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首富,“硬汉”钟睒睒

“大自然的搬运工,默默搬出成了首富。”这句话说的就是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

9月8日,农夫山泉正式在港交所上市,盘中市值一度超4500亿港元。创始人钟睒睒持股84.4%,市值3798亿港元。

虽然新的市值低于昨夜暗盘收盘时的4400亿港元,但加上A股药企万泰生物股权(约720亿港元),钟睒睒财富值达到4518亿港元(约合583亿美元),超过马云(513亿美元)、马化腾(568亿美元),一跃成为中国新首富。

有人总结:中国新首富,不是搞科技的,不是搞互联网的,不是做金融的,也不是做房地产的,而一个“卖水+卖药”的。

 1 

新首富钟睒睒行事低调,极少在公众面前出现,显得有些神秘,以至于很多人仍不能准确叫出他的名字。

虽然低调,但他却私下透露:“企业不会炒作,就是木乃伊”。

“农夫山泉有点甜”、“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大自然搬运工”等广告词,老百姓耳熟能详。

实际上,农夫山泉在广告上的支出确实不菲。2017-2019年,农夫山泉广告及促销费用分别为9.82亿元、12.34亿元和12.19亿元。

至于低调的原因,钟睒睒曾坦言:

因为真正的沉下来研究的企业家是不想多说的。任正非从来都不说。为什么他不说?他不是不想说,因为很多时候说的都会被误解,报道出来的东西都不是你说出来的东西。

“不是我不想出来采访,是因为我害怕被曲解。”

在2013年4月10日到5月7日的“标准门”事件中,京华时报以67个版面、76篇报道,直指农夫山泉水质没有执行国家标准,“标准不如自来水”。

中国新首富,“硬汉”钟睒睒

后来,农夫山泉通过官方微博反驳,称京华时报报道有失公正。双方你来我往,各自指责对方。

钟睒睒甚至在对质的新闻发布会中当场宣布退出北京桶装水市场。之后,双方互相起诉,将纠纷闹上法庭。

公开叫板京华时报,显示其性格刚硬之处。

此外,2000年钟睒睒发起著名的纯净水论战,用多个实验数据力怼纯净水厂家。2009年,农夫山泉卷入“砒霜门”事件,钟睒睒以较真的姿态一查到底,最终检测部门道歉,海口市更换了工商局局长。

 2 

对于做产品,钟睒睒有着自己独到的方法。

在他看来,很多人把产品就叫做商品,商品跟产品是两回事情,产品里面包含着研究成果、心血,科技、岁月的积累。

“商品不一样,商品是售价,商场里面的买卖关系。如果一个企业不通过产品来向社会表达他的贡献,那要这个企业干什么?”钟睒睒曾反问采访自己的记者。

钟睒睒甚至放话:中国有哪一个专家能有农夫山泉的知识积累?如果有,我随时随地站出来跟这个专家辩论,我愿意挑战所有的专家。但我们不能发言,我们一发言就是恶性竞争。长此以往,中国的产品能进步吗?中国的社会能进步吗?中国的消费者能够得到真实的产品信息吗?

“如果我说错,我愿意承担法律的制裁,我如果伤害了对方,我说的不是真实,我愿意承担法律的责任。”钟睒睒曾这样回应媒体的提问。

“这两百年来,中国的企业家肩上承担的责任是什么?我们要创造产品,通过我们的产品来告诉我们这个社会,我们的认知,我们的理想。你应该静下心来研究。可是,研究产品的人几乎都成了穷人。”他说。

 3 

在公众场合,很难见到钟睒睒的身影,因为他从不参加各种荣誉评选,也不喜欢应酬,就连万泰生物在上交所的敲钟仪式,作为大股东的他居然也缺席了。

有人将钟睒睒形容为“独狼”,说他孤傲,独来独往,钟睒睒并不介意这个绰号,相反,还表示很喜欢,然而一路独行。

他在一次采访中表示,现在大家都在说互联网,互联网只是一个当年的蒸汽机、电话机,通信的工具,传递的方式,它不代表生产力,它不代表价值。

在钟睒睒看来,互联网是一种工具,但不是我们经济发展的全部。“我们太把它当回事情了。很多的传统制造业被忽悠了,他们是迷失方向了,他们忘记掉自己眼睛里面应该去研究你的产业方向,你的创新、升级是什么。”

“我希望任何一个企业也好,创业者也好,先去积累知识。如果这个知识,是人类目前还没有解决的一个问题,那我相信你能成功。”钟睒睒表示,人类的创造从一个点开始,慢慢变成一个圆,因为有很多人不断的在上面画,所以就变成了一个圆。这个时候要打破圆,你必须在圆上面再画出去椭圆,画出去椭圆的时候就是创新。人类的进步就是这么一个不断创新的过程,创新的代价和阻力是自己,创新需要两个东西,金钱、时间。没有时间的积累,成不了经典。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