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的2018:从容进退,明哲保身

佛教有语:“万般将不去,唯有业随身”,意为世间万物,皆遵循因果循环和轮回之道,然万法空相,唯有业力始终存在且永恒不变。

2017年6月之后的一年半时间里,王健林大彻大悟,激流勇退,不断做减法,降低万达负债率,同时也在审时度势,做“加法”,明哲保身,遵循 “企业经营安全第一”原则。

万达集团官网近日发布消息称,12月13日,延安市政府与万达集团在北京签约,双方将共同打造红色主题文化旅游项目—延安万达城,创造红色主题旅游新品牌。

签约仪式很隆重,嘉宾的级别也很高,陕西省委常委、延安市委书记徐新荣,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出席签约仪式。

可是,就在一个多月前的10月底,万达集团将所有的万达文旅项目和盘托出,全部卖给了融创。

短短数日,万达又“重操旧业”,并且将目光转向了并不发达的西北地区,很多人不解其意。

不过,在一见君看来,答案已经写在新闻稿中了。

延安是中华民族发祥地之一,历史积淀深厚,文化遗产丰富。中华民族始祖黄帝陵、黄河壶口瀑布均在延安。同时延安是中国革命圣地,中国共产党在这里领导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培育了延安精神,现在是全国爱国主义、革命传统和延安精神三大教育基地,红色主题文化特点鲜明。

这其实已经很清楚了,前几年,王健林在接受某媒体专访时称,很多省委书记排队等着见他,就是想让万达在当地建万达广场,提升城市形象。

以前,王健林的商业布局基本上考虑的是商业价值,但现在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在哪建万达广场,是要“综合考虑“的。

单纯从商业上考量,在延安建万达城可能并不是最好的商业策略,但综合考量,可能未必。

新闻稿特别强调,延安万达城项目位于延安高新区,可远眺宝塔山。项目占地约1900亩,项目总投资120亿元,其中文旅投资约40亿元。

这个项目可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集吃喝玩乐于一体的万达广场,延安万达城集爱国主义教育、旅游度假、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体验等于一体,内容包括红色主题街区、红色主题室内乐园、红色主题剧场、度假酒店群等内容。

具体来看,延安万达城突出红色文化主题,设置革命文化、军事娱乐、传统非遗、激情岁月4个主题街区,以及5个代表延安不同时期红色主题的广场。

更重要的是,这个项目定制化的色彩也很浓。明年一季度开工、2021年上半年开业,已经被作为延安庆祝建党100周年献礼工程。

在项目签约仪式上,王健林表示,万达集团将以高度的历史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感,弘扬延安精神,将延安万达城打造成全国红色旅游新品牌。

其实,这事并不突然,11月30日,王健林就在集团总部会见了延安市市长薛占海一行。

除了投资延安项目,万达也在积极响应“三大攻坚战”,投身于扶贫攻坚的伟大事业中。

万达集团官网有消息称,11月8日上午,兰州市与万达集团在北京签订协议,兰州万达城将落户该市,双方共同打造“一带一路”文化旅游新品牌。

出席这个项目签约仪式的嘉宾同样是重量级的。兰州市市长张伟文、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同时出席。

和延安万达城相比,兰州万达城规模更大,占地约1300亩,总投资近300亿元,内容包括万达茂、度假酒店群、旅游观光塔、酒吧街、旅游集散中心等。

另外,与延安万达城完全不同的是,兰州万达城看起来是一个纯商业项目,主要突出“吃喝玩乐”。室内项目包括海洋乐园、娱雪乐园、体育乐园、水乐园以及商业中心等设施。

在新闻稿中,万达强调的重点也完全不同:“预计开业后年游客将超过1000万人次,为兰州创造上万个直接就业岗位和巨额税收。”

延安万达城强调的是红色主题,为党献礼,而兰州万达城强调的则是解决就业,创造税收。

另外,兰州万达城也是在助力“一带一路”战略。兰州市市长张伟文表示,兰州是中国西北地区重要的中心城市之一,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节点城市。

