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委否认“公私合营”背后的信号

混改的方向短时间是不会变的,所谓的“公私合营”和去年盛行的“民营企业退场”论一样…

8月4日,星期日,国资委没有闲着,旗下官微“国资小新”发了一条的微博:有人将正常的国企混改歪曲为“公私合营”,还@了国家网信办举报中心。

这条微博批评的意味很浓:“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儿!这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码事儿。你以为偷换概念就能混水摸鱼、玩“标题党”就能吸引眼眼球了?”

当天晚间7点56分,“国资小新”转发了上述微博,并强调:“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才是我们共同努力的目标!”

一见君注意到一个细节,“世界一流企业”没有特指国企,说明也包括腾讯、阿里、京东、苏宁等这些年积极参与国企混改的大型民企。

大周末的,国资委为何发这条微博,背后的意味不简单,最直接的原因是,最近国内“公私合营”、“国进民退”等说法又开始了。

1

为何最近关于国企混改的质疑声又起?主要和两起事件有关。

第一件,7月31日,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郝鹏在国资委会见了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

这次会见上,郝鹏主要讲了三点:

第一、腾讯公司参与的中国联通混合所有制改革取得了积极成效,希望双方继续加强合作,进一步完善公司治理,实现互利共赢。

第二、国资委将始终坚持“两个毫不动摇”,推动中央企业与各种所有制企业深化合作,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共同发展。

第三、国资委鼓励支持中央企业与腾讯公司等互联网企业加强务实合作,将人工智能、大数据等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培育壮大经济发展新动能。

以上三点,概括起来就一句话:混改还要继续深入,过程中一定会坚持“两个毫不动摇”,而且下一步的合作领域都划定了。

作为回应,马化腾表示,腾讯公司与中央企业具有广阔的合作空间,希望进一步拓展合作领域。

国资委官网披露的新闻稿中称,马化腾还对中央企业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提了意见建议,但具体内容是什么,新闻稿并没有说。

第二件,6月16日,郝鹏在国资委会见了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

一见君对比了郝鹏会见马云和马化腾时的表态发现,内容几乎没有变化。比如在会见马云时也主要说了三点:

第一、坚定不移推动中央企业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持续深化改革、扩大高水平开放,打造独立的市场竞争主体……

第二、要坚持“两个毫不动摇”,把握大局顺应大势,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同舟共济……

第三、国资委支持中央企业与阿里巴巴集团加强务实合作,推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创新,加快产业转型升级,以信息化培育新动能,以新动能推动新发展,共同为我国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作为回应,马云表示,阿里巴巴集团对与国资委和中央企业的合作充满期待,希望与国资委建立长期有效交流合作机制,发挥阿里巴巴集团的优势促进中央企业数字化转型升级,实现高质量发展。

从国资委发布的新闻稿可以看出:两次会见,内容基本一致,就连新闻稿的段落都是一样的,两篇都是5段,每一段的意思也基本相近。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同,就是郝鹏和马化腾没有合营,但是和马云合影了,为什么?一见君也不好猜测。

2

什么是“公私合营”?官方定义是:在私营企业中增加公股,国家派驻干部(公方代表)负责企业的经营管理。由此引起企业生产关系在多方面发生深刻变化:

1、企业由资本家所有变为公私共有,公方代表居于领导地位。

2、资本家开始丧失企业经营管理权。

3、企业盈利按“四马分肥”原则分配。

可以看出,国资委主任见“二马”和“公私合营”基本啥关系,最直接的原因是这两家企业是国企混改中的“积极分子”。

2016年,重点领域央企混改试点启动。联通混改是互联网企业参与央企混改的经典案例。作为首家央企集团层面混改试点,中国联通混改备受关注。

2017年8月,历经长达10个月筹划,中国联通公布混改方案,阿里、百度、腾讯、京东、苏宁、中国人寿等出现在战略投资者名单中。

混改落地当年,中国联通经营业绩就打了翻身仗。从2018年年报来看,实现利润水平是混改之前2016年的25.49倍。

除了中国联通,中国石化销售公司等多家企业的混改方案中均有互联网公司的身影。中国铁路总公司与阿里、腾讯等企业的混改已经开始了。

2018年6月,腾讯和吉利控股两家企业组成的联合体斥资30.49亿元,受让了铁总旗下动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49%股权。

铁总有关部门负责人向媒体介绍,三方将加快建设和经营动车组Wi-Fi平台,向旅客提供Wi-Fi服务、休闲文化娱乐、新闻资讯、在线点餐等多种服务。

3

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强调,要“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更是明确提出,“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

去年10月份,《人民日报》发布“混改为中国联通注入新活力”一文,充分肯定了混改的效果:

今年1—8月,主营业务收入增幅从2015年的-5.3%转为6.9%,上市公司利润同比增长47.5%,资产负债率从2016年底的62.6%降至42.9%,财务费用由上年同期的31.8亿元下降至1.4亿元,每股净资产比2016年增加25%,国有股权益增加7%……这些数字,折射出中国联通集团下属A股上市公司中国联通混合所有制改革带来的巨大变化。

今年3月9日,时任国资委主任肖亚庆表示:“混改最大的思想障碍可能就是被贴上了国进民退或者国退民进的政治标签”。

肖亚庆表示,“国进民退”这个观点,或者“国退民进”这个观点,在逻辑上和实践上来讲都是不正确的。要深刻认识到“两个毫不动摇”是我们的根本国策、经济基础。

不过,不管怎么混改,都要始终坚持党的领导。

去年11月21-23日,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翁杰明赴深圳调研部分中央企业和地方国有企业是强调,在探索实践过程中,无论是独资企业还是实施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企业,都要始终坚持党的领导,坚定不移加强党的建设。

所以,混改的方向短时间是不会变的,所谓的“公私合营”和去年盛行的“民营企业退场”论一样不靠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