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大江大河四十年

2019年8月26日,是深圳特区成立三十九周年纪念日。今年,也是深圳市建市四十周年。

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在深圳改革开放四十年的进程中,既有乘风破浪的喜悦,也从不缺少惊心动魄的瞬间。

四十年来,深圳的发展恰如奔流不息的江河,虽有蜿蜒曲折,却仍然一路奔腾,汹涌向前。

 1

“1979年,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

1978年夏天,超强台风中心经过宝安县。这次台风带来了巨大损失,导致农田被淹40万亩,房屋倒塌500多间,多人受伤死亡。当年的自然灾害比往年更多,这也导致了更多人从宝安县逃难泅渡至香港。

为了从根本上堵住逃港风,当时主政广东省的领导人提出要发展经济,“要把我们内地建设好,让他们跑来我们这边才好”。

同年10月,广东省随即上报了《关于宝安、珠海两县外贸基地和市政建设规划设想的报告》,提出要积极发展来料加工、装配业务和建材工业,建设旅游区和城市。

几乎是在同时,中央另外一队人马也奔赴香港。受交通部委托,时任招商局副董事长的袁庚前往香港,调查并撰写了《关于充分利用香港招商局问题的请示》,提出要利用香港外资开发内地。而当时的设想,就是在深圳蛇口筹建工业开发区。

两条并行的河流在1979年完成了碰撞交汇,水花激荡,冲刷着历史的河堤。

1月,随着在深圳南头半岛的一声炮响,蛇口工业园正式破土动工。

3月,国务院正式批复宝安撤县改市,同时更名为深圳市。

在蛇口工业园筹建之后,一个更大范围的“特区”设想也被提升了日程。次年8月,全国人大通过《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批准在深圳市南部划出327.5平方公里的区域试办经济特区,这也就是最早的深圳特区。

在南海边画的那个圈,究竟圈的是深圳市、是深圳特区,还是蛇口工业区,已经无关紧要,但这个圆圈标记了中国改革开放的起点:深圳市成为最早的开放城市之一,深圳特区成为改革的试验田,而蛇口工业园则作为“特区中的特区”,伴随着两万名基建工程兵的援助建设,开始了艰辛的探索。

一缺少技术,二缺少人才,三缺少资金,当时开发蛇口的袁庚带领特区的先头部队奋勇争先,拿下了改革开放后的多项第一:成为中国第一个外向型经济开发区,第一个实行绩效工资,第一个面向全国招聘人才……

当时袁庚挂在嘴边的一个口号就是,“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若干年后,在评选影响深圳的十大标语时,这句代表了改革开放初期深圳人分秒必争、效率至上的口号毫无悬念的高居榜首。而袁庚本人,虽然已经去世多年,仍然在2018年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被授予“改革先锋”荣誉称号。

参照“蛇口模式”,深圳特区亦通过创新来料加工、补偿贸易等合作方式,迅速找到了合适的发展路径,实现了初期的迅猛发展:1979年建市之初,深圳全市生产总值不足2亿元,至1989年则增长为116亿元,十年间增长了接近60倍,期间除了1986年每年的增速均超过30%,创造了世人惊叹的“深圳速度”。

在这期间,深圳同样孵化了大批初创企业:1984年,王石用倒卖玉米赚来的钱成立了“深圳现代科教仪器展销中心”,也就是万科的前身;1987年退伍军人任正非则怀揣2.1万元创立了华为,主营业务还是代理销售交换机;同年,脱胎于蛇口工业区内部结算中心的招商银行也挂牌成立……。

如同在春天播下的种子,这些初创企业沐浴阳光,汲取养分,并在日后长成参天大树。

不过在那个年代,人们对于改革开放的态度还稍显保守。少有人知道,最早的特区只占不到深圳全市六分之一的面积,出于各种考虑,1982年6月,在深圳特区与非特区之间用铁丝网架起了一道特区管理线,也被称为“二线关”,将深圳一分为二。

伴随着争议和分歧,1984年邓小平为深圳题词,“深圳的发展和经验表明,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几乎等同于为深圳取得的成绩盖棺定论。深圳这条大船,得以继续向前航行。

 2

“东方风来满眼春”

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深圳特区报就以《东方风来满眼春》发表了著名的新闻通讯。这篇新闻的发表,也成了九十年代初期思想解放运动中的代表性事件。

10月,党的十四大在北京召开,明确提出要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中国的改革开放进入新的历史阶段,对于深圳的发展,亦带来了更加深远的影响。

这一年,中央还同时出台了《有限责任公司规范意见》和《股份有限公司规范意见》,为个人创办公司创造了更多便利条件。很多人从政策风向的调整中嗅到商机,而1992年也成为他们人生的分水岭。

