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生物高俊芳的疫苗江湖

乱世必须用重典,否则类似事件还可能再次发生

如果没有长生生物疫苗造假案,中国的疫苗产业可能不会成为一个全民话题,焦点人物高俊芳还在继续做她的“隐形富豪”。

从财务处处长(1992年之前)到长生生物董事长,高俊芳家族目前财富达到51亿,在吉林富豪排行榜中排名第三。

高俊芳现在获得的钱、权、名都和疫苗有关,这个行业目前在中国是审批制,只有极少的几家公司有生产许可,行业利润率高的惊人。

 01

提起中国的疫苗行业,六大生物制品研究所是绕不开的,分别是北京研究所、上海研究所、武汉研究所、成都研究所、长春研究所和兰州研究所。

这些研究所有很多历史非常久远,比如北京研究所创立于1919年,其前身是北洋政府中央防疫处,研究了中国最早的牛痘、霍乱、伤寒、狂犬病疫苗及白喉抗毒素等。

长春研究始建于1934年,当时东北被日本占领,所以称为“厚生研究所”。1946年被东北抗联接收。

兰州研究所也建于1934年,其前身是原国立西北防疫处,是我国历史最悠久的生物制品研究所之一。

上海、成都、武汉研究所均成立于解放后,后来都成为中国疫苗领域的研究和生产机构。现在六大研究所由国药集团旗下的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统一管理,主要职能是科研。

以六所为基础,国内疫苗市场上衍生出了很多公司,比如天坛生物、长生生物等,除了长生生物目前完全私有化外,很多疫苗研究生产机构都有国家背景。

 02

长生生物在中国疫苗体系中显得有些特殊。

1992年8月,长春研究所与单位所在地长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成立于1988年)共同出资,成立了长春长生。

长春长生主营业务为人用疫苗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是中国首批自主研发销售流感疫苗及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的疫苗企业。

长春长生成立前,高俊芳是长春研究所财务处处长,公司成立后,高俊芳出任长春长生副总经理,次年出任总经理,并兼任董事长。

1993年3月,经长春市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批准,由长春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总公司独家发起,以定向募集方式设立了长春高新技术产业股份有限(集团)公司(长春高新)。

长春高新组建后,核心资产之一就是长生生物,高俊芳出任长春高新总经理。1996年,长春高新上市,高俊芳又到上市公司认副董事长,还兼任长生生物董事长。

掌管长生生物后,高俊芳将所有资源都投入到了生物疫苗项目。她学的是财务和营销,不但自己掌管财政大权,还带着营销团队跑市场。

这为后来高俊芳私有化长春长生生物打下了基础。

 03

2003年12月17日,长春高新一则资产转让公告令舆论哗然。由于“高价不卖低价卖”,而受让一方又是公司高管,转让引起外界质疑。

根据公告,长春高新将以2.4元的价格转让长生生物59.68%的股权,共计2984万股。其中,1734万股转让给董事长兼总经理高俊芳,占长生生物总股本的34.68%。

据《中国经济时报》2014年年初调查,当时有人比高俊芳出价更高,比如福尔生物的董事长贾宝山就报价3元。

“当时有好几家竞买,长春高新的要价是2.5元,并且说还可以再商量,我也不想把价格抬的太高”贾宝山说,他最初得到消息是在7月初,当时云大科技的报价大概是2.2元,高俊芳好像也有收购的想法,报价是2.1元。于是,他也就报了2.2元。

当他贾宝山听说其他买方报价越来越高,就又发函表明自己收购的意向比较诚恳,愿意高于前次报价。后来又听说云大科技一直在报价,已经报到2.6元、2.8元,并且于11月底报到3元。于是他也就在12月初跟着报了3元的价,并且给长春高新发了正式的函。

