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头变幻大王旗,时代淘汰你,连声招呼都不打。

先来看一则新闻,宁德时代市值超越中国石油。

2020年的最后一天,宁德时代的市值定格在了8179亿元,比中国石油高出582亿元。

另外,中国首富易主了。

1月4日,农夫山泉上涨超10%,报60.4港元,总市值近6800亿港元。

其创始人钟睒睒以840亿美元身家位列中国首富,甚至超越了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位列身价875亿美元的股神沃伦·巴菲特之后。

上市公司市值,反映市场在某时期对这家企业的估值。在很多人看来,首富易主、股票市值创新高只是一种暂时现象,那就大错特错,其实是时代变了。

以前首富不是房地产巨头就是互联网巨头,而最新变化是:实体高科技企业主。 

资本市场的风起云涌,见证了行业的变迁起伏。

曾经贵为A股历史上市值最高企业的中国石油,仍然是每个人开车出行的必然选择,2.2万座加油站遍布全国。

但是,中石油已经远远地离开了资本市场的舞台中心,不再是那个人人追捧的“亚洲最赚钱公司”。

而以新能源汽车心脏——锂电池起家的宁德时代把中国石油远远甩在后面。

也许大多数人还没有适应“宁德时代=中国石油”这个等式。但两者的命运,真实地在2020出现了令人瞠目的汇合:“宁德时代>中国石油”。

宁德时代后来之上不是个例。

2020年中国上市企业市值500强中,陕西有四家:第44位隆基股份(3477亿)、第114位航发动力(1582亿)、第189位中航西飞(1015.54亿)和第205位的陕西煤业(934亿)。相比2019年,少了西安银行、西部证券。

主业以硅材料、新能源为主的隆基股份,截至1月4日,隆基总市值达3775亿,陕西最高。公司掌控者李振国、李喜燕的身价随之大涨,这两位成为陕西新首富。

梳理陕西富豪榜,可以看到一个趋势:信息科技、航天航空和新能源新材料等迅速崛起。

贵州也一样,开始悄然发生变化。

《2020 胡润百富榜》排行榜显示,贵州 ” 首富 ” 易主,百灵集团姜伟家族以 120 亿元财富超过中天金融罗玉平,位居贵州榜首,此前的 2018 和 2019 年榜单中,贵州 ” 首富 ” 一直是罗玉平。

从全国来看,钟睒睒超过了马云。记者出身的钟睒睒其财富主要来自两个互不相关的领域。除农夫山泉以外,他还持有北京万泰生物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20%股份。

去年4月,万泰生物药业在A股上市,几个月后,农夫山泉成为香港最热门的上市公司之一。自上市以来,农夫山泉股价已上涨155%,万泰药业涨幅超过2000%。

上述例子看似行业的兴衰变化,实际上是资本市场用脚投票告诉我们一个事实:时代变了。

时代真的变了,在2020年的最后两天,中欧投资协议谈判确定。

中欧投资协议具体是什么?按照欧盟的新闻通稿或者通俗点说就是:中国将多个领域向欧盟开放市场,让欧盟企业进行投资,当然,这个投资是相互的。

中国企业,将在未来的2-3年,直面真正的国际技术巨头,与他们同台竞技;

之前,我们和欧洲企业之间的相互投资,是有负面清单的,负面清单即指:部分领域不允许外资投入,如医疗、电信、金融等领域;部分领域的外资投资是有限制的,通常外资的持股比例上限不得超过50%,如汽车、运输。

而这一次,根据中欧投资协议,中国将在多个领域全面取消对欧洲企业的投资限制,欧盟的企业可以直接来中国进行全资运营。

主要包含:

1. 制造业。

2. 汽车领域:中方将逐步取消汽车领域的投资限制,并承诺新能源汽车的市场准入;

3. 金融服务业:中方同意并承诺继续向欧盟投资者开放。银行业、证券交易和保险以及资产管理的合资企业要求和外资股本上限将逐步取消。

4. 健康产业:这里应该主要指私营医院,中国将开放市场,取消在关键城市开设私立医院的合资要求

5. 生物资源;

6. 云服务:中国同意解除对云服务的投资禁令。它们现在将向欧盟投资者开放,但上限为50%。

…..

欧盟企业将直接杀入中国。

外资杀入中国并不可怕,当年加入WTO时,大家都说狼来了,结果人们惊喜地发现,中国才是这头狼:我们的企业不但没有被挤垮、被吃掉,而且还在与狼共舞的过程中发展出了一批具有世界竞争力的产业。

中国的华为,特朗普都怕,不断被打击;

中国的5G,已经领先世界一大截;

中国的吉利,收购了沃尔沃;

中国的福耀玻璃,占领全球市场份额近3成;

在商用无人机领域,中国的大疆无人机市场份额占有率达70%以上;

……

这些企业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高科技企业。

中欧投资协定还涉及一个议题:劳工环境。

去年,阿里爆出“今天中国BAT这些公司能够996,我认为是我们这些人修来的福报”。

今年,一名23岁的员工猝死了。“你们看看底层的人民,哪一个不是用命换钱?”引发舆情,大家几乎一边倒责备资方,甚至不少人称前者是万恶的资本家。

央视新闻评论称,幸福是奋斗出来的,但奋斗不只靠激情,也要讲效率,切不能演变成“拿命换钱”。让员工少熬夜、不透支,用人单位严格规范劳动保障、相关部门加强监管,保护好奋斗者同样重要!

劳工环境问题可不是简简单单的劳资纠纷,要知道我国工人阶级是我们党最坚实最可靠的阶级基础,是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维护社会安定团结的根本力量。但中国不存在大而不倒的企业。

劳工环境问题是中欧投资协议的一部分,协议现在已经谈妥,那些存在“996”、“一周工作7天”、“超级大小周模式”等不够规范劳动方式的民企在面临竞争时将面临淘汰的风险。

这些问题,传统企业也有,但互联网企业最大。人们突然发现,互联巨头们在硬科技方面创新有限,绝大多数都是通过模式创新,压榨劳动者获得超额利润。

种种迹象表明,这个时代可能要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