长49.5%,其中美团外卖贡献过半,十年来首次实现全年盈利。

3月份恰是美团成立十周年。经过十年的杀伐征战,不管是王兴本人还是他领导的美团,都成功逆袭,成为仅次于阿里、腾讯的互联网巨头。

不过,“疫情涨佣”事件给美团好好的上了一课:“平台越大,责任越大”,巨头要有巨头的责任。

在给公司十周年纪念的内部信中,王兴写道:“既往不恋,纵情向前。”

其实,在接下来的十年,王兴应该懂得“大平台要有大局观”,有时候适当低头,也是承担责任的一种表现。

Default image
一见君
一见财经首席内容官

One comment

  1. 团帝国版图再添一角。美团耗资27亿元美元全资收购摩拜。尽管这在一定程度上拖累了美团的财务报表,但收获了超过2亿的用户。美团王兴最终拒绝了阿里,转身而去,投向腾讯的怀抱。多年以后,王兴评价阿里,“如果他们各方面做得更有底线一点,我会更尊敬他们。”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