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人士”公开表态背后的真实意图

10月19日,仅半天时间,4位高级别经济官员集体对市场喊话,捍卫大家对经济、股市及民营经济的信心。

统计局当天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经济同比仅增长6.5%,是自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最严重时期以来最低的季度增速。

-01-

刘鹤及“一行两会”同时表态非常罕见,即使在2015年下半年至2016年股市出现断崖下跌、经济增速“破七”的情况下,一般也是一位“权威人士”出来表态,同一天,四位“权威人士”集体亮相尚属首次。

另一个罕见之处在于,上一轮和这一轮都是“权威人士”,上一次是匿名的,这一次直接实名,稳定信心的迫切性可见一斑。

还有一个细节,专访是10月19日上午做出的(从《人民日报》20日才发布全文可以看出),中午13:15就发出来,时间非常仓促,目的也很简单,就是要提振一下周五下午的股市。

10月18日收盘,上证指数跌破2500点关口,创下2014年以来新低,比2015年股灾之后的底部还低。

19日上午,“一行两会”负责人表态发出,股市低开,11点左右短暂突破2500点,但上午收盘又跌破2500关口,为2485.99点。

不得已,更高层的权威人士出马,13:15,刘鹤长篇专访发出,全面回应股市、民营经济和经济基本面热点;13:00股市开盘即涨,到下午15:00收盘,达到2550.47点,上涨2.58%。

可以看出,9:30-11:30早盘阶段,股市总体上涨,但是信心不足,中间有大幅下挫;反观13:00之后,指数一路上扬。

这说明一个问题,A股也是讲政治的,但最关键的还是,刘鹤的表态给市场释放了非常大的信心,不仅仅关乎股市,而是全方位的。

刘鹤的专访还打破了之前高层表态比较“含蓄”做法,一上来就直接谈股市,用意非常明显。

从新华社发布的采访通稿来看,一共是5个问题,前两个就是关于股市的,中间两个是关于民营经济的,最后一个是关于经济基本面的。

按照以往的顺序,一般是先谈经济基本面,然后才分重点逐一分析,最后再集中表态,给外界信心,即中国的经济没问题。

所以,一上来就直接谈股市,在刘鹤这个级别的官员中,前所未有。文章很多干货,不回避问题,这一点也是鹤总的风格。

-02-

问题的设置也非常考究。从前到后,反应了舆论的关注程度。股市最强,民营经济次之,经济基本面靠后一些。

对于股市下跌,刘鹤总结了4方面原因:

1、外部因素。主要国家央行加息后,全球股市都开始波动。

解读:说的就是美国,美联储不断加息,美股大跌。中国股市一直有个惯例:外围涨,A股跌或者小涨,外围跌,A股大跌。

2、中国经济结构正在破旧立新的过程中,必然对股市带来影响。

解读:破旧立新指的是供给侧改革为主导的高质量发展,经济由之前的强调速度到强调质量。速度下降,信心难免受影响。

3、市场预期发生变化,未来经济环境的种种不确定性,影响了投资者行为。

解读:预期发生变化刘鹤没有明说,但原因很多,主要来自不确定性,比如,贸易战的影响会不会更大?现在到底是不是“国进民退”?政府稳定股市的力度有多大?

4、最近几天也存在一些市场的技术性因素,比如在股市下滑过程中出现了被动减仓的现象。

解读:和前三点相比,这一点已经说的很明白了,被动减仓指的就是有些上市公司由于股票质押触及平仓线,证券公司不得不减仓。

这有点像2015年市场大跌时的情景,投资者加杠杆炒股,后来股市下跌,机构(有券商也有场外配资)强制平仓,股市进一步大跌。这次轮到上市公司了。

找到原因,最主要的要有解决办法,这是刺激市场上涨的主要动力。梳理一下大概有5个:

1、允许银行理财子公司对资本市场进行投资,鼓励地方政府管理的基金、私募股权基金帮助有发展前景的公司纾解股权质押困难。

很多地方已经开始做了,包括深圳、北京和广州都出台了具体措施,也拯救了企业,比如东方园林等。

2、在市场基本制度改革方面,完善上市公司股份回购制度,深化并购重组市场化改革,推进新三板制度改革,加大对科技创新企业上市的支持力度等。

这条说了很久了,一般股市大跌的时候都要改革,但直到现在,收效甚微。没有什么新意。

3、鼓励市场长期资金来源,加大保险资金财务性和战略性投资优质上市公司力度。

2015年股市大涨的时候,当时对险资的定位是“野蛮人”、“小妖精”,现在定位变了,又可以勇挑重担了。

4、促进国企改革和民企发展方面,加快推出一系列新举措,包括推动国有企业在资本市场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支持行业龙头民营企业进行产业兼并重组。

这一条正在发生,也是本轮资本市场整合最大的特点。对此外界的观点很多,有的说是“国进民退”,但官媒一律否认,一见君不好过多评述。

5、继续全方位扩大开放加快银行、证券、保险等领域的开放。

老话题了,这是今年博鳌论坛上,最高层作出的表态,不做过多解读。

-03-

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直接反映了经济的症结,本轮下跌,外围因素很多,内因是上市公司的股权质押风险,而质押风险比较严重的,民营上市公司居多。

