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变了?

王石变了,是新冠肺炎让他下了决心?

4月2日,王石率万科全体员工将捐赠价值超过50亿元人民币的2亿股万科集团企业股资产,与清华⼤学共建万科公共卫⽣与健康学院。

这是中国高校史上最大单笔捐赠。

王石,和以前不一样了。

 1 

2008年,中国发生了震惊中外的“5.12”汶川大地震。

不少企业纷纷解囊,更有不少企业捐出数千万巨资。而地震发生当天,万科集团总部捐款数目为人民币200万。

当时,万科是A股最值得尊重的上市公司,没有之一。

于是,有网友质疑,才捐200万,这和万科形象不相称。不少帖子举出捐款超过1000万的企业名单,呼吁万科再多捐点,不要显得寒酸、抠门。

随后,王石在博客上做出回应。

他称:对捐出的款项超过1000万的企业,表示敬佩。但作为董事长,他认为万科捐出的200万是合适的,这是董事会授权的最大单项捐款数额,即使授权大过这个金额,他也认为200万是个适当的数额。“中国是个灾害频发的国家,赈灾慈善活动是个常态,企业的捐赠活动应该可持续,而不成为负担。”

王石还说,万科对集团内部慈善的募捐活动中,有条提示:每次募捐,普通员工的捐款以10元为限,其意就是不要慈善成为负担。

“200万捐款不少”、“建议普通员工一次不超过10块钱”,这些话本身并没有什么错误。但作为房地产龙头企业掌门人这样说,很容易被大众理解成为一个最暴利的行业在社会责任面前的逃避。

一时间,万科捐款之少,与房地产行业的暴利,形成了巨大反差。

这让他和万科的形象跌入了低谷。第二天万科股票暴跌。

随后,王石无条件公开道歉。

紧接着万科董事会批准了万科捐款1亿元,重点援助建设绵竹市遵道镇。不久之后网上开始流传王石在灾区的一张照片,并据此认为万科再捐款不过是为了商业利益,是为了在四川拿地产项目。

万科再捐款的举动不仅没有挽回舆论上的损失,反而还成为万科发不义之财的证据。

“那时万科做什么都不对。”万科的一位参加了遵道镇援建的志愿者说。他刚刚到遵道时,在万科援建的遵道学校门口树立一个“站起来”的牌子,结果第二天发现牌子被换成了“王十元”。

在2008年12月31日遵道学校的交付使用仪式上,万科的这位志愿者忍不住哭了。“万科一直以自己的价值观为骄傲,但你突然发现,别人嘲笑的不是别的,就是你的价值观。”

“捐款门”事件在万科内部也引起了争论,一些80后的员工开始在内部论坛指责王石。

王石在2008年6月份的股东大会上表示:“如果因为我的个人言论,导致万科走势弱于大势,弱于行业,我会立刻辞职。”

 2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昨天4月2日捐款仪式后,万科官方发文称,万科不会就此捐赠行为谋求任何商业利益或经济回报。

同时,王石发了一段视频:“各位同事,我们需要做出一个决定。这一时刻,我们首先面对的不是一笔财富,而是一个机会。这个机会,可以让我们共同说出我们内心的答案,那是爱的语言,是对更多人幸福的祝愿,是对生命的赞美。此时此刻,我们心愿达成,让我们以万科之名,共同赞美为人类创造真实价值的奋斗历程。”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和现实下,赚大钱和干大事之间很容易发生冲突。”经济学家张维迎在王石自传《我的改变:个人的现代化40年》这样写道,作为企业家,王石很理解这种冲突。所以,他选择了做大事,不是赚大钱。

1988年万科进行股份制改造时,王石放弃了应得的个人股份。王石放弃的想法基于三点:

一、社会价值取向。

“不患寡,患不均”是中国社会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社会也向来有种仇富心态。个人突然有了钱,会把自己摆在一个极其不利的地位,尤其是像我如此爱出风头,天马行空独来独往,如果很有钱,弄不好会惹来杀身之祸。名利之间只能选择一项,或默不出声地赚钱,或两袖清风实现一番事业。我选择了后者。

二、讨嫌暴发户形象。

少年时代阅读了雨果、巴尔扎克、狄更斯、莎士比亚的作品,反感暴发户。当发现自己可能成为这一类人时,自然采取回避。

三、家族没有掌管财富的DNA。

我祖籍安徽,但从来没有回去过,股改过程中,专门翻阅了家乡堂弟邮寄来的族谱,上溯20代,农民世家,没有一代成为地主的,我没有信心对钱财妥善处置,传统农民有了钱做什么呢?修祠堂,娶小老婆,赌博。

我放弃个人股份的想法也征求了家人的意见。太太没有反对,她本来就没有指望王石发大财,半开玩笑地问我:“什么时候能住上别墅?”

我回答:“别墅会有的,别墅太早住进去会不得安宁。”

张维迎在《我的改变:个人的现代化40年》书中还写道:王石确实想做大事,不想赚大钱。对王石来说,做大事比赚大钱更有成就感,更令他兴奋。这一点也表现在他很早就开始培养自己的接班人上。

王石认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应该着力于建立制度,培养团队,当你不在的时候,企业也能运转得很好,而不是离开你企业就没法运转。他想把万科作为自己留给社会的遗产,不想让万科随他而去。

 3 

1999年,王石卸任万科总经理一职。

2001年,郁亮接过总经理一职。

2017年6月,王石不再担任万科董事,郁亮接棒,当选董事会主席。

2020年4月2日,在捐赠签约仪式上,许久没有为万科站台的王石和郁亮一同现身,带着口罩,用视频连线方式,远程从清华校长邱勇手中接过聘书。

王石变了?

王石表示,这是全体万科人心愿达成的时刻。这笔资产,源于1988年股份制改革时留下的企业股,相当于员工集体股,是万科全体员工共同持有的资产,并于9年前经全体员工一致决定,将这笔财富贡献给社会公益事业。得益于万科持续稳健增长的业绩,这批企业股从32年前的520万,增值到9年前的9个多亿,再增值到今天的53亿,这是从1984年万科成立起,数十万万科人36年努力奋斗的共同成果和财富。今天我们把它全数捐赠给人类的公共卫生与健康事业,对于万科企业股资产来说,这是它最好的归宿。

万科董事会主席郁亮说,能让这笔财富在社会最需要的时候做些有意义的事情,这是以创始人王石为首的全体万科人36年奋斗历程收到最好的礼物。

王石率万科员工捐53亿股票后在微博发了段视频:感君托高义,终不负初心!

这么看来,王石没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