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刊发反洗钱文章预示着什么?

7月15日,《人民日报》刊发题为“维护国家金融安全 全面推进反洗钱事业”的文章。

这篇文章分量不轻,署名作者为央行副行长刘国强,全文字数2138个,约占1/3版面。

文章透露,最高层要求,“使所有资金流动都置于金融监管机构的监督视野之内”。

“反洗钱工作是维护国家安全和金融安全的重要保障,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内容,是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扩大金融业双向开放的重要手段。”文章说。

在一见君看来,《人民日报》刊发这篇文章是更强监管来临的信号。

1

数据显示,2018全年,反洗钱行政处罚共计396笔,罚款金额合计13101.86万元。

处罚手段也越来越多地用到了“双罚制”,不仅仅对涉事单位进行处罚,对处罚单位中的直接责任人员也要进行责任追究。罚款总金额中,对单位做出的罚款金额合计12221.96万元,对个人做出的罚款金额合计879.9万元。

处罚的力度与其危害成正比。

2019年以来,央行就持续加大对第三方支付机构的监管力度,到今年6月4日,相关部门就已经开出了54张罚单给支付机构,大多都是因为违反了《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中的相关规定。

众多机构因反洗钱不力被罚已屡见不鲜,百万罚单也不在少数。

2月15日,央行营业管理部行政处罚信息公示,工银瑞信基金违反《反洗钱法》,对工银瑞信基金及及相关责任人分别罚款190万元、17万元,合计罚没207万元。

3月6日,央行营业管理部行政处罚信息公示,随行付支付有限公司因反洗钱违规被央行处以累计590万元的罚款,两名相关责任人被处以31万元的罚款。

5月15日,因违反反洗钱相关条例,汇潮支付收到央行上海分行开出的630万元罚单,成为第三方支付机构因反洗钱不力收到的最大罚单。

上述机构被央行处罚的原因无外乎以下方面:

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

未按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

与身份不明的客户进行交易、

未按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

未按照规定报送可疑交易报告等等。

可以看出,监管规则其实很简单,各机构要对客户信息掌握的一清二楚:你是谁?钱从哪里来?要流到哪里去?

2

实际上,央行自2018年第四季度明显加大了金融机构针对反洗钱的处罚力度,处罚笔数与处罚金额均超过去年全年总量的半数。第四季度处罚笔数254笔,处罚金额7457.65万,而前三季度处罚254笔,处罚金额5644.21万。

2018年8月,环迅支付因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以及《支付机构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管理办法》相关规定,被央行上海分行罚款人民币170万元。

也是去年8月,“海航系”国付宝收到了两张罚单,合计被罚没4646万元,是去年第三方支付行业收到的最大罚单。

央行在公告中称,经查实,国付宝未能采取有效措施和技术手段对境内网络特约商户的交易情况进行检查,客观上为非法交易提供了网络支付服务。

从罚单金额和数量来看,央行对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相关规定的行为处罚力度正在不断提高。

中国加大对反洗钱的惩罚力度,并非偶然。

有分析认为,其主要有三方面原因:

1、大量腐败资金通过各种手段流失,政府有极强的反贪腐需要;

2、随着中国市场经济的建设和发展,经济领域的违法犯罪活动也在同步上升,许多非法收益也随之而来。有多种方法可以让非法收益进行流转,因此需要采取严格的反洗钱措施;

3、许多洗钱活动甚至包括国外非法组织的活动,更需要在政治和经济双方面进行反洗钱打击。

复旦大学经管学院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主任严立新认为,现阶段,国内外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工作面临新挑战:

1、洗钱总量逐年增长,频度提高,小额、多批次、多名目。

2、洗钱活动不断向非银行机构“外溢”。在银行业反洗钱总体水平不断提升的形势下,直接通过银行洗钱已越来越难。很多不法分子和犯罪组织开始将洗钱活动向反洗钱意识相对较弱、制度漏洞较多的非银机构、互联网金融机构扩张渗透,这给整个金融系统履行反洗钱义务增加了相当的难度。

3、新科技、新金融模式,尤其是数字网络技术的高速发展和广泛应用,也被不法分子所滥用。

4、洗钱、恐怖融资日趋全球化、网络化、智能化和复杂化等。

3

央行副行长刘国强在前述《人民日报》刊文中指出,反洗钱工作就是要以强化现代社会治理为目标,通过指导和要求反洗钱义务机构有效开展客户身份识别,发现并监测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及时捕获资金的异常流动,增进经济金融交易的规范化和透明度,为全社会编织一张保护正常经济金融活动免受侵害的“安全网”。

另外,刘国强还透露了央行下一步监管举措,其中包括:

一是适应新的国际国内形势要求,推动修订《反洗钱法》,将反洗钱工作纳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议事日程。

二是进一步完善做实反洗钱工作部际联席会议机制,人民银行要切实承担起组织、协调责任,加强与金融监管部门、与特定非金融行业主管部门、与执法部门等相关部门的协作配合,统筹各方力量,明确任务分工,发挥监管合力,杜绝监管真空。

三是要求机构落实主体责任,提升履行反洗钱义务执行力。反洗钱义务机构是反洗钱工作的第一道防线,要切实落实好风险管控的主体责任,不断完善内控机制要求,建立健全反洗钱问责制度,做到“守土有责、守土尽责;履职负责、失职问责”。

四是加大资源投入,深度参与国际反洗钱治理。进一步加大资源和人力投入,深入了解和参与国际反洗钱组织运作,利用今年中国接任FATF主席职务的契机,推动完善更加公平和包容的国际反洗钱治理体系。

*一见财经原创,禁止非授权转载、摘编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