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而思成“典型案件”,人民日报曾痛批

按市值计算,学而思所在的好未来教育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在线教育公司。

好未来最新市值比老牌教育机构新东方还多200多亿美元,其创始人张邦鑫个人财富也增长至950亿。

不过,学而思最近却被“低俗视频、教唆早恋”等突出问题缠身。人民日报此前发文称:“学而思,需要真正学会反思。”

10月19日,国家网信办在官网发布《三季度全国网信行政执法工作持续推进》(下称《推进》)一文,重提“学而思网校”移动应用程序存在低俗视频、教唆早恋等突出问题。

学而思成网信办“典型案件”,人民日报曾痛批

点名学而思的内容出现在文章“持续加大典型案件查处力度”小标题下,学而思被当成中央网信办三季度“典型案件”进行处理。

学而思成网信办“典型案件”,人民日报曾痛批

一见君搜索国家网信办官网发现,此前并未发布过类似文章,这次列出“典型案件”可能有进一步警告个别市场主体的意味。

文章中称,针对“学而思网校”移动应用程序存在低俗视频、教唆早恋内容等突出问题,北京网信办会同属地教育主管部门,依法约谈网站负责人,责令其限期整改,完善信息安全制度,加强内容审核,切实履行主体责任。

此外,针对部分网站平台无视社会责任,屡屡利用网课推广网游、交友等与学习无关信息,甚至散布色情、暴力、诈骗等有害信息问题,各地网信部门、教育行政部门进一步加大执法处罚力度,依法关闭“腌黄瓜先生”等一批违法网站、下架“小肚皮”等一批违法移动应用程序。

很明显,对部分教育平台“毒害”青少年的行为,监管部门是“零容忍”的态度。

在回应再次被网信办点名时学而思方面表示,文中所指问题为7月学而思网校用户未经严格审核上传违规内容,学而思网校已在今年7月完成整改,并已取得主管部门认可。

正如学而思所言,网信办约谈学而思实际发生在7月13日,当时国家网信办发布关于开展2020“清朗”未成年人暑期网络环境专项整治的通知,其中包括重点整治学习教育类网站平台和其他网站的网课学习板块的生态问题。

国家网信办点名称:根据网民举报,国家网信办针对”学而思网校”APP存在低俗视频、教唆早恋内容等突出问题,指导北京市网信办会同属地教育主管部门,依法约谈网站负责人,责令限期整改,完善信息安全制度,加强内容审核,切实落实主体责任。

所以,10月19日网信办在《推进》一文中点名学而思,并不是再次批评学而思,而是对之前“约谈事件”的重现。不过,“旧事重提”也有一定的警示意义。

就在约谈学而思之后的一个多月后,教育部等六部门下发通知联合开展未成年人网络环境专项治理行动,参与者也包括国家网信办。

《通知》中称,专项整治的重点是影响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不良网络社交行为、低俗有害信息和沉迷网络游戏等问题,重点采取五项举措,其中第三项是“专项治理低俗有害信息”,集中对学习教育类网站平台和其他网站的网课学习版块推送网络游戏、低俗小说、娱乐直播等与学习无关的信息问题进行治理。

很显然,针对教育类网站平台的低俗内容整治还没有结束。学而思之前被约谈,现在又在工作简报中以“典型案件”呈现,明显是要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

此外,上次约谈后的第二天,人民日报旗下的人民网发布了一篇题为《学而思,需要真正学会反思》的文章,批评学而思针对约谈的解释“难以令人信服”。

学而思成网信办“典型案件”,人民日报曾痛批

文章称,学而思回应称相关视频已删除,将加强审核机制杜绝类似事情再次发生。而事情的重点,不在于视频是否已删除,而在于类似的事情何以屡屡发生以及如何杜绝。

文章称,学而思关于低俗内容“系用户自行上传,已第一时间删除”的解释显然难以令人信服。

文章认为,作为商业主体,学而思既然搭建了内容平台并给用户提供上传内容的服务,显然对相关内容有审核的义务,但学而思没有严格把好内容审核关。

另外,相关低俗视频内容被发现的渠道源于用户举报,而非学而思的自我筛查。这反映出学而思内容审核业务存在漏洞,其内部内容运营流程上存在缺陷、管理混乱。

可以看出,对于学而思的所谓整改,不管是官媒还是监管部门,并不是非常的满意,这次国家网信办将其纳入“典型案例”,意味深长。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