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口罩之王

湖北有付立新、邓连华这样的口罩之王,但在此次新冠肺炎之前,他们的名声在国外。

2003年,“非典”肆虐,一次性口罩一罩难求。

5年后,“禽流感”爆发,口罩再次成为紧俏之物。

两次危机,将湖北省仙桃市彭场镇送上“国内最大的无纺布产品生产基地”宝座,这里的无纺布外贸出口曾占据国内同类产品60%以上的份额。

在彭场镇,一个人被称为“彭场镇的老板”,他叫付立新,现在是湖北新发集团董事长。2005年3月,仙桃市无纺布行业协会成立,付立新出任会长。

另一个人是邓连华,他是仙桃市嘉华塑料制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和付立新差不多时间出道,后来走上“公私合营”之路,也是该镇无纺布巨头。

谁是付立新?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在湖北武汉爆发,口罩、防护服再次短缺,对于付立新,鲜为人知,而他的产业就在湖北。

在无纺布领域,付立新是大佬级人物,也是当地政府部门的座上宾,在某论坛上,他被称为“彭场镇的老板”,该镇是仙桃无纺布产业的发源地。

付立新的公开报道不多,最全面的来自于当地媒体—《仙桃新闻》。

1986年,彭场国营校办编织厂偶然得到沿海地区外贸公司的一批无纺布订单,这批订单顺利交货后,外贸公司的订单逐渐增多。

1987年,当地政府专门成立了一家做无纺布制品的集体企业,为江浙外贸公司加工无纺布制品,主要生产袖套和鞋套两种产品,无纺布原料来自山东淄博。

20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彭场镇工艺草席总厂、毛织厂、服装厂因为主业不景气,也开始搞“副业”,生产钱布袋、一次性鞋套、无纺布圆帽、浴帽、防护服等。

当时,付立新是镇工艺草席总厂业务厂长,试探性的“搞副业”让他看到了机会。

1992年4月,付立新辞职,用仅有的6000元创办了新发塑料厂。

湖北日报2014年在一篇题为《探秘仙桃彭场镇湖北小镇成全球无纺布产业龙头》的报道中称,付立新下海后,与彭场镇约法三章,不动用原有的所有相关资源。

半年后,经朋友介绍,付立新的新发塑料厂拿到一笔东莞台资无纺布企业的订单—加工鞋套出口。这是他的第一桶金。

曾任彭场镇镇长、党委书记的杨建国后来回忆称,当时(90年代)全国也有不少无纺布的基地,很多都比仙桃做的大,后来大家一商量,必须把无纺布产业壮大起来。

于是,仙桃市委出台了支持发展民营经济政策。1995年,彭场镇委、镇政府把42家镇办企业全部推向市场,实行公营企业民有民营,迅速给企业带来活力。

这时候,付立新创办的新发塑料厂已经在市场上打拼了3年多,成为彭场镇有名的民营企业。

原彭场镇党委书记雷育武回忆,当时无纺布企业既要有满天星的小企业,也需要规模很大的巨型企业,所以就把付立新的新发公司作为全市的巨人企业进行培植。

1996年,彭场镇诞生了不少千万富翁。四年后,彭场已经培养出了4个亿万富翁、26个千万富翁,而百万富翁不计其数。这些富豪中,付立新堪称典范。

2011年,付立新当选为仙桃市第八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此外,付立新还是仙桃市总商会副会长,企业家联合会副会长,湖北省总商会执委。

到2014年,经过22年的扩产,付立新创办的新发集团已经有4个工厂,实现产值16亿元,完成销售额4亿元,出口创汇5000万美,成为全球第三大无纺布民企巨头。

当年8月,仙桃市非织造布产业协会成立,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会长李陵申和市委书记冯云乔为协会揭牌,付立新当选协会会长。

曾在彭场工作数年的仙桃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胡先平介绍:“彭场无纺十强的掌门人,有一半是老付的徒弟。”

仙桃市政府官网上一条新闻显示:去年1至9月,新发公司完成外贸出口7000多万美元。整个仙桃市出口额为2.1亿多美元,一个新发公司就占了三分之一。

和国内绝大多数企业一样,公司做大了,都是要进军地产和金融的。早在2011年8月,付立新就成立了仙桃市立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邓连华其人

与付立新不同,邓连华更懂得“合纵连横”,他引入大国企中国恒天集团,组建了恒天嘉华,不管是资本实力还会技术实力,都超过了付立新。

邓连华的产业版图也更大,除了老本行无纺布产业,他也涉足了房地产业,同时进入金融领域,是仙桃农村商业银行董事。

2018年7月3日上午,湖北省政协主席徐立全到恒天嘉华调研,邓连华陪同(右)