上述报价也得到了云大科技董秘、分管投资的副总经理邓志明的证实。云大科技是最早介入长生生物股权转让的,早在2003年6月份就已开始和长春高新正式接触。

不过,离奇的是,后来长生生物还是被高俊芳私有化。当时长春高新的解释是:感觉别人报价太高,有点开玩笑的意思。

“截止到10月31日,长生生物的评估价只有1.79元每股,我们开价也才2.5元,而他们报到了3元,我觉得不现实,有点开玩笑,我对他们的诚意表示怀疑”这是长春高新证券部主管焦敏当时给《中国经济时报》的说法。

现在来看,以“感觉别人报价太高,有点开玩笑的意思”把其他公司拒之门外用意明显。当时云大科技是上市公司,资本实力至少比高俊芳强。

不过,2003年12月16日,长春高新还是与高俊芳签订《股权转让合同》,价格2.4元。周伟群、高俊芳都提到,高于2.4的报价没被接受的另一个原因是这些报价都是在“事情已经定了”。

一位老总激动的说,高俊芳作为卖方主动找我们来买,又动员我们不要报高价,最后自己却买。既然要采取内定这种不透明的方式,那当初就不应该以公开的形式四处招商。

 04

高俊芳终于将长生生物揽入怀中,斥资4161.6万,这笔巨额资金从何而来呢?

据当时的媒体报道,“高俊芳表示,作为个人,自然没有这么多资金,但是可以从银行贷款。”

不过,她在后来接受《中国经济时报》采访时称:“我们家亲戚比较多,他们宁可把全部存款拿出来和我一起承担风险。另外一部分是朋友借的,这都是些不会侵占到公司利益的朋友,也不会是因为我的职务而借给我款。我在一些借款协议中还写明‘到期如果还不上的话,就自动转让股权’,这样他们就有保障。我自己出了200万。我工资是每个月6000元,因为跟董事会有承包的合同,我每年的奖金有几十万到一百万。”

2004年4月,长春高新又将长生生物转让了一次,价格提升到2.7元/股,受让方依然是高俊芳和亚泰集团。

亚太集团也是上市公司,1996年由吉林省体改委出资建立。在以2.7元每股买下长生生物的股份两年多后,2006年8月,亚泰集团将所持股份加价一毛,以2.8元每股又转卖给高俊芳,1250万股赚了125万,退出了长生生物。

至此,高俊芳对长生生物的持股比例达到59.68%,绝对控股了长生生物,兼任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第二年,长生生物被评为吉林全省医药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50强企业。

2015年12月,长生生物作价55亿元借壳黄海机械上市,“黄海机械”的上市公司。高俊芳、曾是研究所同事的老公张友奎、1981年出生的儿子张洺豪一共持股33.70%,成为长生生物实际控制人。

 05

2016年3月,山东警方破获案值5.7亿元的非法疫苗案,25种儿童、成人疫苗未经冷链存储运输,销往24个省、市,是为骇人听闻的山东疫苗事件。

事件发生后,国家修订疫苗流通、接种管理条例,疫苗流通格局大变,由“经销为主、直销为辅”,转变为“直销模式”。疫苗流通体制变革,消灭了中间环节,疫苗出厂价大幅上涨。

长生生物旗下在售产品包括一类疫苗和二类疫苗,共有6个品种。2017年年报显示,该公司2017年营业收入达到了15.53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66亿元;其中疫苗销售的营业收入为15.39亿元,对应的营业成本仅为2.09亿元,毛利率达86.44%。

目前,沪深两市中的37家生物医药公司2017年的平均销售毛利率为66%,其中有17家公司的销售毛利率超过了70%。长生生物的销售毛利率,位列在上述37家公司中的第7位。

疫苗造假案爆发前的7月13日,长生生物的收盘价为24.55元,对应总市值是240亿。

7月15日,国家药监局通告,长生生物在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过程中,存在记录造假的严重问题。

7月16日起,长生生物股价连续5个交易日跌停,按上周五(7月20日)收盘价计算,长生生物总市值为141.19亿,高俊芳家族财富也大幅缩水。

不过,比个人财富缩水更严重的是中国的疫苗信用。三氯氰胺事件后,没人再敢放心的给孩子食用国产奶粉,疫苗造假案后,多少人会“谈苗色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