所以,全篇专访,说完股市,马上就开始谈民营经济。表面上看有些割裂感,实则在谈本质原因。

关于民营经济表态很多,但基本上都在“两个毫不动摇”框架内。不过也有一些新提法,态度和之前相比更严厉了,摘抄几段,各位感受下:

1、有些机构的业务人员认为,给国有企业提供贷款是安全的,但给民营企业贷款政治上有风险,宁可不作为,也不犯政治错误。这种认识和做法是完全错误的。我们必须从讲政治、讲大局的高度认识这个问题。

2、那些为了所谓“个人安全”、不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行为,在政治取向上存在很大问题,必须坚决予以纠正。

3、最近,国务院促进中小企业发展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全国工商联等要专门到各地了解基本经济制度的落实情况和中小微企业的发展情况。

同时,刘鹤坚决否认了“国进民退“的说法,这里的观点挺有意思。

首先,国有银行或者国有企业对民企进行帮助甚至重组,是帮助民营企业度过难关,是暂时的,民营企业经营状况好了,国有资本可以退出。

其次,国企和民企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国企多处于产业链上游,民企主要制造产品特备是消费品,两者是高度互补、互相合作,要打破从传统固化的观念。

再次,现在是“三期叠加”阶段,一些企业面临一些困难,有勇气、有眼光、敢作为的企业家应先走一步。一见君觉得,这里的“企业家”说的是民营企业家。

最后,政府将创造平等环境,强化法治,加强产权和知识产权保护,坚持基本经济制度,深化改革开放,请大家放。

-04-

无风不起浪,刘鹤携“一行两会”集中表态,表面上看在提振股市(也是最紧迫的目的),实则要解决更深层次问题。

大的背景是,在经济增速放缓之际,中国不少民营企业近来因债务和资金问题面临困境,这加重了外界的担忧,股市下跌就是这种担忧的具体体现。

10月19日,高层在集体喊话,北京海淀区政府201会议也在酝酿一次“救援行动”。参与会议的包括13家民营上市公司、6家银行、3家投资机构。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当天的13家上市公司接连提出目前面临的困境:最主要的问题来自于股权质押造成的上市公司或控股股东方面的问题;其次,流动性问题也值得关注,一些企业的银行贷款额度在今年出现了大幅度下降。

最近,深圳、北京等多地政府出台上市公司救助计划,为什么是这些地方,因为这些地方是民营上市公司的集中地。

比如海淀中关村,这里聚集着中国最庞大的民营科技企业群体,他们不仅占据了北京上市公司的半边天,同时,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今天,股价下跌,导致很多公司此前质押的股权不断逼近平仓线。

以最近获得“特殊照顾”的东方园林为例,至2018年10月17日,东方园林股票质押已经占到了总股本的46.07%,且股价在近五个月时间已经跌去六成,逼近平仓线。

另外,当天参加座谈的企业中,多家企业的控股人股权质押率已经达到其持有股权的90%以上,信威集团前三大股东累计质押股票占其持有股票的比例达到占比96%,碧水源控股人质押比例也超过了90%。

上市公司为何要高比例的质押股权,最大的原因是他们缺少融资渠道,企业不得不持续进行股权质押,又因为股价不断下跌,质押比例不得不不断提高。

关于这一点,9月4日由人民银行和工商联召开的一场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座谈会给出了答案。

参加这个座谈会的人员不仅有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副行长潘功胜、朱鹤新,还有四大行和光大集团的董事长,中信银行董事长,邮储、交行、浦发、华夏、民生等银行的行长。

规格高、人员齐,可见金融系统对于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重视程度,同时也说明,民企要获得融资何其难。

《上海证券报》后来披露了座谈会的细节,一见君摘了几条。

贷款难:

深圳得润电子董事长邱建民:今年银行对公司授信总额度较2017年全年大幅缩减12.8亿元,并且贷款利率普遍上浮50%以上,公司目前资金不足,现阶段很多订单无法继续承接。

东方园林董事长何巧女:目前东方园林的合作银行基本停止对公司的新增贷款,到期贷款不予续贷或展期,5月份以来仅有民生银行和兴业银行提供新发放贷款。

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工、农、中、建确实采取了很大的措施,但是感觉到现在是民营企业反映最为集中、最为困难的时期。工行贷款余额14万亿元,其中7万亿在国有客户,7万亿在民营企业和个人贷款。

发债难:

新华联集团董事长傅军:公司注册未发行的债券额度总计111亿元(含中期票据、永续债、超短融、私募债),今年债券市场利率整体上浮,新华联上半年发行的5亿元中期票据,发行利率达8%,较去年同期6.5%上升了23%。

东方园林董事长何巧女:尽管2A+与2A评级的信用债纳入了MLF担保品范围,但表外资金回归表内之后,银行更倾向于贷款、国债、金融债;即使是配置信用债,也更倾向于央企信用债和城投债,对3A评级以下民营企业的信用债仍然非常审慎,公司重启发债的难度较大。

最后,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说了实话,从贷款不良率看,大企业1.19%,中型企业2.55%,小微企业3.39%,单户授信50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是6.46%。商业银行资本成本是2%-3%,运营成本是2%左右,这也就意味着,一般来说,贷款给单户授信50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商业银行贷款利率保本至少是10%。

所以,表态内容并没有多大新意,新意在于在什么时间表态,以及表态的人是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