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企“卖身”国资背后的信号

混改有两条路,一条国资是把自身存量拿出来,吸引民间资本;另一条是去资本市场做股权…

今年以来,看似波澜不惊的资本市场暗流涌动!“国资系”在A股买买买,有部分国资直指上市公司控制权。

该现象已经引起惊觉。在9月16日举行的“纪念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暨50人论坛成立二十周年学术研讨会”上,上述话题被重点讨论。

-01-

9月17日中午,雷科防务发布公告,大股东常发集团拟将持有的全部1.91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6.74%)转让给北京青旅中兵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企业,大股东变更。

雷科防务是国产毫米波雷达的龙头,经营范围主要包括制造卫星导航定位接收机、雷达及配套设备、工业控制计算机。7月,该公司旗下全资子公司理工雷科成为百度Apollo生态合作伙伴。

北京青旅中兵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由中青北斗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中兵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北京厚土开金企业管理中心共同投资,持股比例分别为38%、37%和25%。

也是在最近几日,安邦保险已将旗下世纪证券出售给两家国有企业,接盘方分别是厦门国贸和深圳前海金控,两家公司共斥资人民币35.6亿元。

另外,9月13日,据《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透露,中投公司以及中信集团、招商局集团和光大集团有意从海航集团手中购买德意志银行的股份。

海航集团目前是德意志银行的最大股东之一,为了缩减债务规模,海航集团拟出售其所持的全部7.6%的德银股份。

今年以来,包括国资委、地方国资委、中央事业单位在内的“国资系”正在参与或已经完成了20余家A股上市公司的控制权交易。

据券商中国统计,仅9月上半月,已有6家上市公司计划向国资转让股份、控制权,包括豫金刚石、英唐智控、环能科技、怡亚通、梦网集团、华英农业。

把时间再拉长一点看,据同花顺i问财数据统计,今年截至8月10日,A股共有331家上市公司发生股权交易,其中具有国资背景的公司或机构的占比达35.34%。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国资作为受让方的股权转让中,超过58.06%转让方式为无偿转让或行政划拨。

《新京报》称,部分国资不单受让了股份,还直指上市公司的控制权或者凭借股权转让加强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

比如,今年4月,新筑股份原控股股东将1.05亿股股份转让给四川发展,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四川省国资委。

比如,7日20日,当代东方控股股东厦门当代与山东高速签署协议,后者对当代东方进行股权投资,成为控股股东。山东高速实际控制人为山东省国资委。

又比如,7月17日,联环药业控股股东联环集团的股东永泰集团,将持有的联环集团44.2%股权转让给金茂集团,金茂集团持有联环集团100%股权,而金茂集团的实控人为扬州市国资委。

-02-

有观点认为,国资今年频频“接盘”是在“积极囤壳”,但也有人称,很多上市公司自身出了问题,所以不得不投入国资怀抱“取暖”。

比如,梦网集团近日发布停牌公告称,“为响应国家混合所有制改革……深圳市国资委下属公司拟大比例战略入股公司,此次战略入股行为可能导致公司实控人发生变更”。

可以看出,梦网集团是非常愿意国资入股的。这几年,梦网集团实控人数度变换、主营业务也发生过变化,公司始终处于动荡之中,最近股价已经创下近四年新低(7.88元/股)。

另外,公司实控人余文胜及第三大股东孙慧均高比例质押,而且在股价的持续下跌中已经有部分触及警戒线,如果短时间内无法扭转公司业绩下滑的现状,将面临着很大的爆仓压力。

所以,整体来看,本轮“国资系”的频繁入主,是发生在上市公司纷纷陷入资本困境的大背景下。很多民营企业在债务危机、股价下挫、质押爆仓、业绩疲软重压下“求入股”。

人民日报主管的《证券时报》最近发表文章称,国资积极受让上市公司股权主要是,2015年后股票质押成为很多上市公司的融资渠道,但股价持续下跌,让很多公司面临平仓风险。

另外,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并未得到有效化解,多面夹击之下,出让部分股权以缓解资金压力成为多数民营上市公司股东的更优选项。

“没有行政指导,没有监管介入,用市场化手段化解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的做法值得提倡。”《证券时报》称,国资受让上市公司股权不应过度解读。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则认为,国企入股民企(原话:国资在凯歌行进)主要是由四个原因造成的。

1、今年整个经济形势有变,首先受冲击的是民企,过不下去了。

2、近几年进行“三去一降一补”,使得产业链条的相对优势地位发生变化。在上游的钱,国企赚得不得了,广大民企是在中下游。

3、影子银行受到了抑制,过去民企大多数靠影子银行来融资,随着资管新规的推出,断了民企的财路。

4、虽然我们的主流政策强调不能歧视小企业、不能歧视民企,但事实上是歧视的。所以很多企业过不下去了。

-03-

过不下去怎么办,要不跑路,要不找国企做庇护伞。

按照李扬的说法,这是经济剧烈下行压力下,民企的“自救措施”,对国企和民企都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

不过,李扬同时提醒,一般来讲,国企的效率比民企普遍还是低一些的。在特殊时期获得国企庇护,国企开始给民企派领导、派书记,这有可能让民企的生命力窒息。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表示,现在国企搞混改的时候到底是谁混谁?如果搞混改的目的是让国企去把民营企业给吃掉,特别是在民企最困难的时候,那国企就是趁虚而入。

“现在有些国企入股的价格极低,有的就是零价拱手送给国企,当然国企就很高兴了,这不是搞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初衷,不是要把民营企业给改掉,而是应该让民营企业加入国企,改善经营机制。”姚洋认为,如果趁民营企业比较困难的时候,国企搞逆向混改,对民企信心的打击是会非常、非常大的,国企应该手下留情。

姚洋呼吁,搞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时候,千万不要搞成逆向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把民企都改没了。

实际上,混改有两条路,一条国资是把自身存量拿出来,吸引民间资本;另一条是去资本市场做股权投资。显然,国资似乎正在第二条路上疾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