在仙桃无纺布行业,邓连华和付立新都是“大人物”,但二者的交集极少。

2018年5月28日,付立新的新鑫无纺布制造公司从美国揽回一份大单,付立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了邓连华:“我感谢客户,也感谢同行。前者是上帝,后者是加速器。”。

湖北日报在一篇报道中称,付立新说的“同行”就是邓连华。

关于邓连华的早期经历,湖北当地媒体报道的并不多,只知道他是靠卖油壶、衣架起家的。

事实上,邓连华进入无纺布产业的时间也不晚,2003年就注册成立了仙桃市嘉华塑料制品有限公司,2006年,嘉华无纺布投资5000万元,新上三条德国莱芬纺粘法无纺布设备,年销售额达1亿元。2009年,嘉华塑料又投资1亿元,建设了现代化厂房,引进SMMS生产线。

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严重依赖出口的仙桃无纺布产业受到重创,企业订单减少。为了应对业务下滑,很多企业开始出口转内销,但单个无纺布企业因体量不大难以得到充分融资的支持。

另外,即便能得到银行的资金支持,但因为资金成本较高,也让很多企业望而却步。于是一些企业试探着接受大企业的股权投资,获得资金。

这样的背景下,邓连华找到了中国恒天集团。该集团是全球规模最大、品种最全的纺机企业。

2011年,邓连华以自己创办的仙桃嘉华塑料制品公司为股本,与中国恒天集团合资成立中国恒天嘉华非织造有限公司,引进了全球第三条、亚洲第一条德国莱芬SSS双组份生产线,并组建非织造新材料研发中心。

当时,很多人说,邓连华让央企控股是拱手让出了自己多年经营的业绩。但邓连华说:“一个连汉江都游不过去的人,哪能横渡英吉利海峡?市场竞争这么激烈,一个小作坊能走多远?我就是给央企打下手,也要坚定不移走下去。”

邓连华和央企的“联姻”让付立新受到“刺激”,他意识到无纺布行业要由“速度领跑”转向“质量领先”。此后,付立新投资超过15亿元,用于设备更新换代。

在邓连华和付立新的“刺激”下,仙桃的无纺布老板们纷纷走上提档升级之路。2018年,仙桃市无纺布产值达263.72亿元。

恒天嘉华成为仙桃无纺布产业的“分水岭”,也让邓连华比付立新有更多机会走向聚光灯下。

2012年5月25日,邓连华入选仙桃市第三届十大经济风云人物,评选主委会给邓连华的颁奖辞是:小小无纺布,托起百亿大产业。牵手央企,打造亚洲一流无纺布产业基地。

无纺布之王被重用

2020年初的新冠肺炎疫情再次让仙桃的无纺布产业走向前台。“多生产一件防护服,医护人员安全就多一份保障。”

为了支持仙桃企业扩大生成,1月28日,仙桃市银行机构发放1.6亿元贷款,支持相关企业满负荷生产,仙桃新发塑料制品有限公司在列。

不过,获得贷款额度最大的是恒天嘉华,农业银行短短两天内给其提供紧急信贷1亿元。

2月7日,在前期已发放1.6亿元疫情贷款基础上,仙桃银行机构给恒天嘉华、智霖医用、瑞鑫防护等重点企业发放专项再贷款2.17亿元,利率不高于3.15%。

2月4日,仙桃市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无纺布企业生产秩序工作的情况说明》,公布了《仙桃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企业生产组》企业名单。

仙桃市疫情防控物资重点生产企业名单共60家,付立新的新鑫无纺布有限公司位列其中。配套企业20家,恒天嘉华非织造布有限公司在列。

在此范围之外的其他无纺布生产企业,一律被要求严格按照湖北省规定停工停产至2月13日24时。而当地大批从事外贸订单生产的无纺布企业,因过去并未申请内销所需的相关资质,都成为停产整顿的对象。

仙桃市政府相关负责人解释称,仙桃市目前共有生产各类应急防护物资企业113家,这些企业主要是外贸企业,未取得医疗器械生产许可证、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不能在国内销售,只能外贸出口。

“这一次疫情来袭,暴露出了我市在医用防护服生产链上存在严重不足,没有企业能真正生产医用防护服,没有自己的品牌。”这位负责人说。

湖北有付立新、邓连华这样的口罩之王,但在此次新冠肺炎之前,他们的名声在国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