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行长要了一张小微企业主名片之后

6月1日上午,总理带着央行行长等国家部委领导在山东烟台蓝色智谷考察,与部分小微企业主开了个“站谈会”。

当时,一位从事“互联网+教育”的小微企业主反映了“贷款难”的问题,“站谈会”结束后,央行行长易纲主动找到那位小微创业主,要了张名片。

6月1日下午18:25分左右,央行官网一口气发了5份有关支持小微企业融资的文件,涉及部委包括央行、银保监会、财政部、发改委、工信部、市场监管总局、证监会、外汇局等。

央行行长要了一张小微企业主名片之后

中国政府网发布的新闻显示,总理6月1日上午考察了山东烟台蓝色智谷,与部分小微企业主开了个“站谈会”,重点了解金融支持稳企业保就业政策落实情况,仔细询问小微企业目前融资实际利率、授信额度以及经营状况等。

一位从事“互联网+教育”的小微企业主告诉总理:“在我们这里,大家遇到的普遍难题是没有固定资产,授信额度只能给到500万元。”

在获知这家企业员工30%是博士和硕士,其余均为本科以上后,总理对随行的央行行长说:像这样的“双创”企业属于新业态,大多是轻资产、重智力。金融机构不仅要把知识产权作为融资担保依据,而且要研究将人力资本作为授信额度担保的重要依据。

“我们就拿今天这个个例作为研究解决这一问题的样本,不只为了这一家企业,而是为了解决全国更多这样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总理说。

听完上面的话后,这位小微企业主对总理说,如果这一政策能够落实,今年我还会再招500名以上大学生。

于是,总理当即说,那我们会给你更大的支持。

这个消息不长,但其中透露的信息量很大:

其一:这家小微企业主“毫不客气”的反应了问题,而且谈得很具体,似乎就是说给央行行长听的。

其二:总理的回应也很具体。直接给央行行长说:“就拿今天这个个例作为研究解决这一问题的样本。”

其三:总理“拍板”:金融机构不仅要把知识产权作为融资担保依据,而且要研究将人力资本作为授信额度担保的重要依据。

其三:如果企业再招500人,会获得更大的财政金融支持。结合总理这些天视察地摊经济、小店经济,目的就是要“保就业”。

总理亲自发话了,央行执行起来当然雷厉风行。

央行官网下午马上挂出支持小微企业融资的政策措施,具体措施有30条之多。

比如《关于进一步对中小微企业贷款实施阶段性延期还本付息的通知》要求,对于2020年年底前到期的普惠小微贷款本金、2020年年底前存续的普惠小微贷款应付利息,银行业金融机构应根据企业申请,给予一定期限的延期还本付息安排,最长可延至2021年3月31日,并免收罚息。

为了鼓励商业银行的积极性,《通知》明确:

1、人民银行会同财政部对地方法人银行给予其办理的延期还本普惠小微贷款本金的1%作为激励。

2、自2020年6月1日起,央行通过创新货币政策工具使用4000亿元再贷款专用额度,购买符合条件的地方法人银行2020年3月1日至12月31日期间新发放普惠小微信用贷款的40%。

又比如,《关于进一步强化中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指导意见》要求,全国性银行内部转移定价优惠力度不低于50个基点,五家国有银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增速高于40%,开发性、政策性银行要把3500亿元专项信贷额度落实到位。

商业银行要将普惠金融在分支行综合绩效考核中的权重提升至10%以上,鼓励保险机构发挥保险保障作用,提供针对性较强的贷款保证保险产品。

再比如,《意见》还要求,全国性银行要合理让利,确保中小微企业贷款覆盖面明显扩大,综合融资成本明显下降;商业银行要把经营重心和信贷资源从偏好房地产、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转移到中小微企业等实体经济领域。

除了总理亲自“督办”,由副总理刘鹤领衔的金融委最近密集召开会议,讨论的焦点也是中小微企业融资问题。

1月4日,金融委召开了今年的第一次会议,5月4日,第28次会议召开。短短4个月间,开了15次会,平均下来,几乎每周一次。

这些会议,很多聚焦的都是中小微企业。4月7日的第26次会议,部署的是引导信贷支持中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的工作;仅仅一周后的第27次会议,又重提了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的政策落实。

背后的原因,金融委第28次会议内容里有一句话:加快工作节奏,加强政策的针对性,以“稳预期、扩总量、分类抓、重展期、创工具”的政策确定性,对冲疫情冲击和经济下行带来的诸多不确定性,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力度持续加大。

说中小企业是此次疫情中受冲击最大的群体一点也不为过。

中国中小企业协会此前面向6422家企业做过一次调查,结果显示,86.46%的企业受到疫情影响较大。

另据全国工商联、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蚂蚁集团研究院联合近日联合发布的《2019-2020年小微融资状况报告》显示,在调查了15万有效样本后得出的结论是:新冠疫情对小型、微型企业和个体经营者的冲击极大。

《报告》显示,春节后有72.7%的小微企业无法正常运营或被迫停工;截至3月12日,仍有30.8%未开工,已复工的微型企业和个体经营者中,有48.3%处于亏本经营状态。

此外,微型企业和个体经营者普遍面临资金缺口,但融资需求额度较小。2019年,44.2%的小型企业存在融资需求;71.6%的微型企业和个体经营者存在融资需求,但62.7%的融资需求在100万以下。

截至3月12日,71.1%的微型企业和个体经营者称还未被抗疫优惠政策所覆盖。他们最希望获得的支持依次是落实贷款优惠政策(39.2%)、降低贷款门槛(38.7%)、落实政策补贴和纾困资金(25.0%)、出台刺激消费政策(18.4%)和加大减税降费力度(15.6%)等。

中小微企业受的冲击大,中国整体经济受的冲击也就很大。

数据显示,我国现有约2000万个小微企业法人,占市场法人主体的90%以上。与此同时,占全国企业总数90%的中小企业贡献了80%的就业、70%的技术创新、60%的GDP和50%的税收。

这意味着解决好中小微企业的问题,也就解决了“六稳”和“六保”中最重要的民生和就业问题。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虽然没有设定具体的经济增长目标,但是提出了具体就业目标——今年要优先稳就业保民生,城镇新增就业900万人以上,城镇调查失业率6%左右,城镇登记失业率5.5%左右。

另外,有人回顾了自2012年以来的政府工作报告,高频词第一名始终是发展,第二名在“加强”“经济”“建设”“改革”之间交替轮换,但今年,它们统统让位给了“就业”——被提39次。

在山东考察时,总理说,今年大学毕业生再创历史新高,达到874万人,希望各个企业都能多招一些人,特别是大学生,关键时候拉他们一把。

其实,总理最近说了很多关于发展经济的话,千言万语汇成了一句话——保就业。各个部委已经开始行动了,接下来就看企业的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