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官员向银行喊话,释放重要信号

悬在银行头上的监管“利剑”已经落下,如果银行依然与实体经济“争利”,就是最大的政…

2015年3月4日,全国政协委员、建行行长张建国在全国政协分组会议发言时说:“银行也是弱势群体”,参会者当场发出笑声。

2018年9月4日,东方园林董事长何巧女在一次座谈会上对央行行长易纲说:“现在民营企业太难了,如果易行长给我批准一个银行,我一定拯救那些企业于血泊之中,一个一个地救。”全场哄堂大笑。

两种笑声,说明一个问题:在中国,银行和实体经济就像矛和盾的关系,此消彼长,但在监管层眼里,二者必须和谐相处。

3月22日,在国新办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央行副行长陈雨露向银行喊话:银行体系要适当让利,给实体经济提供支持。

这是央行一个多月来第二次要求银行体系给实体经济让利。

2月19日,央行在发布的《2019年第四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以专栏的形式讨论了商业银行利润问题,提出了向实体经济让利的要求。

《报告》对下一阶段货币政策作出展望,主要释放了几个信息:

1、不能将房地产作为刺激经济的手段。

2、新冠疫情加大了逆周期调节的需求,要保证流动性。

3、银行要给实体经济让利。

一见君发现,上述三点,看似说法不同,其实都在强调一点:要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

3月22日,陈雨露对于下一阶段的货币政策,也主要说了三点:

1、分阶段把握货币政策的力度、节奏和重点,始终保持流动性的合理充裕,特别是要实现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GDP增速的基本匹配,并且可以略高一些。

2、要充分发挥好结构性货币政策的独特作用。无论是3000亿元的专项优惠再贷款、5000亿元的再贷款再贴现的政策,还是普惠性的定向降准,以及对股份制银行的额外定向降低,这些政策接下来要进一步发挥作用。用好3500亿元专项政策性银行的信贷额度。

3、要加大对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发行金融债券的支持,目的是要进一步的提升中小企业的信贷意愿和提供信贷的能力。

4、要继续推进LPR改革,以此引导贷款市场利率的不断下行,银行体系要适当让利,给实体经济提供支持。

对比可以发现,陈雨露的表态和之前发布的《报告》想要强调的异曲同工,目的很简单,下一阶段的货币政策一定要有针对性的服务实体经济,为其让利。

银行应该为实体经济让利,这并不是第一次。

事实上,每到实体经济发展遇到困难的关键时刻,“银行应该为实体经济让利”的呼声就会高涨。

2012年,人民日报和新华社发布重磅社论,呼吁“净利达万亿的银行应让利实体经济。”

人民日报称,银行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除了对重点行业和薄弱环节给予资金支持之外,银行业与其他行业之间的利益均衡,也不可忽视

“当大多数行业正遭遇经营成本上升、市场需求不振、利润节节下滑时,银行却仍能保持行业性的整体高利润。这样的‘一枝独秀’,有些过于引人注目。”

当年的上市公司三季报显示,十几家上市银行的净利润达8000多亿元,占A股2000多家公司整体利润的一多半。

人民日报称,中国银行业高利润的形成很大程度上还是因为市场准入的相对高门槛、利率市场化水平不足、资金供求长期存在失衡等。

新华社在评论中称,银行业暴利的承受者主要是两个对象:一是个人客户,二是贷款企业以及个人。作为储蓄者的个人客户,一边被负利率剥夺,一边被银行收取各项费用;作为贷款企业和个人,一边给银行付着利率浮动后的畸高利息,一边还被收取这样那样的直接和间接五花八门费用。

“银行‘两头吃’现象的存在,不能不引起警惕。”文章称。

相比之前央媒“炮轰”银行业,这次央行直接喊话。上述《报告》中说:

把更多金融资源转向小微企业,坚决打破贷款利率隐性下限,降低企业融资成本,适当降低对短期利润增长的过高要求,向实体经济让利,畅通经济金融良性循环。

《报告》中披露的数据显示,我国商业银行利润增速总体趋缓,但仍相对较高。至2019年三季度末,A股上市银行总市值占全部上市公司总市值约16.56%,利润总额占全部上市公司利润总额约39.01%。

通过对比可以发现:2012年上市银行利润占上市公司整体利润的一多半,2019年这个比例为39.01%,看似下降了,其实并非如此。

按照上述资料,2012年A股上市公司只有2000多家,现在是3800多家,增加个几乎一倍,上市银行的数量并没有同比例增长。

事实上,从目前的数据看,中国银行业的利差仍然较大。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当前银行业净息差已经由2017年一季度的2.03上升为2019年四季度的2.20。伴随着净息差的走扩,银行业的盈利水平继续增长。

2019年,银行业实现净利润19932亿元,同比增长8.91%。2018年末,我国47家上市银行实现净利润合计1.63万亿元,约占同期全部上市公司利润总额的44.05%,市值却只占17.05%。

在盈利大幅增长的同时,银行业计提了高额贷款拨备。2019年末银行业整体拨备覆盖率为186.08%,高出银保监会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120%-150%的上线36个百分点,约合8707.6亿元。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长、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教授指出,银行业不仅盈利水平高而且拨备也十分充足,因此在疫情冲击下向实体经济一定程度上让利不仅应该,而且也是可以承受的。

光大证券在最近发布的报告中说:“无论是从上市银行的净利润规模上看,还是从净利润率上看,抑或是从金融业GDP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占比上看,我国银行业的盈利水平都不低。”

数据显示,2018年上市银行共实现净利润1.50万亿元,占A股上市公司全部净利润的40.7%,位居全部申万一级行业的第一位,第二位和第三位分别为非银金融业和房地产业,占比分别为7.4%和7.0%。

另外,与美国等发达国家相比,我国银行业的利润也比较高。

2018年我国金融业GDP为6.91万亿元,在全国GDP中占7.7%,其中大部分由银行业所贡献。美国金融业发达程度明显高于我国,但该国2018年金融业在GDP中的占比也仅仅为7.4%,反而低于我国0.3个百分点。

央行之前已经用实际行动多次警告过商业银行,不能与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企业“争利”。

去年11月18日,国务院点名批评建设银行、平安银行北京分行。原因是这两家银行在小微企业融资过程中从中作梗。

通报称,建行北分办理小微企业抵押快贷业务时,在借款合同中明确约定,合同项下抵押物的押品评估成本由借款人承担。

不仅大银行,城商行最近也被监管部门连续罚款警告,原因都和支持小微企业融资不力有关。

2月26日,中国银保监会江西监管局公示了一张罚单,南昌农村商业银行被罚30万。

2月27日,建设银行北京市分行因为小微企业贷款绩效考评指标违反监管规定,也被北京银保监局给予了处罚。违法事实为:专家抵押品评估费、专家抵押物财产保险保费……

2月28日,北京农村商业银行因为错报小微贷款报表数据等原因,被北京银保监局罚款330万元。

可以看出,悬在银行头上的监管“利剑”已经落下,如果银行依然与实体经济“争利”,就是最大的政治不正确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