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被追征十年社保背后的信号

税改过程中,中国开了一扇窗,同时关上了一扇门。

最近,两则消息备受关注,一则是个税改革后,中低收入者的税负减少;另一则是,社保须按纳税工资缴纳,企业负担加重,员工到手工资减少。

最典型的例子是,江苏常州市裕华玻璃有限公司2007年12月至2017年11月期间欠缴社保费,税务机关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追缴十年社保费用共计200余万元。

这一系列政策背后透露出什么信号?值得深思。中小企业会不会出现倒闭潮,进而引发失业潮风险。

-01-

最近,给企业减税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恒大研究院院长任泽平测算,从2009年起,中国企业的全口径宏观税负就一直高于美国。

从狭义宏观税负看,减税降费在前几年取得效果,但由于“营改增”后加强征管及个税多年未调整免征额,今年上半年宏观税负大幅上升。

数据显示,我国税收收入/GDP比重从2013年的18.6%下降至2017年的17.5%,财政收入/GDP比重从2015年22.1%下降到2017年的20.9%。但是2018年上半年,上述指标分别上升4.4和4个百分点至21.9%和24.9%。

近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确定五大减税领域,将为企业减450亿税负。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要求,全年要为企业和个人减税8000多亿元,为市场主体减轻非税负担3000多亿元。

看起来政府的减税力度也不小,但为何企业感受不到呢?难道是因为企业贪心?

其实并不是,再来看看一组数据。今年上半年,国内增值税33600亿元,同比增长16.6%,企业所得税23928亿元,同比增长12.8%远远超过GDP与个人收入增速。

这说明中国还有减税的空间。

-02-

8月28日,江苏省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发布一则行政裁定书显示,常州市裕华玻璃有限公司2007年12月至2017年11月期间欠缴社会保险费合计201万元,江苏省常州地方税务局第五税务分局作出社会保险费征收决定,对裕华玻璃公司征收社会保险费。在征收决定生效后,因该公司未全部履行缴纳义务,税务机关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该事件出来后,引起热议。一方面是企业对国家减税“不领情”,另一方面,企业的实际负担还在加重。两者放在一起,难免不引起反弹。

说企业负担加重,和我国社保征管体制最近的调整有关。2018 年7 月20 日, 中办、国办印发了《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规定,从2019 年1 月1 日起,各项社保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

此前,税务部门征收个税,人社部门征收社保费,部分企业没有足额为职工缴纳社保。未来由税务部门接受社保费用征收,企业将会失去在两个部门给职工申报不同工资的“操作空间”。

国盛证券的分析认为,推行社保征管体制改革,一是因为一直以来社保费“分征”过程中存在企业逃缴行为;二是因为,社保资金缺口逐年扩大,政府希望强化征管,减少漏缴、少缴现象。

国泰君安宏观团队在9月4日发布的报告中称,社保征管体制改革,最终将明显提高部分中小企业的经营成本,也可能对个人当期可支配收入产生明显负面影响。

社保征收改制虽然对于补充社保资金缺口,改善居民福利具有长远意义,但征管力度的短期显著提升,预计将显著提高中小企业的经营成本、冲击企业利润,对居民当期收入带来负面影响。

据测算,在征管体制改革后,企业与个人将补缴共计近2万亿元。若企业与个人按照当前费率共同承担,将影响企业利润总额13.4%,短期增加企业运营压力。若完全由个人负担,将进一步压低当前居民消费,累计对GDP带来1.5个百分点的冲击。

-03-

世界银行公布的《2018年营商环境报告》显示,中国的企业税负在全球范围内属于较高水平,总税率达67%(企业税负占税前利润的比例),在全球GDP排名前30的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三,仅次于南美“双熊”——阿根廷和巴西。

在征管体制改革之前,中国企业的社保负担已经很重了,如果负担再加重,社保可能成为企业的“不可承受之重”。

国泰君安在报告中称,中国企业社保缴费比例极高,不仅普遍高于发展中国家,而且高于大多数发达国家。对企业而言,社保费用是企业人力成本的重要组成部分,社保费率的高低直接影响着企业的盈利能力和产品的竞争力。

因此,对于很多以人力成本为主要优势的中国企业而言,企业逃缴、漏缴、少缴社保的动机很强。

从上图可以看出,近年来中国企业社保总费率水平持续保持高位,平均来看,当前企业总费率在30%左右。与之相伴,企业用人成本高昂。在此背景下,社保征管效率的提升,对企业的人工成本负担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中国为什么现一边减税一边加重社保负担,最直观的原因就是中国日益严重的人口老龄化问题和养老负担加重的问题。

据预计,2020年,全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增加到2.55亿人,占总人口比重提升到17.8%。中国统筹结合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由于历史转轨成本和人口老龄化的来临,使得养老金未来的缺口将逐步加大。

数据显示,2017年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总收入43310亿元,其中征缴收入33403亿元,全年基金总支出38052亿元,当期征缴收入已经低于当期支出,且资金规模仅相当于当期基金支出的87.78%。

一边是养老基金捉襟见肘,一边是中国企业的实际社保负担较重。以养老保险为例,目前企业与个人的缴费率是28%,而德国养老保险费率的上限是10%,借鉴来看,我国的养老保险费率还有较大下调空间。

今年年初,人社部披露,过去三年多来,我国先后降低社会保险费率4次,总体社保费率从41%降到了37.25%,累计已减少企业成本约3150亿元。

现在来看,这些可能只是毛毛雨,难以解决企业的重负担问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