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信号暗示商人地位发生质变

最近,出现了两个明显的信号,表明“士农工商”的顺序发生了变化,“商”从四民之末排…

中国的政商关系在不同历史时期总会出现各种变异,但古代的商人地位一直较低,“士农工商”四种社会力量,“商”排在最后。

最近几年,民营企业的地位明显提高,已经被当作“自己人”,从媒体报道来看,民企和国企依然不能实现绝对平等,企业的性质问题被频繁讨论,本身就是一种不平等的体现。

最近,出现了两个明显的信号,表明“士农工商”的顺序发生了变化,“商”从四民之末排到了前两位。

 1 

3月31日,《参考消息》援引香港《南华早报》的报道:中国最高级别的科学机构正在试图让民营企业更多地参与到国家推动研究与发展的行动中,其做法是向民营企业的成就卓著者颁发荣誉头衔。

根据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官网显示,自今年年初以来,至少有7位来自民营企业的专家入选院士候选人名单。

报道称,推选来自民营企业的院士对于这两个学术机构来说将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举动——这些称号通常授予在研究机构和大学工作的学者,以及来自国有企业的专家。

院士就是“士农工商”中典型的“士”(编者注:知识分子),而在之前,民营企业家是很少能进入到这个社会阶层的。

从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官网上可以看出,中国现有的1000多名中国籍两院院士中,来自民营企业或者机构的院士凤毛麟角。

数据显示,2012年以来,民间投资占全国固定资产投资比重已连续5年超过60%,最高时候达到65.4%。民营经济已经撑起中国经济的“半壁江山”,却仍是一片院士的荒原。

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认为,坦率地说,即使目前有了政策支持,目前民营企业中的研发力量能够达到院士水平的并不多。一些民营企业中流行着一种说法,“搞研发是找死,不搞研发是等死”。

在生死线上挣扎的企业是没有余力去搞科研的。这背后根本性的问题是民营企业的作用和地位在国家发展的大格局中还没有得到应有的体现,税收、银行贷款等也存在诸多不利于民企。

 2 

“士农工商”顺序发生变化的另一个信号是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最近的一个表态。作为企业家,马云也为“商”正名。

“在中国古代以农业立国,今天还要以经济来兴国。”马云3月27日在湖畔五期开学典礼上称,企业家必须要证明商业可以完善世界,要证明商业可以推动社会进步,要证明不断的学习就能够让商业真正立足于士农工商里面最重要的一点。

马云的言下之意,企业家要不断证明“商”的位置。

“企业家以天下为已任,因为我们(编者注:企业家),世界经济、中国经济就会好起来;因为我们的努力,我们的企业好了,商业环境就会好起来。”

马云这句话意思很明确,中国古代“士农工商”,“农”是排在“商”的前面,但现在是经济兴国,商已经取代农的位置,“商”可以完善世界,推动社会进步。

其实最值得关注的是马云说的另一句话。“做企业要像农民耕地一样,不要追求强和大,而要追求活得好,活得久。农民看天吃饭,企业家也要换一种形式,农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企业家要勤勤恳恳,脚踏实地花时间去沉淀。”

这句话有两层意思:其一,和做大做强相比,活得久更重要;其二,要善于观察大环境,在大环境中谋求发展。下面这段就是生动说明:

“大家都讲大气污染,我以前没有这个感觉,后来去了法国,法国还有一个小酒庄,我本来对酒没什么兴趣,但是我后来发现法国农民对土地、对种植、对农业的这种关爱和热爱,而且他们特别关注大气变暖。大气变暖,农产品彻底变坏了。”

企业要在大环境中怎么做?其实马云说的也很清楚。“不要埋怨商业环境,你们要去改善商业环境,去赢得社会对企业、对商业的尊重。”

综合来看,马云的讲话核心是在说:现在是经济兴国,商人(编者注:企业家)的地位可以提高了,但是要善于观察大环境,顺势而为。

 3 

以上两个信号现在出现绝非偶然。

去年9月16日,在刘鹤副总理参加的“纪念中国经济改革开放四十年暨50人论坛成立二十周年学术研讨会”上,国务院研究中心党组书记、副主任马建堂发问的尺度就很大:“它(编者注:指民营经济)和我们国家、我们党的执政基础有什么关系?是不是执政基础的一个部分、一个主要的内容?”

据一见君多年观察发现,这是官方首次在公开场合讨论民营经济是不是执政基础。

马建堂发问的理由源自民营经济对国家的贡献:民营经济提供了50%以上的税收,创造了60%多的GDP,提供了70%左右的出口,创造了80%左右的就业岗位。

2018年11月1日,中央召开民营经济座谈会,第二天,《人民日报》二版刊登了高层在民营经济座谈会的讲话全文,讲话很长,全文6943个字,但是里边有两句关键的“新话”:一句是“民营经济是我国经济制度的内在要素,是我们这个制度里头的一个内在的要素”;第二句是“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

请注意,在11月2日《人民日报》刊发报道的时候,特意把这一句话作为大标题——“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教授常修泽后来解读称,这是首次中央领导人出来表态说,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共产党的自己人,社会主义制度的自己人。

自古以来,“士农工商”的顺序很少改变,但“盛世”都出现在私(民)营经济发展最为鼎盛的时期,现在新的时期已经来了。

*一见财经原创,禁止非授权转载、洗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