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被惯坏了

3月10日,工信部装备工业一司约谈了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原因是特斯拉Mode…

进入中国后一帆风顺的特斯拉遇到了难题。

3月10日,工信部装备工业一司约谈了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原因是特斯拉Model3车型部分车辆违规装配HW2.5组件。

一见君从工信部官网看到,装备工业一司承担通用机械、汽车、轨道交通机械制造业等行业管理工作。

工信部要求,特斯拉应按照《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办法》有关规定立即整改,切实履行企业主体责任,确保生产一致性和产品质量安全。

特斯拉进入中国后创造了很多第一:第一个完全独资的汽车生产企业、第一个把车开进中南海紫光阁的企业、第一个获得超低利息贷款的外资企业……

这两年,特斯拉一直都是中国引进外资的“范本”,但就在最近,特斯拉的光芒开始褪色。

近日,特斯拉交付的一批国产版Model3因搭载的自动驾驶配置与随车环保清单上标注不符,引发消费者不满。

有车主发现,自己刚拿到的国产特斯拉Model3车型,使用的是HW2.5的芯片,并非随车环保清单上标注的HW3.0的芯片。而特斯拉此前宣布,自2019年4月起交付的车型都将搭载最新的HW3.0芯片硬件。

资料显示,HW3.0是特斯拉最新一代自动驾驶主板套件,搭载了自研的FSD自动驾驶芯片,单芯片算力72TOPS,具备2300fps的图像处理能力。而上一代硬件HW2.5搭载的是英伟达Drive芯片组成的计算平台,图像处理能力110fps,性能为HW3.0的1/21。

3月3日,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发布说明称:工厂于2月10日开始复工复产,但由于供应链状况,一部分标准续航升级版Model3安装的硬件为HW2.5。随着产能以及供应链恢复,将按计划陆续为控制器硬件为HW2.5的中国制造标准续航升级版Model3的车主提供免费更换HW3.0的服务。

此外,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还称,如果没有选装FSD功能,使用HW2.5的Model3车型,与使用HW3.0的Model3车型,在驾乘体验和使用安全上基本不存在区别。

不过,对于这个说明,消费者似乎并不接受,有消费者认为,特斯拉出具“说明”而不是“道歉”,恰恰体现了傲慢的姿态。

有评论甚至认为,国产特斯拉此次的“减配”事件是一种欺诈行为,如果发生在国外,按照美国“柠檬法”的条例去衡量,特斯拉恐怕要面临无法拒绝的退款要求。

3月5日,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Musk)也在推特上回应了这一事件:“奇怪的是,那些投诉的车主其实并没有订购FSD。或许他们不知道,如果在车辆交付后又订购了FSD,车载计算机也是可以免费升级的。”

按照特斯拉上述说明和回应,也就是说,即使是在车辆交付之后,如果车主订购了FSD,特斯拉依然可以免费升级硬件;而如果没有订购FSD,那么Hardware2.5与Hardware3.0之间又不存在明显的差别,因此在特斯拉看来,中国车主的投诉似乎并无道理。

按照特斯拉的说法,使用体验不受影响,但根据我国汽车生产制造方面的规定,车辆核心信息的变更需要备案;如果生产出的产品与备案信息不符,则不能上牌。

所以,工信部约谈特斯拉,特别强调“按照《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办法》有关规定立即整改”。

显然,特斯拉“减配”并不单单是一个技术问题。

有评论称,或许是因为特斯拉在整个中国工厂建设过程中享受着超国民待遇,这个品牌有点飘了,以至于连中国关于汽车生产制造的管理规定都抛到一旁。

这几年,特斯拉一直颇受中国消费者的喜爱,2019年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营收为29.79亿美元,比2018年的17.57亿美元增长了69.55%。

此外,在特斯拉众多车型中,Model3因为最先国产,备受欢迎。特斯拉2020年1月份国内新车上牌量为3563辆,其中国产Model3最终上牌量达2605辆,占1月份特斯拉国内上牌总量的73%。