1992年,已经任蛇口工业区副区长的武克钢选择了辞职下海,一手创办了“通恒”。

许家印同样选择在这一年从河南老家辞职,进入深圳的一家贸易公司打工。虽然许家印后来北上广州创立了恒大地产,可是深圳仍被视为他事业的起点。2017年,恒大则是重新将总部迁回深圳,实现了回归。

1995年,王传福从北京南下,以250万元在深圳注册了比亚迪实业。

1998年,马化腾成立了腾讯公司,拥抱互联网创业的大潮。

……

成立的时间有前有后,从事的产业各不相同,但是他们却不约而同的将事业的起点选择在了深圳。这座年轻的城市,被视为创业者的乐园,无数怀揣梦想和激情的年轻人穿越“二线关”,进入到特区。

这十年间,深圳的金融行业也驶向了急速发展的快车道。

其实,早在1988年深圳市就出现了证券市场的萌芽。

1988年4月,深圳发展银行在特区证券公司的柜台上开始了最早的证券证券交易,随后几家深圳本地企业也陆续发行股票并上柜交易,深圳证券市场的雏形开始形成。

1990年12月,深圳证券交易所试营业,不过稍显尴尬的是,四个月以后深交所才取得人民银行的“准生证”被批准成立。

深交所的成立极大地便利了本地企业上市融资,以万科、平安保险、招商银行等为代表“土生土长”的本土企业快速崛起,并借助资本市场的东风在全国范围内攻城略地。同时,深交所的影响也向全国辐射,作为中国境内“唯二”的证券交易所,外地企业也纷纷选择在深圳进行证券发行交易。

交易买定离手,资本汇通四海。至1999年,深圳市的银行、保险、证券机构、金融从业人员的数量和质量都位居全国前列,一个区域性金融中心呼之欲出。

此时的深圳,如同意气风发的少年,鲜衣怒马,被大家寄予了太多的厚望,但同时也被赋予了太多的想象。归国不久的年轻学者胡鞍钢却迎头浇上一盆冷水。在中央党校给省部级领导讲课时,胡鞍钢直言,深圳特区之“特”在于无限制的享受了优惠政策,妨碍了公平竞争。随后又接连发文,并在一些中西部地区的领导之间引起共鸣,再次将“深圳模式”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

最终在高层的干预下,这场争议被暂时平息,一切看似归于平静。但水面之下依旧暗流涌动。谁都不会料到,一场更大范围、更深层次的大讨论正在悄然酝酿。

 3

“深圳,曾经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曾经是中国最具活力的城市,曾经创造了诸多奇迹的经济特区,曾经是光芒四射的年轻城市,但到现在似乎已黯然失色”

2002年,网友“我为伊狂”在人民网强国论坛上发表了一篇万字长贴——《深圳,你被谁抛弃》,以朴素的平民视角问诊深圳,感情真挚却又剖析准确,直戳深圳最敏感的痛点。

进入二十一世纪,深圳陆续遭遇到了一些发展上的瓶颈:

2000年10月,深交所被暂停新股发行。随之而来的是资金的外流和交易的萎缩,大量资金纷纷调转方向,北入上海。而在2001年设立的基金公司,除了一家落户广州外,其余全部落户上海。

紧接着,沃尔玛将大中华区采购中心总部搬离深圳。更有传言平安保险和招商银行也要将核心业务撤出。

尽管在2001年,深圳市仍然取得了13%的增速,但这已经是深圳自1979年建市以来排名倒数第二的速度。

资本骤减,企业外迁,增速放缓,深圳疲态初显端倪,空气中竟感到丝丝寒意。一段时间以来,关于深圳模式的争议,关于长期积累的问题矛盾,关于深圳未来向何处去的疑虑积累发酵,而此时,这样一篇文章的出现恰好引爆了深圳全体市民的情绪。通过网络媒体,这篇文章获得了广泛的传播,犹如深水炸弹般在深圳引起广泛热议和讨论,更为夸张的说法是,这篇文章被打印出来,贴在深圳市每一个委办局一把手的桌旁。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面对现实中的困境,面对各种各样的质疑,深圳并没有像鸵鸟一样把头埋起来。通过媒体的搭桥牵线,时任深圳市长的于幼军找到作者,开诚布公地展开了两个半小时的平等对话。同时,深圳市也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了大讨论,对深圳存在的问题进行全面审视和反思,并为未来的发展建言献策。2003年国务院调查组专程到深圳进行调研,再次约谈作者,部分内容被整理成内参报送北京高层。

