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被消耗殆尽,贾跃亭彻底要凉!

在商业世界,人无信不立,但贾跃亭的信用已经被自己屡次的失信行为消耗的差不多了,而昨天又遭遇了致命一击。

贾跃亭昔日的合作伙伴、FF第一大股东恒大健康11月29日晚间发布公告称,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全面驳回了贾跃亭再次要求剥夺恒大资产抵押权的申请。

此外,贾跃亭承担本次仲裁费用及恒大律师费共计830万港元。

从法律上讲,这等于是仲裁中心维护了恒大健康的资产抵押权,贾跃亭不能通过资产抵押的方式获得融资,对于急需资金的FF来说,是雪上加霜。

更重要的是,贾跃亭又一次信誉扫地了,以后要获的新的融资估计更悬了,真的让人为FF这个公司惋惜。

花完钱后反目

恒大和贾跃亭之间的事情很多人估计都知道。

今年6月份,恒大健康斥资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后者为时颖与FF成立的合资公司,全资持有FF香港与FF美国,恒大健康成为FF第一大股东。

在外界看来,这是一桩大好事,恒大有钱,FF有技术,二者是天作之合,谁成想双方在10月小长假最后一天却反目成仇。

10月7日晚间,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按照当时时颖与FF的协议约定,时颖在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时颖在2018年5月25日已提前支付完毕2018年年底前应付的8亿美元。

但在2018年7月,贾跃亭方面称时颖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时颖提前支付7亿美元。但恒大方面不答应,认为贾跃亭利用其在Smart King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Smart King,在未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要求付钱。

因为没有得到钱,贾跃亭方面2018年10月3日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

1、剥夺时颖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

2、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时颖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这个仲裁请求现在来看有点“恶毒”,说通俗点就是把别人的钱花光了,又狮子大开口,别人没给,就要把别人踢出局。

但恒大健康也不是好惹的,要知道,剥夺融资同意权意味着贾跃亭通过贱卖股份摊薄恒大股权,解除协议更意味着贾跃亭希望把恒大踢出局。

所以,在融资的同意权方面,不要说恒大了,只要是个稍微有点常识的公司都是不能同意的。

小算盘落空

一见君觉得,如果两家公司没有搞僵,或许恒大健康可以接受上述仲裁结果,毕竟现在的局面对FF是不利的,毕竟恒大健康还是FF的第一大股东。

或许是恒大健康“伤心”了,或许是不再信任贾跃亭了。11月7日晚间,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恒大健康旗下全资子公司对贾跃亭和合资公司Smart King提出仲裁全面反诉,要求贾跃亭和合资公司履行合约。

11月12日,FF曾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紧急仲裁申请,要求解除恒大健康对FF的资产抵押权,为FF进行资产融资铺路。

为了反击,贾跃亭还想出了“新招”。

美国当地时间11月12日,FF美国举行了一次名为“FaradayFuture Evolutionary”的战略会,贾跃亭慷慨激昂的做了一次演讲。

两天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11月14日,FF小股东们在洛杉矶高等法院提起了针对恒大健康的集体诉讼,还称“小股东此次提起诉讼是完全自发的行为,与公司无关。”

在一见君看来,这就是典型的此地无银三百两,也不得不让人佩服贾跃亭的手段之“高明”。

现在,还不知道上述起诉的结果,但贾跃亭在恒大健康的反诉(上述11月12日的仲裁请求)中没有占到便宜。

于是就有了本文开头的结果: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全面驳回了贾跃亭再次要求剥夺恒大资产抵押权的申请。这对贾跃亭算是当头一棒。

谁人能信贾跃亭

神奇的是,上述仲裁结果出来后,今天(11月30日),FF也发了一封公告,大致内容是说,恒大健康公告中所称的FF诉求全面被驳回并不完全属实。

FF称,FF本次进行的紧急仲裁诉求将转至即将成立的主仲裁庭进行判定,主仲裁庭将在1至2周内成立。

这个事很好理解,恒大健康说已经裁定了,但是FF说还有希望,这明显又又是虚晃一枪。也就是,FF要继续融资,仍然无法摆脱恒大健康。

另据一见君了解,仲裁也没有所谓说主仲裁庭和副仲裁庭,或者其他的仲裁庭。

今天有消息称,在与恒大发生纠纷后,贾跃亭的一位“好友”陆续向FF提供约1600万美元以维持FF运营,且该好友“充分信任贾跃亭”,其提供的所有款项均没有签订合同,也没有担保抵押,就已先行打款到账。

我们暂且相信这个事情是真的,但是按照正常的商业逻辑,这种“好事”能持续多久呢?会不会是融资无门的贾跃亭用自己的钱让FF过冬呢?

贾跃亭与恒大之间的纠纷足以拍成一部商战片,作为“主人公”,贾跃亭反反复复,为了融资,他能毕恭毕敬的陪恒大老板许家印视察FF,也能在获得援助后与恒大反目。

贾跃亭如此消耗自己的信用,今后的投资人谁还能相信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