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向变了!

其一,不少人都知道,互联网企业垄断问题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

其二,绝大部分人不知道,最近5个月《人民日报》连续8次报道了一个民营企业家。

细微变化中,藏有暗示。

过去10天,垄断问题一直被提及,有增无减、层级逐步提高。

12月16日-18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要完善平台企业垄断认定、数据收集使用管理、消费者权益保护等方面的法律规范。要加强规制,提升监管能力,坚决反对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

12月14日,根据《反垄断法》规定,监管层对阿里巴巴收购银泰商业股权、阅文集团收购新丽传媒股权、丰巢网络收购中邮智递股权等三起未依法申报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进行了调查,并对阿里巴巴、阅文集团、丰巢罚款50万元。

12月1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2021年经济工作,会上要求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同日,《人民日报》喊话互联网巨头:别惦记几捆白菜了,抬起头吧,你们是干大事的,科技创新才是星辰大海。

文中称,针对互联网巨头企业相继投入大量资源入局生鲜社区团购,掌握着海量数据、先进算法的互联网巨头,理应在科技创新上有更多担当、有更多追求、有更多作为。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未来的无限可能性,其实更令人心潮澎湃。

12月10日,部分省份反垄断工作座谈会在浙江省杭州市召开。会议地点很特殊,阿里总部同在杭州。

有人说,没有对用户隐私的侵犯而不受惩罚,没有对大数据杀熟的滥用,互联网经济平台不可能走得这么快。

还有人还说,对阿里巴巴、阅文集团、丰巢罚款50万元,只是一场开始。真正的大戏,才刚刚拉开。

那些看不清楚风向的人,未来一定会跪着流泪。

那么什么是正确风向呢?

答案就藏在《人民日报》的8篇报道中,这8篇报道都提到一个民营企业家:张謇。

一见君注意到,这样连续、多方位报道一个民营企业家,在《人民日报》历史上是不多见的。

张謇,何许人也?字季直,晚号啬庵,江苏南通人,末代状元。同时,张謇又是中国近代著名实业家、政治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

张謇常言,天之生人也,与草木无异。若遗留一二有用事业,与草木同生,即不与草木同腐!

1953年12月,政协会议期间,毛泽东主席说:讲到中国的民族工业,有4个人不能忘记:讲到重工业,不能忘记张之洞;讲到轻工业,不能忘记张謇;讲到化学工业,不能忘记范旭东;讲到交通运输业,不能忘记卢作孚。

什么是张謇精神?

简而言之,即张謇在100多年以前以一己之力,推动了一个相对系统的综合性“社会实验”,这一实验最终形成了张謇精神。

张謇有强烈的爱国热忱!

张謇是中国传统士子的杰出代表,“先天下之忧而忧”是其突出的人格特质。1895年《马关条约》签订之后,康有为选择了变法,孙中山选择了革命,张謇选择了实业,终极目标都是救国。张謇一生,心系家国,知难而进,虽迭遭挫折,但报国之心从未有丝毫减损。

张謇还有“敢为天下先”的实干精神!

张謇是科举史上第一个“下海”状元。创新加实干是他一生的真实写照。他创办了中国第一家民营企业、中国近代第一所师范学校、第一所民间博物苑、第一所纺织学校、第一所刺绣学校、第一所中国人办的盲哑学校和第一所气象站,均领一时风气之先,成为名副其实的社会改革者和国家建设者。

《人民政协报》此前报道称,张謇从来没有满足于大生棉纺业的成功,而是将其发展成为一个涉及垦殖、运输、金融的资本集团;从来没有孤立地从事企业经营,而是以实业为母,以教育为父,系统推进经济社会全面发展。

张謇始终强调中国本土企业家一开始就应具有社会责任、群体意识和家国观念。他反对唯利是图、见利忘义与金融投机,将经商视同齐家、治国之大事。

时任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书记、第一副院长潘岳在一次演讲中称,“张謇精神”留给当代中国企业家的启示很多。其中之一是,要坚持“实业兴国”,不能醉心于玩空手道、制造泡沫,成为操纵市场的金融寡头。

张謇创办和支持过的那些学校,他生前绝没料到,多年后都发展成为海内闻名的大学。

他1902年创办的通州民立师范学校附设农科,变成了扬州大学;

他1905年支持创办的复旦公学,变成了复旦大学;

他1915年参与创办的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变成了南京大学、东南大学、南京师范大学和上海财经大学;

他1917年支持复校的同济医工学堂,变成了同济大学。

他曾经资助并任校董的南洋公学,变成了上海交通大学;

他参与发起并任校董的暨南学校,变成了暨南大学。

还有一批他创办的更为专业化的技术学校,也变成了各行业的最高学府。

如他1910年创办的中国陶业学堂,变成了景德镇陶瓷大学;

他1911年创办的吴淞商船学校,变成了上海海事大学和大连海事大学;

他1912年创办的南通纺织专门学校,变成了东华大学;

他1912年创办的吴淞水产学校,变成了上海海洋大学;

他1915年创办的河海工程专门学校,变成了河海大学。

据统计,张謇一生创办了20多个企业,370多所学校,为中国近代民族工业的兴起,教育事业的发展作出了宝贵贡献,被称为“状元实业家”。

时空穿梭,相比于现在的垄断互联网企业,高下立判。

2020年11月23日,《人民日报》刊发标题为“担当作为 创业兴业”的评论,称百年之后说张謇,不能不提他的“实业救国”。张謇作为中国棉纺织领域的早期开拓者,一生创办了20多家企业,注重新工艺、新技术应用,在发展实业中提出了“棉铁主义”等符合当时工业经济规律的理念,并且在利用外资、开放发展上也有所主张。特别是他在开办纱厂之后,又陆续创办垦牧公司以保障原料供应,创办轮船公司以保障物流运输,甚至通过油厂、皂厂、纸厂等系列工厂,发展起了上下游相互衔接的产业链。这种理念在今天不仅不落伍,而且值得提倡。

文中称,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坚持把发展经济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坚定不移建设制造强国、质量强国、网络强国、数字中国,推进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提高经济质量效益和核心竞争力。

“回望张謇的‘实业报国’精神内涵和探索实践,以创新发展、开放发展、就业优先、优化产业链和稳定供应链等理念创办优质企业,具有丰富的现实价值和借鉴意义。”评论称。

文中最后写到,今日之中国,已非百年前之中国;今日之民营企业,亦非百年前之民营企业。今日之中国民营企业家,仍需传承张謇的企业家精神,以爱国情怀、创新理念、为民情愫,敢担当、能作为,创业兴业,以崭新姿态立于市场竞争中,立于国家大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