而这次舆情处置,也展现了深圳的胸襟和自信:就跟脓疮一样,只有戳破了让脓水流出来才能更快地痊愈,而不是捂着盖着任由它腐烂。——而这,也是深圳精神的内涵代表之一。多年以后,一批又一批的地方考察团以“取经”的名义奔赴深圳学习交流,有人学到了里子,躬身自省且广纳谏言;有些人却只学到了面子,高喊口号却无动于衷。

在随后的几年中,深圳都显示出了极强的自我调整和适应能力,无论是产业迭代还是科技进步,步伐从容而稳健。

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前夕,深圳便开始了产业上的的“腾笼换鸟”。对技术含量高、资源消耗少的企业重点扶持,在规划用地、税收政策上均给予大力支持。

根据2009年的深圳市政府工作报告,深圳市第三产业比重在上一年度首次超过第二产业,高新技术产业成为深圳抵御世界性经济危机的重要力量,全年实现高新技术产品产值8711亿元,增长14.6%,其中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占59.1%。虽然深圳的外向型经济占据了重要地位,不可避免的受到金融危机的冲击,但是深圳提前谋划、积极应对,率先从危机中恢复了元气。

而深圳的企业也在不断蓄积能量,在经营业务和模式上进行布局调整,开拓新的战场。2004年,华为成立海思半导体公司,正式进军芯片领域。2006年,已经在手机电池领域成功的比亚迪不顾同行的嘲笑,将产业的触角伸到个人消费汽车,发布了第一款三厢轿车。因为屡屡抄袭竞争对手而饱受诟病的腾讯,也奋起直追,加快了自主创新的步伐。

沉舟侧畔,千帆驶过。躲避着各种暗礁和险滩,深圳驶向了更广阔的蓝海。

 4

“希望多年以后回望,看到自己在世界中心的漩涡里中流击楫,浪遏飞舟,有那么一朵小浪花,自我的木浆击出”

现在来看,谁也没有把深圳抛弃。相反,通过不懈的艰苦奋斗和开放创新,深圳又再一次站到了世界舞台的中央。

今年的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发表声明,将华为列入美国的“实体清单”,禁止华为未经批准从美国购买技术。六天之后,大疆无人机也被列为美国的“实体清单”。

尽管不愿意看到被制裁,但这却从另外一个侧面反映了深圳的科技发展水平。华为和大疆都注册在深圳市南山区的粤海街道,除了这两家高科技企业,这条街道还诞生了大族激光、迈瑞医疗、金蝶软件等国内外知名科技企业。据统计,这条街道共有高新技术企业946家,独角兽企业9家,上市企业85家,也因此被网友称为“宇宙最强街道”。

粤海街道取得的成绩,只是深圳样板的一个缩影。迈入新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深圳不仅没有放缓脚步,反而以更宽广的视野、更高远的目标、更有力的举措砥砺前行,对内改革,对外开放,无论是深度还是广度都远超从前。

首先是开放范围的不断扩大。2010年,国务院批准了深圳市关于扩大特区范围的申请,将“特区”这一范围延伸到全市2019.95平方公里,而那道横亘了近三十年的 “二线关”则名存实亡。2018年,这道区分关内关外的特区管理线也最终被撤销。

2017年,深圳与泛珠三角区域内多个省区签订了《泛珠三角区域口岸通关合作协议》,通过深度参与区域口岸合作,以更开放的姿态助力加快融入“一带一路”建设。

中央的十三五纲要明确提出,“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发挥港澳独特优势,提升在国家经济发展和对外开放中的地位与功能”,深圳当之无愧的成为内地与港澳连接的的枢纽。2019年2月,《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正式印发,深圳的对外开放被提升到一个新的层次。

与之相伴相生的则是体制改革的持续创新。2011年2月,作为中国特色现代大学制度试点的南方科技大学正式开学。尽管因为招生日期起早于教育部的批准时间,首届学生毕业之时只能手持南科大自己颁发的学位证书,但这并不妨碍深圳积极探索人才的创新培养模式。

2015年,深圳前海自贸区成立。金融创新方面,在人民币资本项目兑换、深港金融市场互融互通方面深圳被赋予了更多自主权;行政体制改革方面,前海自贸区率先探索法定机构区域治理模式,实行更充分地简政放权。

今年8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再次发布重磅通知,全力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消息如平地惊雷,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作为改革开放窗口的深圳特区再次担负了新的历史使命。

 5

有一种说法,深圳这个名字起源于境内的深圳河。江河浩荡,发源于梧桐山牛尾岭的深圳河,自东向西奔流37公里,横穿整个城市,最终在香港米铺附近翻腾入海。在入海口的方向,是深圳湾,是伶仃洋,是一片更为广袤富饶的海洋,鼓满风帆,吹响号角,深圳再次起航……

Default image
一见君
一见财经首席内容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