近年来,扶贫一词频繁被提及,西部地区作为扶贫的重看区域,需要积极导入重量级的商业地产项目,而兰州万达城其实就在落实中央政策并带动当地经济发展。

2017年6月,金融监管部门紧急要求银行排查对部分企业的授信和海外融资,特别是并购贷款、内保外贷业务的风险,被排查的企业包括万达、海航及复星集团等。

7月17日,银监会口头转达对万达集团六个境外项目的融资确已受到严格管控;对万达集团等企业海外投资项目的融资风险排查,发改委外资司也有参与。

7月18日,万达旗下的美国最大院线AMC股价大跌10.05%,报收于19.7美元/股,创下2016年2月以来的历史新低股价。同时,万达系港股上市公司、万达系债券均出现下跌。

随后万达以抛售资产的方式展开自救。

去年7月19日,万达宣布将13个文旅项目及77个酒店资产,以637.5亿元的价格打包售予融创和富力。

今年10月底,万达又以62亿元的价格将万达文化管理100%售予融创后,据不完全统计,万达已出售的资产规模达到上千亿。

历经一年多时间的持续“瘦身”后,万达集团资产大幅缩水的同时,负债下降幅度也较为明显,这从万达商管的一系列数据中可见一斑。

万达商管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9月30日,其总资产为6364.95亿元,较2017年底的6891.04亿元,减少526.09亿元。

而万达售卖资产之前的万达商业2017年半年报则显示,截至去年6月30日,万达商业的总资产为8226.65亿元。

将该数据与今年三季末6364.95亿元的总资产数据对比可发现,15个月时间内,万达商业总资产规模大幅缩水1861.7亿元。

负债方面,2017年中期万达商业的负债为5927.45亿元,而截至2018年9月30日,万达商管的总负债为3769.45亿元,相比之下,15个月内,其负债减少了2158亿元。

对王健林而言,剥离文旅业务,是万达必须要做的,这样做既可以彻底摆脱文旅业务的重负,也可以将注意力聚焦在最具含金量的业务上,进一步做轻资产转型。

王健林曾经说过,万达已持有大量重资产的万达广场,就没有必要再去持有重资产的文旅项目,后者十几年才能收回投资,负债压力相当大。

如果你就此认为,王健林是在“大撤退”,可能就大错特错了。

万达看起来是在大幅做“减法”,但如果仔细归纳,王健林还在积极做“加法”,只不过方向已经变了,这是他的大智慧。

去年8月18日,王健林在兰州会见甘肃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林铎时表示,万达将在兰州市投资建设一个大型文化旅游项目,同时选择甘肃其他城市新建设10个项目。

要知道,西安是“一带一路”中一路中的第一站,王健林选择在处于西部相对落后的甘肃省投资,显然也是审时度势,深思熟虑的结果。

当时,万达投资了甘肃,同时意外放弃了一笔4.7亿英镑收购一个伦敦地块的计划。

今年9月28日,王健林带着万达高层去了一趟西安,完成了一个“小目标”。当天,王健林和陕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会谈。

一年多来,王健林带领万达一直在努力,不过意外的是,在10月24日发布的“改革开放40年百名杰出民营企业家名单”中并没有王健林。

一周之后的11月1日,民企座谈会召开;11月2日下午,万达在北京集团总部组织全体高管召开学习,王健林主持会议并做主要发言。

王健林当时讲了“五新”,排在第一的是“新定位”。

过去社会部分人对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存在偏见,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中国经济中的“有色人种”,新提法让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吃下了最大的定心丸。

在去年的年会上,王健林致辞时的第一句发言是“2017年对万达来说是非常难忘的一年,经历了风波,也承受了一些磨难”。

今年年会,王健林会说什么呢?经过一年多的顺势而为,从容进退,他是否已经度过磨难?

Leave a Reply