不仅中国消费者为特斯拉贡献了巨大销量和利润,特斯拉还获得政府的力挺。

去年1月份,马斯克来华访问受到了高规格接待,总理新年伊始的首场外事活动安排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的外宾就是马斯克。

总理首先祝贺特斯拉上海工厂日前开工建设,并表示:“希望特斯拉公司成为中国深化改革开放的参与者,成为中美关系稳定发展的推动者。”

会见即将结束时,总理应马斯克邀请,来到紫光阁外参观了3款不同型号的特斯拉新能源汽车。

特斯拉高管在中南海合影,后面是特斯拉汽车

当时是马斯克在中国的高光时刻,但特斯拉的日子并不好过。

2019年上半年,由于裁员、利润下滑等原因,其股价于1月18日暴跌13%至299.7美元。2019Q1财报中,单季亏损7亿美元,股价于2019年6月一度跌破200美元。

在“特事特办”的支持下,上海超级工厂迅速开工并于去年9月份完成主体工程,创造了“上海速度”。

根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以工厂的规划,从签约到开工,传统审批时间至少需要10个月。而特斯拉项目,从2018年7月战略签约,到同年12月获得施工许可,仅用了5个月。

开工之后,相关部门给到了“定制化制度”,附以“主动式关怀”。一期工厂包含四个联合厂房以及周边的生产设施,涉及施工许可证共九张。负责部门临港管委会采取了“主线容缺后补”的办法,缩短走流程的硬时间,使整个审批环节节约了近3个月。

据悉,管委会在3月就开始和特斯拉对接,5月通知准备材料和注意事项,7月双方成立工作组。“一边施工一边验收跟进”,使得验收和建设几乎是同步完成的。

另据第一财经的报道,通过流程再造,特斯拉项目从拿地到开工主线三个环节共20个审批节点中,共有14个进行了主线压缩和辅线统筹,从而确保主线审批在压缩一半用时的情况下快速实现施工许可,在2/3的审批环节上实现用时减半。

就是这样的“上海速度”,让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一期工程去年10月就竣工验收全部完成,10月底开始试生产,12月底进行首批微批量内部交付,没过几天,马斯克就在台上跳舞了。

除了在政策审批方面一路走“绿色通道”,上海政府和金融机构多次给予特斯拉资金支持。 

去年12月23日,据路透社报道,特斯拉已与中国多家银行达成协议,后者将向特斯拉上海工厂提供高达1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0亿元)的五年期贷款。

据悉,此次同意向特斯拉提供金融支持的银行包括建行、中行、工行和浦发银行。贷款的利率与中国一年期基准利率的90%挂钩。

《华夏时报》评价,这个折扣力度“相当于享受到了‘最优质的国企才能拿到的最低利率’”。

除了获得银团贷款,特斯拉还获得了上海市政府8500万美元补助。特斯拉在2月13日公布的其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2019年报告中提到补助为“某些激励补助”。

今年以来,特斯拉股价涨势喜人,2月4日,股价一度达到969美元高点,凭借1744亿美元市值,特斯拉远远甩开大众,成为仅次于丰田的全球市值第二高车企。

虽然不能把功劳全部归功于上海超级工厂以及庞大的中国市场,但多少和中国是有些关系的。数据显示,今年2月特斯拉在华交付量为3958辆,占全国电动汽车总体销量30%左右。

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刚刚投产交付,特斯拉在华的发展速度很快。但是,特斯拉应该更加尊重中国消费者。

1978年,中国汽车工业搞了20多年后发现“缺重少轻轿车基本是空白”,时任上海副市长陈锦华给中央打报告:利用外资改造上海牌轿车。

后来,中央领导同意,第一机械工业部向美国的通用、福特、日本的丰田、日产,法国的雷诺、雪铁龙,德国的奔驰、大众等著名企业发出邀请。

于是,中国汽车产业开始了长达几十年的“市场换技术”,这几年,随着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中国又开始以“市场+资金换技术”,这会重蹈之前的覆辙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