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进民退”加剧,民营经济离场?

舆论把几则信息看作高层调整和改变对私营经济政策的一个信号,这完全是不了解政府传递…

最近,有几则消息在朋友圈广泛传播,引起轩然大波。

一、9月12日,网上出现一篇题为《中国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公有经济发展的任务,应逐渐离场》一文。

二、9月13日,有人抛出一篇题为《1956,交出你的财产》的旧闻。

三、9月11日,《深圳商报》刊发的一篇中规中矩的财经稿件《10余家民营变身国企缓解资金压力》,引起联想。

四、财经评论员叶檀7月份刊发的一篇题为《今后只有国企和外企有生存空间》的文章也被搬出来传播。

五、还有传闻华为要被国资企业收购,说华为正在进行业务分拆,部分业务准备剥离。不过,华为官方9月13日予以否认,称“谣言”。

于是,有人认为,种种迹象都透露着某种信号,据此揣测“国进民退”,“私营经济真的要离场”?

-01-

舆论把上述几则信息看作高层调整和改变对私营经济政策的一个信号,这完全是不了解政府传递政策信号的方式。

据一见君长期观察,官方若要改变某项政策而又要测试社会反应,一般会采取以下渠道:

一是以某位“权威人士”名义,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经济日报》《解放军报》《求是》等中央权威媒体发表文章,或要他们接受采访,透露政策信号。这位“权威人士”一般是某个重量级官员或官方某个方面的重量级专家学者,可以署名也可以不署名。

二是上述报刊或其他重要党媒发表的社论、评论所透露的政策信息。

三是某个部门的主管官员或在某个领域有分量的学者在某个场合和论坛谈到某个社会关注的问题时,透露政策转向信号。学者不限于体制,也可以是体制外的,但若是后者,必须有一定知名度,且与官方联系密切。

四是参与了某方面决策和课题研究的学者在自己的文章和采访中透露的信息。

除这四个渠道外,或许还有其他渠道,但是以前述“私营经济离场”为代表的消息全是自媒体刊发,显然是不符合政府传递政策信号的方式。

退一步,即使官方要让私营经济退场,这也是一个只能悄悄做,而不能公开宣示的过程,更何况不可能。所以,上述几则文章或者所谓的消息只会给官方帮倒忙。

-02-

更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公有经济发展的任务,应逐渐离场》一文出现后,《人民日报》、中央政法委微信号《长安剑》、《经济日报》、《新京报》等一大批主流媒体一边倒予以批判。

《人民日报》评民营经济:只会壮大、不会离场。

《经济日报》刊发评论员文章,标题为《对‘私营经济离场论’这类蛊惑人心的奇葩论调应高度警惕——‘两个毫不动摇’任何时候都不能偏废》文章。

中央政法委旗下微信号《长安剑》发文直指:“私营经济离场”?谁开历史倒车,谁就是与人民和国家为敌!

《新京报》刊发评论员文章称,要求私营经济“逐渐离场”代表了一种错误思潮。

……

《人民日报》评价说,改革开放40年,中国的民营经济从无到有、从小到大顽强生长起来,为中国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人民日报》用数据论证:民营经济创造了我国60%以上的GDP,缴纳了50%以上的税收,贡献了70%以上的技术创新和新产品开发,提供了80%以上的就业岗位。

所以,政府不会不要私营经济的。原因很简单,把私营企业弄死了或半死不活,谁来解决庞大人口的就业和政府的税收问题?

要知道,现在私营经济占据中国经济的半壁河山还多,难道政府真的相信,国企如果没有国家支持或有了国家的支持就能搞好?

答案显而易见:是绝对不可能的。

-03-

另外再来看四件事情:

一、要是大家没忘记的话,去年年末,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依法再审三起重大涉产权案件。张文中案,最高人民法院直接提审;顾雏军案,由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提审。

在最高法院做出上述决定后,当时新华社发表短评认为,有恒产者有恒心。产权能否得到有效保护,直接关系着人民群众的财产财富安全感。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对产权的保护力度不断加大,但一些地方由于种种原因导致产权受到侵害的现象仍然存在,社会反响强烈。

今年年初,案件当事人、物美集团创始人张文中在 “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八届年会”朗读《给40年的信》一文说,最高法院再审张文中案的意义也不仅仅是案件本身,不仅仅是还我清白,而是党和国家对企业家群体的关注,对企业家精神的弘扬,对企业家创业环境的营造,是改革四十年来推进依法治国的又一个新起点。

二、2017年1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明确要求,要加强对各种所有制经济的产权保护,并且提出了妥善处理历史形成的产权案件的要求,这显示了我国保护民营企业家合法财产的明确立场。

三、2018年8月17日,《中国政府网》刊发国务院常务会议内容标题为:《李克强:积极支持民间资本控股》。

据《中华工商时报》报道,《中国政府网》这则报道透露出很多细节,文中写道:8月16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每人案前摆放着一份关于进一步促进民间投资和民营经济发展的汇报材料,其中相当篇幅是拟向民间资本推介的重点项目目录,涵盖环保、交通能源、社会事业等10多个领域。

文中称,需要指出的,目前这10多个领域属于垄断领域。

李克强在会上强调,要向民间资本集中推介一大批商业潜力大、投资回报机制明确的项目,积极支持民间资本控股。

《中华工商时报》说,“积极支持民间资本控股”的提法和以往不一样,尚属首次。

并举例,以往关于民间投资提法,总理是这样说的:

比如:2013年7月12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鼓励民间资本以参股方式进入基础电信运营市场;

2014年10月24日会议上,李克强说,创新投融资机制,在更多领域向社会投资特别是民间资本敞开大门;

2016年5月4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进一步放宽准入,让民间资本投资“有门”。

2016年7月7日的说法是:李克强:“只要是合理投资,能够激发社会投资活力,就要尽量‘开绿灯’”

不难发现,显然总理这次关于民间投资的提法不一样,从以往的“鼓励以参股方式”“有门”“开绿灯”到现在的“积极支持控股”。

四、2018年9月13日,工信部总经济师王新哲在2018中国(四川)非公有制经济发展论坛上称,放宽民间资本在电信、军工等领域市场准入,进一步取消下放生产审批事项。

由此可见,不管是从政府传递政策信号的方式,还是从民营经济对国家的重要性来看,“国进民退”,“私营经济真的要离场”的说法都有点不靠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