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再批金控集团,意欲何为?

今年初,时任银监会主席郭树清直指“不法分子违规构建庞大的金融集团”,之后,包括安邦在内的金融集团被严厉整治。

下半年后,货币政策发生微妙变化,“金控集团”监管被提及的频率下降,不过,最近风向又发生了新的变化。

在11月24日召开的首届光大-光华金控论坛上,央行副行长朱鹤新称,有一些金控公司野蛮生长,盲目向金融业扩张,将金融机构作为“提款机”,风险不断累积和暴露。

这个表态的语气轻重程度不如郭树清年初的表态,但分量并不轻,一见君预测,货币政策虽然微调,但金融集团想浑水摸鱼,趁机扩张,希望渺茫。

01

朱鹤新表示,金控公司是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保持简单、清晰、可识别的股权结构和公司治理架构,有利于隔离不同行业的风险。

按照朱鹤新的说法,目前国内金控集团主要有两类:一类是金融机构在主营业务之外投资或设立其他行业金融机构;另一类是非金融企业投资控股两种或两种以上类型金融机构。

朱鹤新表示,金控集团有好处(提供多元化财富管理),但挑战也很明显,实践中有一些金融控股公司野蛮生长,盲目向金融业扩张,将金融机构作为“提款机”,风险不断累积和暴露,但相应的金融监管制度尚不完善。

朱鹤新还给出了金控集团的监管重点。即严把市场准入关,明晰股权结构,完善公司治理,强化资金来源真实性监管和资本充足率监管,管控关联交易,完善“防火墙”制度。

全国政协副主席、民建中央常务副主席辜胜阻也表示,金控集团要面向实体经济,处理好金融和实业之间的关系,改变当前“脱实向虚”趋势。

辜胜阻说,当前我国经济发展面临三大结构性失衡,实体经济结构性供需失衡,实业和金融的失衡以及房地产和实体经济的失衡。金融领域“钱多”与实体经济“钱紧、钱贵”并存,经济存在“脱实向虚”的倾向。

02

本次召开的光大-光华金控论坛很有意思,主要体现在两个细微之处:

1、这是首届关于金控集团的论坛。说明监管层希望借此机会向监管对象喊话。

2、从论坛名称可以看出,光大是联合举办方,光大为什么要深度合作?用意很明显,作为金控集团,光大已经趟出了一条路。

光大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李晓鹏在论坛上表示,防范风险,金控集团应当重点打造风险管理的“三道防线”和风险隔离的“四道防火墙”。

“三道防线”的第一道是市场营销防线,第二道是风险、内控、审批防线,第三道是独立审计稽核防线。

“四道防火墙”分别是:

第一道,战略防火墙,金控集团的发展不能求大求快,有所为有所不为;

第二道,体制防火墙,不能片面追求大而全、小而全、上下一般粗,上面是大金控,下面是小金控;

第三道,制度防火墙,不能因为金控自身有资本实力,有融资能力而无序发展;

第四道,信息防火墙,要加强关联交易信息披露管理。

对于进一步规范金控公司的发展,李晓鹏还提了四点建议:

1、尽快出台相关制度。不仅要对金控集团“纠偏”,针对当前金控集团发展中的各种乱象,在经营范围、组织形式、治理结构、风险隔离等方面进行清晰的界定。

2、坚持持牌经营。金控集团作为一种特殊的公司经营形式,进入金控领域应该持牌经营。金控的发展不宜“遍地开花”,更忌“一哄而上”。

3、建立金控集团资本补充机制。金控集团的发展要通过股份制、混合所有制等形式增加和完善公司治理弹性和合理性,通过整体上市、发行次级债、优先股等多种方式,建立常态化资本补充机制,为金控发展增加资本实力。

4、发挥金控集团综合经营优势,支持实体经济特别是民营经济发展。

03

可以看出,李晓鹏的演讲是做过充分准备的。光大作为论坛合作伙伴,必须重视。更值得注意的是,演讲系统性很强,是一套完整的“方法论“,很有可能要作为“范本”。

今年5月末,《第一财经》报道称,监管层已选定五家金控集团作为监管试点,光大集团是其中之一,另外四家分别是中信集团、招商集团、蚂蚁金服和苏宁。

五家金控集团,其中三家是国有企业,而光大和中信是国务院直属的国有企业,行政级别高于其他国企。

和中信相比,光大的金控之路发展慢一些,但是光大在2013年将甘肃信托控股股权收入囊中后,也集齐银行、证券、保险、信托、基金、期货、金融租赁主要牌照。

李晓鹏在演讲一开始就表示,今年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十周年,需要对金控集团的组织模式的重新认识。当前“黑天鹅”和“灰犀牛”风险并存,有必要通过加强内部治理和外部监管。

04

今年1月17日,时任银监会主席郭树清以接受《人民日报》专访的形式对外喊话。一见君当时就梳理出三个核心信息:

1、现状:民营资本对金融的控制力太强,而且出了问题(提款机、利益输送等)

2、定性:这些乱象是“不法分子”所为,而且规模庞大。

3、处理:已经影响了金融改革和金融安全,要依法严肃处理。

1月25日至26日,银监会在召开的2018年全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工作会议再次强调,清理规范金融控股集团,推动加快出台金融控股公司监管办法。

在国内,较为著名的金融控股集团包括“明天系”、“中植系”、海航、复星、安邦等等,其中规模最为庞大、最为盘根错节的明天系控股、参股至少30家金融机构。

6月14日,已出任银保监会主席、央行党委书记的郭树清将不法分子控制的金融集团称之为“恶性肿瘤”,毫不手软,及时实施“外科手术”。

此后,监管层关于金融集团的表态逐渐减少,直到11月2日央行发布《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8)》。

报告明确指出,当前,我国金融控股公司的突出风险主要体现在非金融企业投资控股金融机构形成的金融控股公司。

报告称,一些企业投资动机不纯,通过虚假注资、杠杆资金和关联交易,急剧向金融业扩张,同时控制了多个、多类金融机构,形成跨领域、跨业态、跨区域、跨国境经营的金融控股集团,风险不断累积和暴露。

报告将金控公司具体分为以下5种:

1、国务院批准的支持国家对外开放和经济发展的大型企业集团,投资控股了不同类型金融机构,如中信集团、光大集团。

2、地方政府批准设立的综合性资产投资运营公司,参控股本地的银行、证券、保险等金融机构,如天津泰达集团、上海国际集团、北京金控集团等。

3、中央企业集团母公司出资设立、专门管理集团内金融业务的资产运营公司,如招商局、国家电网、华能集团分别设立了招商局金融集团、英大国际控股集团、华能资本服务公司。

4、民营企业和上市公司通过投资、并购等方式逐步控制多家、多类金融机构,如明天系、海航集团、复星国际、恒大集团等。

5、部分互联网企业在电子商务领域取得优势地位后,逐步向金融业拓展,获取多个金融牌照并建立综合化金融平台,如阿里巴巴、腾讯、苏宁云商、京东等。

11月5日,央行办公厅主任、金融稳定局局长周学东介绍,金控监管试点机构为招商局集团、上海国际集团、北京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蚂蚁金服和苏宁集团。

和《第一财经》5月末报道的版本不同,新名单中的金控集团都是非金融企业投资控股的金融机构,并不包括光大。

光大从试点名单中“消失”,但却深度参与金控论坛并系统介绍经验,信号已经异常明显:未来金控集团的监管方向或以国有金控集团为范本,以非金融企业控股的金融机构为监管重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